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fe of Lelouch and Suzaku(16-18)

16


看见身着制服的朱雀从远处走来,鲁路修眼前一亮。他满意地勾起唇角,自己的预想没有错,这身服装果然很适合朱雀。在向御用裁缝提出制作这套制服时,鲁路修特意要求他们把款式做得和圆桌骑士的制服类似。白色的外套,黑色高领衬衫,全都与圆桌的服饰极为相似,两者最大的区别是黑色衬衣上的金色纹路。圆桌骑士的服装上绣着的是布尔塔尼亚皇室赐予他们的金色图案,象征着圆桌骑士帝国最强的殊荣;而为朱雀设计的这件衣服上的金色花纹是属于鲁路修一个人的,和他的皇帝长袍配套。


 


“陛下。”朱雀来到鲁路修面前,恭敬地微微躬身向皇帝行礼。鲁路修没有让他行太久的礼,朱雀直起身,在鲁路修明晃晃的注视下有些不自在地整了整衣领。“我这么穿是不是有些奇怪?”


 


“不,很合身。”鲁路修没有撒谎,比起之前繁复的礼服,这身简洁大气的骑士制服更能衬托出朱雀挺拔的身姿。鲁路修一边暗自赞叹自己的眼光,一边继续对朱雀说:“虽然你穿着的是骑士制服,但是你毕竟不是真的是我的骑士,所以用不着这么正式,和平时一样就好了。”


 


“但陛下,你让我来此的原因不正是因为需要与身份相符的排场吗?如果我与你相处太过随意,不会与此相悖吗?”


 


“嗯,”鲁路修沉吟片刻,朱雀说的的确没有错,其实鲁路修已经迫不及待想看见那些讨人厌的贵族们目睹鲁路修身边保护他的这位“骑士”时的脸色了,但是很可惜今天并没有会议。而且朱雀虽然非常正式地称呼他为陛下,语气恭敬,但却并不疏离;事实上这样子也别有趣味,所以鲁路修妥协了。“好吧,但是私下里就不必如此了。”


 


朱雀没有拒绝,他微笑着回答鲁路修:“遵命,陛下。”


 


*


 


从朱雀身着鲁路修送来的制服跨出马车的那一刻起,他就受到了无数注目礼。尽管他知道大部分视线的源头都是身上这套以他的身份不应该穿上的制服,但人们怪异的目光还是令他如芒在背。


 


守卫们还算克制,往往用古怪的表情向朱雀投来一瞥后就收回了视线,继续专心于自己的职责。在走廊里时不时路过的仆人们就是另一番景象了,他们震惊地注视着朱雀,有几个甚至骇得停住了脚步,过了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逾越,低下头惶恐地跑开了。


 


朱雀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强迫自己不去理会周边人的反应,目视前方,向着鲁路修所在的方向脚下毫不停留。


 


*


 


朱雀背靠墙站在皇帝寝室的房门边,等候着在书房处理公务的鲁路修。虽然鲁路修本来想让他守在寝室内的书房门口,但是他自觉这样站在皇帝的卧房不太妥当,况且普通的侍卫也都是守在门外的。所以在鲁路修走进书房办公时,朱雀主动留在了寝室外。鲁路修回过头,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默许了朱雀的举动独自进了皇帝寝室。


 


在皇帝关上门之后,朱雀就按照自己的记忆站到了侍卫该呆的位置。他知道自己原本已经很醒目了,现在这样站在门边更是引人注目,因为来来往往的人总免不了会瞅他一眼。但是他对此早有觉悟,承受着人们投来的或是好奇或是鄙夷的视线,朱雀默默地告诉自己只要习惯了就没事了。


 


但是这份煎熬结束得比朱雀预想得快得多,距离鲁路修走进房间不过十多分钟,房门就再次打开了。鲁路修在朱雀诧异的视线里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皇帝脸上的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


 


