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sychopath(完)

Epilogue


鲁路修打开房门,朱雀向前一步跨进房间。等到对方暴露在光线之下,鲁路修才发现他穿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衣服,松松垮垮不是很合身,在寒峭的夜晚显得愈加单薄。


“你这样会着凉的。”鲁路修错开身,默默地替朱雀关上房门,挡住室外的寒风。


朱雀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让鲁路修无法读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犹如一尊雕像一般杵在玄关沉默了片刻,朱雀才像是刚刚回想起需要答话一般,干巴巴地回道:“我不在乎。这已经不重要了。”


“对我来说这很重要。”鲁路修却像是没有察觉到朱雀的疏远冷淡,一边柔声说着一边引着朱雀向客厅的沙发走去。


这个举动仿佛是点燃引线的火星,彻底激怒了朱雀。他使劲甩开鲁路修的手掌,厉声质问:“鲁路修,事到如今,你以为这样虚情假意的温情就可以让一切变得如同没发生过一样吗?”


“我知道发生了的一切已经无法挽回,”收回被拒绝的手,鲁路修的脸色僵硬了一下,随即又放柔声音劝道,“但是我们不能就这样止步不前。”


怒气如同来时一样突然地从朱雀身上被抽离,他像只走失的小动物一般垮下肩,茫然又无措地望向鲁路修,“我真的不知道……鲁路修,有时候你真的让我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你可以选择暂时不去考虑这个问题。”鲁路修再次伸出手,在朱雀的脸颊上轻轻摩挲,不知是否是寒风肆虐的原因,让皮肤的手感也变得粗糙了些,而且冷如寒冰。


“然后任由你继续顶着Zero的面具肆意夺取他人的性命吗?”朱雀语气转冷,“鲁路修,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捏紧前一刻仍在朱雀脸颊流连的手指,鲁路修发出一声不耐的长叹,“需要我重复多少次,那些都是法律无法制裁的罪人,世界少了他们才会更好。”


“那Zero呢?你就不是罪人了吗?”朱雀一步不愿退让。


“就算是罪人那又有什么关系,为了扫清这世上的邪恶,总有人得担下这一份罪。”轻笑了一声,鲁路修低声陈述,“朱雀,Zero在做的只不过是你想做却没有做到的事罢了。”


朱雀瑟缩了一下,但立即就醒悟过来反驳道:“不,这不是我的愿望,从弑父的那一天起我便明白了,自以为是的正义只会带来无尽的悔恨。”


“什么都不做才会让我真正后悔!告诉我,朱雀,想要让这世界变得更美好是罪恶的吗?”


愤怒的质问声回荡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鲁路修与朱雀互不相让地瞪视着对方,胸口的起伏代表着两人激烈的情绪波动。最终还是鲁路修先一步选择了退让。


“对不起,刚才是我失态了。”深深地吐出一口气,鲁路修微微垂下视线,自嘲地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朱雀,我只是想让你理解我。”


朱雀也颓然地后退了一步,“可是我只是觉得我越来越不懂你了。”


“不,其实我从来没有变过,这才是我真实的模样。”


“是吗……”朱雀看着鲁路修,对方与重逢时几无所差的模样让悔恨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头,“对不起,如果我可以早一点察觉的话,说不定就能阻止你了……”


“朱雀……”鲁路修微微启唇,却终究不能言语,只是凑近朱雀,在对方的唇瓣上点下一个轻吻。


朱雀并没有拒绝,事实上他仿佛丢失了灵魂一般喃喃地问道:“但是现在已经太晚了对不对?鲁路修你就是Zero,我一直以来憎恨着的人是你。”


“朱雀,你憎恨的真的是Zero吗?还是说只是过去那个弑父的自己?”鲁路修的声音仿佛恶魔的低语,尖锐地刺中朱雀心中的缺口。


“我……”惨白色的动摇写满在朱雀的脸上。


“你只是不能原谅过去那个逾越法律制裁了父亲的自己,并将此移情至了Zero的身上,抓住Zero也只是你一厢情愿的赎罪罢了。”


鲁路修再向前逼近一步,朱雀随着他的靠近微微颤抖起来。


“不……不是这样……”


“朱雀,我再问你一遍,你今天来是想杀了我吗?”质问与被质问的对象彻底掉了个个儿,鲁路修一瞬不瞬地望进朱雀的绿眸中,“如果你杀了我,那也意味着你认同了我的做法——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制裁罪人只能采取非常的手段。”


渐渐地,朱雀慌乱的视线不再犹疑,一字一句地反问道:“那你呢?为了让自己的身份不被暴露,你又会做到哪一步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为了守住你就是Zero的秘密,你将我送进了疗养院,现在,你又会为了这个秘密而杀了我吗?”


“相信我,我并不想这样做。”


“但是,你会。”朱雀的眼神冰冷了下来,锐利的视线仿佛要将鲁路修射穿,“鲁路修,你也成为了你最为憎恨的人——不择手段逃避法律惩罚的罪人。”


“不,你错了,”虽然如此说着,鲁路修却趁着弯腰的一瞬从客厅的沙发垫下掏出了他藏着的手枪。用枪口对准朱雀,鲁路修慢慢地说道,“你也并不是真的想这么做。”


在鲁路修的对面,朱雀的手中也紧握着不知何时出现的手枪,一言不发地与他对峙着。


“鲁路修,我不想这样做,只是……”


————————


啊哈哈,这就是传说中的开放式结局!没有R2啦!

我没说过这是报社之作吗?(捂脸遁逃

评论 ( 12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