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Mirage-15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正文


15


朱雀垂首走在走廊上,被手铐铐住的手腕映在他的视野中,冰冷的光芒刺得他抬起眼睛。在朱雀的身前,戴着头盔的Zero似是一道沉默的阴影,镌刻进朱雀的眼底,刺痛他的胸口。


“你要带我去哪?”棕发少年哑声问道。


Zero脚下未停,只是说道:“你到了就知道了。”


望着前方随着脚步晃动的黑色斗篷,朱雀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继续追问什么。他始终不能相信眼前的男人,在黑色骑士团成功夺取了日本之后,他理应失去了一切可利用的价值,然而那个男人却不但没有将他处刑,甚至还救治了重病的他。


朱雀低下头再次望着自己被拷的双手,重病初愈的他竟感到金属的手铐是如此的沉重,这样的他对于Zero而言究竟还有怎样的价值呢?


然而无论Zero做着怎样的打算,朱雀都打算放手一搏,去赌一赌自己还剩下多少可以保护鲁路修和娜娜莉的可能。


Zero停下脚步,跟随在其身后的朱雀也随之停下。朱雀看向Zero身前的房门,象征着未知命运的冰冷金属将门后的空间隔绝在朱雀的视线外。


在Zero的操作下,金属门缓缓打开,露出了其后广阔的房间。


朱雀愕然地瞪大了眼睛,视线凝着在前方。一架熟悉的白色机体矗立在墙边,让他一时分不清记忆与现实——那是兰斯洛特。


“啊,我们的贵客到了~”


与兰斯洛特同样熟悉的独特嗓音猝不及防地钻入朱雀的耳中,让他下意识地循声看去。身穿白大褂的罗伊德与朱雀对视了一瞬,随即堆着笑容迎上Zero。塞西尔跟随在罗伊德的侧后,比起没心没肺的科学家脸上多了几分愁容。她看向朱雀,露出一个有些苦涩的笑容。


“罗伊德先生……还有塞西尔小姐?!你们为什么会……”朱雀失声问道,尾音被干涩的喉头吞没。


“拜某人所赐,我们被扣押在这里了~可喜可贺~”噙着一贯的笑容,罗伊德隔着镜片锐利地瞥了一眼朱雀。


朱雀闻言喉头微微鼓动。他那被Refrain侵蚀了大脑竟从未思索过在布里塔尼亚失败后,罗伊德和塞西尔的际遇。他以为两人早已随着大部队回归本土。


Zero走上前一步,将朱雀从自己的思绪扯回现实。掩藏起真面目的男人低笑了一声说道:“罗伊德·阿斯普林德伯爵,你开发的KMF可谓是至今为止最大的敌人,既然如此我又怎么能将放虎归山呢?”


“就是这样~”罗伊德朝朱雀戏谑地摊开手,对于自己身陷敌营的事实似乎并不怎么在意。


Zero轻哼一声,错开一步露出身后的朱雀:“只要你肯为我工作,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你看,今天我就为你带来了你一直想要的零件。”


罗伊德和塞西尔的视线应声投向朱雀。塞西尔欲言又止地翕动了片刻双唇,终于忍不住问道:“朱雀,你没事吧?你的脸色很差。我们在日本特区的典礼会场发现了尤菲米娅公主殿下……却始终不见你,我都以为你已经……”


“对不起……”朱雀怯懦地低垂下眼睛,不敢对上塞西尔关切的脸庞。他该告诉对方什么呢?是他杀了尤菲,随后便陷入了堕落的漩涡浑浑噩噩度日。甚至罗伊德和塞西尔被黑色骑士团扣留,也是因他而起。


“不要磨蹭了,既然最后的零件到了,就赶快开始测试吧。看看我新调试的兰斯洛特。”罗伊德不耐地轻啧了一声,便扯起朱雀仍被束缚在一起的胳膊,拖着后者来到白色KMF的跟前。


抬起头望着熟悉的白色机体,朱雀竟有种恍如隔世之感。在不久之前,他还乘坐着这家机体,与黑色骑士团展开殊死的战斗,然而如今他的伙伴与他同样成为了Zero的阶下囚。


Zero把手铐钥匙抛给罗伊德,科学家抬手接过便迫不及待地解开了朱雀的双手,把棕发少年向着兰斯洛特的风向推了一把。


朱雀茫然地踏出一步,兰斯洛特依旧沉默地俯视着他。指尖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朱雀掩饰地攥起拳头——现在的他真的还能驾驶KMF吗?