鲁路修没有关上身后的房门,并不像是打算离开这里。朱雀疑惑不解地看着去而复返的皇帝。鲁路修尴尬地不愿对上朱雀的视线,不容辩驳地用极快的语速说道:“你和我一起进来。”


 


“陛下?”对于鲁路修突兀的提议,朱雀困惑地站在原地没有挪动脚步。鲁路修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抗拒,他低声嗫嚅地加了句解释,然后伸手拉住朱雀转身想把他拽进房内。


 


朱雀愣了一下才听清鲁路修方才说的是“你站在外面我没法安心做事”,其实皇帝拉着他的力气不算大,朱雀不需费力就能挣开。但是他感受着鲁路修掌心炙热的温度,怔怔地注视着鲁路修泛红的耳根,不知道为何就毫无反抗地任由皇帝将他带着穿过了他原本不愿跨入的皇帝寝室,走进理应是机要的书房。


 


*


 


把顺从的朱雀拖进卧房后,鲁路修急忙关上房门,自己这窘迫的神情他可不想被外人窥见。他故意不去看朱雀,穿过房间走回到书房里的书桌后面坐下,想要用工作掩饰自己的失态。


 


朱雀站在门口的十分钟里,鲁路修根本什么进展也没完成,尽管他知道让皇妃,特别还是异族的皇妃进入政要之地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这也是鲁路修一开始没有反对朱雀留在门外的原因,但是,这无法阻止他坐在书桌前忧心忡忡。


 


就算朱雀与他只相隔了两道门,可是在看不见他身影的情况下,两人间如此接近与其说是让他安心,不如说在雪上加霜。他不知道朱雀在门外需要忍受别人怎样的视线,会不会有人传些闲言蜚语,越是想象,鲁路修越是觉得难以忍耐。书桌上的文件没有一个字眼能够真正进入他的眼睛里,在左思右忖了十来分钟后,鲁路修终于放弃了。


 


现在,鲁路修终于可以专心工作了,他松了口气,低头开始着手处理桌上那几叠文件。刚拿起第一份文件,鲁路修就察觉到了什么动静抬起头,他偏过头发现朱雀已经站在了他的侧后方。


 


“这里没有外人,你不用一直站着。”鲁路修伸出手,向朱雀示意他可以坐到房间另一头的沙发上。


 


但朱雀摇了摇头拒绝了,他低头认真地看着鲁路修。“那里太远了。我想要更靠近你一点,还是站在这里比较好。而且我对自己的体力还是比较有信心的,站上一段时间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鲁路修回过头,注视着文件点点头。适才朱雀用郑重的语气说出的“我想要更靠近你一点”几个字依旧回荡在鲁路修耳边,尽管他的理智告诉自己朱雀只是在思考如何才能更有效率地保护他,但是鲁路修无法控制脸颊上慢慢升起的温度。


 


他不敢再回头,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回到必须处理的公事上,努力把关于朱雀的思绪放到一边。


 


*


 


处理完第一堆文件的最后一份,鲁路修长出一口气,靠在椅背上。虽然在忘我工作时没感觉到时间的流逝,但是文件叠在一起的厚度和后颈微微的酸痛感无不在提醒他所花的时间必不会短。鲁路修活动了下僵硬的手指,眼角瞥见的一道白色让他顿住了手上的动作。他猛地醒悟过来今天书房里不只是他一个人。鲁路修扭过头,却正好与朱雀四目相对。


 


鲁路修愣了愣,随后带着歉意的笑容对朱雀说:“抱歉,我忘记时间了。让你这样陪着我,很无趣吧?”


 


朱雀弯起嘴角,莞尔而笑。“不会啊,这样看着认真的鲁路修其实还挺有趣的。”


 


鲁路修觉得自己今天脸红的次数一定开创了新的纪录,但他竭尽全力不让自己移开视线,朱雀那双诚挚的翠绿大眼让鲁路修的心脏咚咚作响。对视了须臾后,鬼使神差地,鲁路修开口问道:“你……一直都在看着我吗?”





 


“诶?”鲁路修的问题问得朱雀措手不及,遵照直觉他怔忪地照实回答,“一开始没有,但是后来……”


 


后来他被鲁路修勤勉处理文件时的神色吸引住了视线。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鲁路修,和之前与朱雀相处时平易近人、放松温和的鲁路修不太一样。坐在书桌前的鲁路修不再那么温柔和气,他多了点棱角,多了点锋芒,更加……生动多彩了。


 


有些文件上的内容会让他不满地蹙起眉,有些则会使他扬起嘴角。也许是因为习惯了独自一人在书房里处理公务,皇帝在这里习惯了卸去喜怒不形于色的伪装,他好像完全忘记了身后的朱雀。碰上特别惹恼他的提案,鲁路修甚至气得用各种“笨蛋”、“蠢货”的同义词和比喻来形容那个起草者,朱雀好笑地听着鲁路修充满想象力的用词,不愿意挪开自己的视线。


 


直到此刻,朱雀才猛然意识到,自己方才直直注视着皇帝的举动太过逾越。甚至在鲁路修询问他是否无聊的时候,他想也未想便当面告诉了皇帝,


 


朱雀懊恼地垂下视线,暗骂自己的毫无自觉。“抱歉,陛下。我不是有意的,这么做是不是令你感到不快了?以后我……”


 


“怎么会呢?我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鲁路修急切的话语,让朱雀诧异地抬起头。皇帝微微移开了下视线后,迎上了朱雀的目光。


 


两人谁也没有开口,他们在微妙的氛围下静静地对望着。朱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胸口异样的感受,他能做的只是凝视着鲁路修那双第一次见面就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晶莹紫眸。啊,对了,朱雀突然恍然大悟,这种感觉和他从窗口第一眼看见亚瑟时很相似,但是似乎更加醇厚。


 






17


最初听说皇帝将整个皇家侍卫都遣散回家的传言时,卡莲只觉得那是无稽之谈。的确皇家侍卫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贵族子弟,但他们本来就是用来充实皇帝排场的摆设,只需要穿戴漂亮,威武地紧跟在他周围就够了。鲁路修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不只是破坏了布尔塔尼亚长久以来的传统,也是在往那些贵族的脸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不管如何思量,这都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只要皇帝没有失去理智就不会那么做。


 


但是事实证明鲁路修还真是因为爱情失去了理智。回忆起被传得绘声绘色的流言,卡莲不由朝天翻了个白眼。什么皇家侍卫所有人加在一起还不如一个枢木朱雀,在卡莲看来,皇帝的这个借口未免太过拙劣,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目的只不过是想名正言顺地把自己最喜爱的男皇妃带在身边。


 


果然恋爱使人变得愚蠢,原先看着挺精明的鲁路修也不例外。卡莲不屑地轻哼一声,何苦编造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呢?好像那个单纯无知得如同一张白纸的枢木朱雀真能保护他似的。


 


不过尽管卡莲心下暗诽,但她必须感谢枢木朱雀搅出的这出闹剧。多亏了他,碍事的皇家侍卫全都不见了。不管他们的实力多么得不堪,他们的存在一直都给卡莲添了许多制约。如今她终于得以有机会探一探议事厅。


 


她早有从鲁路修那里窃取机密情报的想法,只是苦于找不到机会下手。定点定班巡逻站岗的守备军守卫不是问题,摸清楚他们巡逻路线和交接班的规律后,卡莲相信凭自己的身手不会被发现。但是散布在皇帝周围的皇家侍卫却是个大问题,他们毫无规律可言,卡莲不愿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贸然动手。


 


于是这一拖就拖到了现在。皇帝自主动己把这个天赐良机送到了卡莲面前,她怎么可能拒绝呢?