插入启动钥匙,兰斯洛特的操作面板亮起。朱雀手握操纵杆,拇指轻轻滑过顶端的转珠,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让朱雀一瞬间仿佛回到了过去。


“朱雀,做好准备了吗?”刚戴上通讯器,塞西尔的声音便传入朱雀的耳中,“测试系统和往常相同,模拟训练对战的难度中等,先热身一下吧。”


“明白了。”朱雀握紧操纵杆,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摒弃杂乱的思绪。


显示外部实景的屏幕暗了下去,再亮起时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广阔的野外。在朱雀眨眼的瞬间,一架以红色圆点标识的敌对KMF蓦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并向他飞速接近。


得做些什么,朱雀告诉自己。没错,先与对方拉开距离。


然而——他的手指仿佛被蒙了冰霜一般动弹不得。


屏幕上映出的机影已近在咫尺,他必须立即拉动操纵杆。


回避、回避、回避!朱雀对着自己大叫着,然而他的双手依旧动弹不得。


机舱内猛地震动了一下,眼前的屏幕泛起了一片雪花,然后机舱内又恢复了一片黑暗。遁形于一片漆黑之中,朱雀只能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和飞速地心跳。


刚才发生了什么?就这样结束了吗?他究竟在做些什么?


“这是什么——?”


耳边罗伊德拉长语调的质疑让朱雀一片空白的大脑陷入了一团混乱之中。眼睁睁地看着敌机靠近,他却没能做出任何反应,在没有丝毫的反抗下,他便被击坠了。朱雀看着自己握着操纵杆颤抖着的双手,就仿佛它们早就不属于自己一般,他什么都没能做到,什么都没能……


“朱雀?你没事吧?”塞西尔叠声的呼唤唤回了朱雀的理智,屏幕上鲜红的“Lose”字样逐渐淡去,重新换上了兰斯洛特外的画面。


“这样的零件根本派不上用场啊……”罗伊德注视着控制台屏幕,摇头晃脑地叹出一口气。


“您可以闭上嘴吗?”塞西尔红着眼睛扭头瞪向科学家。


罗伊德急忙投降似的举起双手,口中应道:“是,是……”


朱雀松开操纵杆,低头看向仍在颤抖的手指,狠狠地捏紧了拳头。就像罗伊德说的那样,现在的他已经没用了。如果连驾驶KMF的能力都已失去,他究竟还剩下什么。说着想要保护娜娜莉和鲁路修,可他真的还拥有保护他人的力量吗?


“让他能够重新派上用处,就是我把他带来这里的目的。”一个低沉的声音蓦然说道,Zero隔着头盔看向罗伊德,“我会给枢木应有的治疗,好好用他开发出可以压制布里塔尼亚的武器吧。”


罗伊德难得露出了几分慌张的神情:“我这儿可不是疗养院,你把他就这样扔给我……”


科学家的后半句话被塞西尔的一记凶狠肘击顶了回去。蓝发女子推开碍事的罗伊德,几步跑到兰斯洛特的跟前。攀上KMF打开机舱,机舱里不断发颤的身影让塞西尔瞪大了眼睛。


“你们究竟对朱雀做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把朱雀颤抖的身体圈入怀中,塞西尔一边抚摸着少年的发顶一边质问道。


“他注射了Refrain。”Zero平静答道。


塞西尔的眼中蹿起了无法掩饰的怒火:“是你拷问了他……”


Zero打断道:“我不会那样做,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不可能……”塞西尔垂首看向朱雀,双唇微微颤抖。


感受到环绕着自己的温暖臂膀,朱雀挣扎着出声道:“对不起……塞西尔小姐……是我……”他的声音细如蚊蝇,好似随时能够被风吹散。


塞西尔下意识地收紧了怀抱:“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然而朱雀没有回答,只是如同一个没有灵魂的玩偶一般呆坐着。


“我把他交给你们了,注意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Zero低沉的声音划破空气中的沉寂,“我会派合适的人选来定期视察你们的情况的。”


下一章

评论 ( 3 )
热度 ( 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