 


*


 


趁着夜色,卡莲顺利地避开了守卫们的视线,躲藏在他们视野范围之外的阴影处。


 


之前她对宫殿里的仆人假称自己累了,需要早点休息,吩咐他们不要打搅她。然后为了便于隐匿和行动,换上了黑色的衣裤,蒙上脸,连自己那头显眼好认的红发也用黑布包裹了起来;这身行头都是她早就偷偷备下的。等一切准备就绪,卡莲从自己宫殿里悄无声息地溜了出来。


 


待抵达了宫殿,她躲藏在暗处,避开巡逻守卫的视线,抬头观察着宫殿的一处窗口。在这扇窗口的正对面就是议事厅,也是她此行的目的。其实原本她曾设想过潜入皇帝的书房,但是很快就打消了这份念头。作为皇宫中最机密的场所,鲁路修的书房藏身于他的卧室之后,要想进入那里,唯一的途径便是穿过皇帝寝室,连一扇可以偷偷通过的窗户也没有。因此卡莲放弃了这几乎不可能的想法,转而将目标定为了议事厅。


 


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观察后,卡莲确认了不会有人经过窗后的走廊,于是她毫不犹豫地行动了。卡莲攀上墙壁,翻过窗台进入了宫殿。她速度极快,行云流水的动作没有被任何守卫察觉。


 


卡莲轻手轻脚地撬开议事厅的房门,一闪身进入了幽暗的议事厅。议事厅和书房一样,没有对外的窗户,只有两扇房门。一扇便是卡莲适才使用的走廊上的门,另一扇则连接着仅有一墙之隔的皇帝寝室。在这样几乎不透光的环境下,卡莲只能借着从门缝透进来的走廊上几缕微弱的光线勉强辨认出事物的轮廓,幸好她对此早有准备。


 


在随风摇曳着的微弱烛光下,卡莲开始在房间里翻找自己需要的情报。她想要加快速度,但是为了维持小心翼翼的动作无法如意。议事厅墙壁的那头就是皇帝寝室和书房,卡莲无法保证鲁路修是不是会出现在那里,虽然现在房门那头似乎没有亮光,但是卡莲不愿冒进。


 


时间一分一秒流去,但是自己的搜寻工作却毫无寸进,卡莲不由焦躁起来。厄运总是不会单独降临,正在卡莲焦头烂额之际,她瞥见了通往皇帝寝室的房门那儿渗进来几分明亮。她立即熄灭带来的蜡烛,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慢慢地挪到了另一扇门口静观其变。


 


墙壁阻隔加上铺设在房间各处的厚重地毯让卡莲没法清晰地听见另一个房间的动静,她只能暗暗祈祷对方的状况也和她一样,不会因为听见异动而来这里查看。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卡莲将手虚掩上门把,随时准备通过窗口逃离。


 


显然上苍并没有听见她的祈祷,随着右前方的房门被猛地打开,一道人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是谁?”


 


卡莲认得这个声音的主人,但是她现在已经没有余裕去思索朱雀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从皇帝寝室走出来,她要赶在对方弄清楚状况前离开。卡莲用力拽开房门,没有浪费时间理会身后的动静,直冲来时的窗口而去。如果她动作够快的话,也许能在惊动守卫之前逃走。


 


她几步越过走廊,两手按在窗台,打算靠着惯性迅速地跳出窗外。但是她没有估算到朱雀过人的反应速度,她还未从窗口跳下,就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人抓住了,一股巨大的力道拖住了她。


 


卡莲借力回身踢向朱雀,他不得不松手往后退了一步。但是两人一拉一扯间,位置发生了对调,朱雀挡在了窗口和卡莲之间。


 


朱雀在两人对峙着的时候厉声问道:“你是谁?潜入皇宫有何目的?”


 


卡莲不愿与他废话,刚才一瞬间的交手让她知道朱雀并不只是她想象中的花瓶,但是如今她要脱身,除了打倒眼前的朱雀之外,就唯有通过左右的走廊去面对整个宫殿的守卫了——那只有死路一条。况且卡莲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他。


 


没有任何迟疑,卡莲弓起身子冲向朱雀,在靠近他之后瞄准他的下巴狠狠地挥出一记上钩拳。朱雀侧身让过她凶狠的攻势,卡莲勾起嘴角,想要借他让开的空隙从窗口跳下。但是她没有得逞,朱雀避让的同时横腿扫向卡莲,她刚才领教过朱雀的力气,没有想要亲身体会的意愿,所以只能退后。


 


“你逃不掉的,听见这里的动静,守卫很快就会赶过来的,还是投降吧。”


 


不知道是朱雀那份理所当然的自信,还是他那假仁假义的口吻,让卡莲心头怒火暗起。她再次发动进攻,但是依旧落了空。


 


朱雀在闪过她的攻击后没有立即还手。“如果你执意反抗的话,那我也就只能用武力制服你了。”说完,这次他主动挑起了攻势。


 


朱雀的这句话也彻底激怒了卡莲,她咬紧牙根猱身上前。如果不是因为害怕被朱雀辨认出自己的声音,卡莲是绝对不会默不出声的。


 


两人很快缠斗在了一起。但越是交手,卡莲越是心惊,自己完全处于下风。她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坚持不了太久,卡莲不由苦恼地咬住下唇。微微走神的瞬间,朱雀的出手令她差点避让不及,虽然千钧一发之际她还是低头让开了,但是那记直击从她的头顶擦过,遮掩着头发的黑布被打散了。


 


突发的变故让朱雀震惊地瞪大眼睛,嘴里不可置信地低声喃喃道:“你是……”


 


隐约已经可以听见宫殿走廊杂乱的脚步声,卡莲无暇理会他是不是真的认出了自己,乘着朱雀发愣的时机,绕过他从窗口一跃而下。就在她遁入黑暗之后,身后的宫殿渐渐喧闹起来,守卫们开始四处寻找闯入皇宫的歹徒。在他们搜索到这个方向之前,卡莲开始小心翼翼地潜回自己的住处。


 


*


 


朱雀怔怔地站在走廊上,望着潜入者逃走的方向。他斜后侧的房门嘭地被打开了,朱雀转过头,看见鲁路修焦急地从卧房内走了出来。


 


由于要处理的公务繁多,鲁路修在夜色降临后才得以离开书房。而随着他一同走进皇帝寝室的朱雀,在房间内的油灯被点亮的前一瞬,瞥见了理应无人的议事厅传出若有若无的微弱光亮。这一异样霎时引起了朱雀的警觉,他只来得及向皇帝示意留在卧室,就疾步走到了议事厅的门口,猛地打开了房门,然后他就遭遇到了神秘的闯入者,为了留下来人而和对方动起手来。


 


“朱雀!”不知是不是因为看到他关心的对象正完好地站在自己面前,鲁路修脸上的神色猛然松懈了许多,“怎么回事?你刚才在和谁交手?”


 


朱雀张开嘴正要回答鲁路修的发问,一小队守卫匆匆地赶到了两人身边。


 


“陛下!”当先的守卫在见到鲁路修的身影后忍不住呼唤出声,然后他的视线落在了朱雀的身上,迟疑地加了一句,“还有枢木殿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潜进了议事厅,但是我没能留下她,让那人跳窗逃跑了。”朱雀和鲁路修一同转身看向来人,他在回答守卫的同时也是在解答鲁路修刚才的疑惑。


 


“对方有什么特征吗?”


 


朱雀摇摇头:“她蒙着脸,这里太暗,我什么都没看清。唯一能肯定的只有她个子不高,中等身材。”


 


鲁路修皱起眉,低头思忖片刻后挥手吩咐前来的守卫:“派人把这件事上报给杰瑞米亚长官。其他人立刻在附近搜索入侵者,他应该还没有跑远。”


 


朱雀一言不发地看着守卫如同来时一般迅速地从视线里远去,他再次回头看了眼窗户。他知道自己没有说实话,在看到那一头醒目的红发时,他就察觉到了对方的身份。


 


朱雀心不在焉地站在皇宫的走廊上,如果他没有弄错的话,溜进鲁路修书房蒙面人就是卡莲,不只是发色,那人的身形也与第三皇妃非常相似。朱雀为难地微微皱眉,虽然刚才他下意识地选择了替卡莲隐瞒了下来,但其实朱雀至今仍没有下定决心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朱雀?你还好吧?有没有受伤?”鲁路修的声音打断了朱雀的思绪,他抬起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皇帝。


 


鲁路修担忧的表情和关切的话语让朱雀松开了眉头,露出了微笑。“我没事,鲁路修,”他想顿了一下,有些黯然地继续说道,“只是很抱歉,我没能制住对方。”


 


鲁路修闻言叹了口气。“这不是你的错。你在这里的职责是保护我,这点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他宽慰的话语并没有让朱雀感到轻松,反而更是使得那个没有说出口的发现好似一块巨石压在他的心头。


 


朱雀咬了咬嘴唇,突然之间,他已经有了决断。之前他就决定不再欺瞒鲁路修,这次卡莲的事情也不例外。只是在告知他之前,朱雀想要先弄清楚这背后究竟有没有什么隐情。


 






18


卡莲赶在守卫敲开她宫殿大门的前偷偷潜回了自己的房间,迅速地把身上的衣服脱掉,藏到了隐蔽的地方。过来查看的守卫只是询问了一下他们是否有发现什么异常,很容易就给打发走了。


 


卡莲暂时松了口气,看起来朱雀没有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不然过来的应该就不是这些普通士兵,而是皇帝忠诚的守备军首领杰瑞米亚了。但是她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心来,她不相信朱雀完全一无所知,否则他也不至于露出那么大的破绽让卡莲得以脱身。她咬紧牙根,不管怎么看,他都是一个危险的不确定因素,她不能就这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


 


这一晚对卡莲和皇宫很多守卫来说都注定是不眠之夜。对后者来说,他们彻夜地毯式地搜索了皇宫,但是加上花园,偌大的地方完全不见入侵者的身影。继有人意图暗杀皇帝之后,现在又闹出了有人闯入皇帝书房的事情,而且两件事的搜索结果都是一无所获。由于在暗杀事件时的表现令皇帝不满,皇家侍卫已经被彻底解散,可想而知负责这次事件的皇宫守备军面临着多么大的压力。但是皇宫的广阔令搜索变得困难重重,最后他们只能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而卡莲,被朱雀认出真身的这个可能性让她辗转反侧,在清晨的阳光射入她的房间后,她决定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朱雀到底有没有认出她来,就让她亲自去求证。


 


可现实与理想总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等卡莲想要付诸于行动时才发现,朱雀总是和皇帝形影不离,落单的时间少之又少。她想去试探他,并没有原先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也不可能全天候地和鲁路修待在同一个地方。卡莲耗了大半天的时间,终于还是找到了搭话的机会。


 


她戴上娇弱的假面具,控制着自己的步速,努力让自己别显露出内心的焦躁,扮演着身体不好的大小姐这个形象。“朱雀,最近都很少机会见到你。你近况如何?”卡莲顿了顿,蹙起眉担忧地继续说道,“昨天晚上皇宫里好像发生了大事,听说你也被卷进去了……你没什么大碍吧?”语气中自然流露的关怀之意,让卡莲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演技。


 


朱雀回过头神色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卡莲心下一沉。但是片刻后他就恢复了平静,淡淡地回答她:“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他看了看四周,然后指向一处无人的僻静角落,“我正好也有话想对你说,我们去那里好好谈一谈吧。”


 


朱雀的脸上没有带着平时一贯的微笑,这反常的表现让卡莲心中警铃大作。但卡莲不可能这时候临阵退缩。摸不清对方到底知道多少,她紧张地跟着朱雀走到了他之前示意的地方。


 


朱雀站定后转过身,直直地对上卡莲的视线。“昨天晚上的人是你吧?”


 


他直截了当的一记直球轰得卡莲一时没有了方向,她微微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朱雀的视线好似能够看透她的伪装似的火辣辣地刺在她身上,卡莲只能移开视线,强自镇定地装作不知。“昨天晚上?什么昨天晚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昨天晚上我很早就休息了……”


 


卡莲的辩解半点也没让朱雀产生动摇,他用肯定的语气继续说道:“我知道鲁路修书房里的那个人是你。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锁紧眉头,思忖了须臾,“你这么做是为了谁?日本吗?的确我记得你之前试探过我。”


 


卡莲猛地抬起头,内心巨震之下脱口而出:“原来你早就知道了!那时候你都是在装傻吗?”


 


朱雀没有回答,卡莲只觉得内心燃起一股愤怒的火焰。什么单纯无知,那全都是他为了讨皇帝欢心装的。他根本就是在把自己当做傻瓜耍,自己居然还当真相信了。“那你现在知道了想怎么样?为什么没有飞奔去告诉你的皇帝这个消息给自己邀功呢?”既然被朱雀彻底拆穿了,卡莲也索性放弃了伪装。她双手环胸戒备地看着朱雀,“还是说,你想用这个把柄来威胁我?”


 


“不,”朱雀摇摇头,“我只是想要再给你一次机会。和你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我知道你本质上是个善良的好人。收手吧,不管你是为了什么缘由,不要一错再错了。”


 


“哈!”卡莲讥讽地冷笑了一声,“你这算是什么?你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是为了被布尔塔尼亚蹂躏许久的日本人!口口声声说我在犯错的你,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也是个日本人!”朱雀无法再维持脸上的平静,卡莲感受到一种报复的快感。她夸张地摇了摇头,“不过也是,有了布尔塔尼亚皇帝的宠爱,你怎么还会记得在故土受苦的同胞呢?”


 


卡莲看见朱雀好几次想要开口,但最后什么也没有说,他沉默了一会儿后低声叹了口气。“你怎么看我这不重要。可是,卡莲你是布尔塔尼亚人,这么做难道不是在背叛自己的祖国吗?”


 


卡莲感觉到自己的某根神经随着朱雀的这句话彻底崩断了。她低沉的声音从咬紧的牙关间一字一句地挤出。“背叛自己祖国的人是你,不是我!是你忘了布尔塔尼亚带给日本的苦痛,为了自己的利益向他们的皇帝摇尾乞怜;是你忘了日本人的骄傲,为了得到皇帝的阿谀奉承。我从来没有背叛过自己的祖国,因为我的祖国就是日本。我母亲是日本人,我也从没忘记过自己身体里留着日本人的血液!”无法抑制的怒火让她的声量渐增,说出最后一句话之后,她胸口起伏,微微喘着气直视朱雀。


 


“卡莲,你……”朱雀不可置信的眼神让卡莲猛然惊觉自己透露得太多了,她咬住嘴唇,低头看向地面。不过他已经知道了卡莲最想要隐藏的一个秘密,这点身世的问题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一时间,场面安静了下来,只听得见微风吹过灌木的沙沙声。


 


“也许你的初衷没有错,”卡莲抬头看向蓦然开口的朱雀,“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这个举动可能会破坏日本和布尔塔尼亚之间好不容易得到的和平?”


 


“和平?”卡莲不屑地嗤之以鼻,“你管这种虚假的约定叫做和平吗?我只看到了布尔塔尼亚用一纸随时可以撕毁的协议稳住了日本,而贪生怕死的京都六家居然也真的接受了。”


 


“不是这样的!”朱雀第一次激动地大声驳斥了卡莲,她看向朱雀的眼神中不由带上了一丝诧异。朱雀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他清了清嗓子,重新冷静下来。“不是这样的。你不懂,鲁路修不会那么做的,他是真心想要给两国带来和平的。不只是日本,布尔塔尼亚民众也饱受漫长战争的困扰,鲁路修想要改变这一切。”


 


“不懂的人是你才对,布尔塔尼亚是侵略者,不要把他们和日本相提并论!现在的休战,只是为了修养生息之后彻底吞噬掉日本,我绝对不可能坐视这一切发生。”


 


“鲁路修不可能……”


 


眼见朱雀还欲为布尔塔尼亚辩解,卡莲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一口一个鲁路修的,你该不会是真喜欢上那个皇帝了吧?”


 


*


 


卡莲的话语好像一盏明灯,照亮了朱雀心中的一片迷雾。他低头回想在书房时和鲁路修对视时内心的涌动,终于得以明了地确认自己的感情。他抬眼坦然地迎上卡莲狐疑的视线,平静却坚定地回答她的问题。“是,我的确喜欢他。”


 


卡莲的表情瞬间扭曲了一下,她双手握拳,朱雀甚至可以看出她全身都在微微发颤。“我之前实在太高看你了,什么伪装自己讨好皇帝,你根本只是一个白痴!你以为你是为爱痴狂的纯情少女吗?为了心爱的敌国皇帝抛弃自己的国家。太可笑了,我最初居然还指望你能帮助我。”


 


面对卡莲的爆发,朱雀没有太多表示,他只是淡然地向她陈述自己的想法。“这和我对他的感情没有关系。我会这么说,只是因为我相信鲁路修。”


 


“哼,你会这么说就是因为你被感情蒙蔽了视线。布尔塔尼亚人都是不可信的。”


 


卡莲对布尔塔尼亚人的偏见让朱雀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这么说就太武断了。布尔塔尼亚人中也有好有坏。事实上,你在皇宫的时日比我更长,其他两位皇妃的为人你也很清楚。难道对你来说,她们也完全不可信吗?”


 


卡莲回答不出这个问题,但是她依旧不愿意被朱雀说服。“这完全是两码事。说到底,布尔塔尼亚和日本两个国家间的事情不是你的鲁路修一个人能左右的。”


 


朱雀深切地感受到了和卡莲的谈话已经陷入了死胡同,他们俩的想法差异实在太大了。朱雀改变不了卡莲根深蒂固的偏颇想法,卡莲也不可能让朱雀勉为接受她的做法。“你明白,如果你还是不愿意改变主意的话,我是必须把这件事告诉鲁路修的吧?”


 


“我早就有觉悟了。”卡莲冷哼一声,“至于你,反正为了你的皇帝陛下,背弃国家的事情你也做得很顺手了。真不知道为什么日本把你这样不知所谓的人送来布尔塔尼亚。”


 


“我……”卡莲的脸上忽然浮现出惊讶的神色,朱雀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回过头,看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物出现在旁边的拐角处。


 


鲁路修带着别有深意的表情看了眼卡莲,然后勾起嘴角半真半假地说:“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卡莲抢在朱雀之前开口道:“不,陛下,我和枢木皇妃已经没有什么需要说的了。”


 


“是吗?”鲁路修讽刺地反问卡莲,“可是我刚才听着你对枢木皇妃还有很多不满不是吗?”


 


“等一等,鲁路修,那不是卡莲的错,是我之前说错了话。”朱雀急切地想要让鲁路修不要为此为难卡莲,但是与此同时卡莲眼中鄙夷和不耐的神色也告诉他,她一点儿也不感激他的维护。


 


卡莲勉强朝朱雀挤出一丝笑容。“抱歉,刚才是我说得太过分了。”她转身向鲁路修行了个礼,“我为先前的失礼道歉,陛下。现在,请容许我现行告退。”


 


似乎是感受到了朱雀的想法,鲁路修没有阻拦她。朱雀望着卡莲的背影,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挫败感。到最后,在卡莲这件事上,他什么也做不了。


 



评论 ( 2 )
热度 ( 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