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番外二)


咳,啪啪啪果然发不出……请大家移步菠菜

http://www.spinates.com/post/1563


另附百度网盘,大家自取

http://pan.baidu.com/s/1hq75LuW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番外1)

咳,其实我忘了说了,这篇文在上个星期就算是本篇完结了。

接下来是番外~番外~


注意!涉及角色死亡!!


---------------------------------------------------------------------------------


番外 朱雀Ver.


朱雀没有想到,他的生命这么快就到了尽头。


心电图“滴滴”的响声让卧室染上了一抹生命渐息的气氛,枢木朱雀——代替鲁路修成为Zero的他,如今只能靠各种仪器来维持自己为时不多的生命。


零之镇魂曲后的第十年,在战后复兴正要步向正轨之际,朱雀却突然倒在了KMF的机库中——若...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10)

Zehntes Kapitel


周围的空白场景如同被画笔涂抹一般显现出第一次遇上沉睡中的朱雀时所见过的锁链帷幕,鲁路修的记忆也与其一同在一一浮现。


零之镇魂曲、游行中的车队、泪水与鲜血……不再是幻想中呈现的似是而非的场景,记忆中鲜活的一幕幕重新回放在鲁路修的脑海。


鲁路修闭上眼,紧握手中三个朱雀在离开前留下的馈赠,虽然不知路在何方,但他却几乎可以肯定,他马上就能找到那个在水晶棺中沉睡的朱雀。


睁开眼,在锁链的尽头汇集的地方,与现实世界中如出一辙的C世界大门静静矗立在鲁路修的面前,被锁链紧紧包裹的模样仿佛在无声地呼唤着他解开其束缚。


鲁路修依着直觉向前迈进,踏出的每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9)

Neutes Kapitel


这是鲁路修第一次在这个空间里看见除他与朱雀以外的人类,但这也太多了。被狂热的人群挤在中间,鲁路修根本无法选择自己前进的方向,只能在推搡间随波逐流。


密密麻麻的脑袋阻碍了鲁路修的视线,让他无法看清自己究竟在哪里,只能通过压抑的窃窃私语推断出这也许是一个游行,虽然作为一个游行气氛实在太过安静诡异。


鲁路修暗自祈祷最后的那一个朱雀也在人群中的某处,最后能在下一秒就出现在他的眼前。现下的状况使得鲁路修根本无法有效地搜寻朱雀的所在,也许他曾经期望过能够在这个奇怪空间里遇到其他人,但绝不是这样的状况——鲁路修甚至不能肯定地断定周围这些是不是人类。他们就像是雕...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8)

Achtes Kapitel


漫步在望不见边际的白色,鲁路修有种错觉在这整个诡异的空间里只剩下他一个活物。当几临崩溃无法承受下去时,鲁路修都会去轻轻触碰身着圆桌制服的朱雀留下的徽章,每每都会带给他淡淡的暖意,支撑着他继续寻找朱雀。


鲁路修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也不知道距离上次遇见穿着圆桌制服的朱雀过了多久,甚至于在这个空间里他都无法感受到身体上的疲惫。但是漫无目的的行走还是让他感到了倦怠,鲁路修停下脚步,站在一片虚无之中,思索着接下去前行的方向。


眨眼之间,白雾茫茫中似乎若隐若现地藏着什么,让鲁路修不由地追寻而去,虽然仍旧不能看清,却可以感觉到那是一个熟悉的地方。地面由无止尽的...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7)

Siebtes Kapitel


当身着皇室专属骑士制服的朱雀突兀地出现在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时,鲁路修已经学会了不再惊讶,只是在视线接触到白色布料上刺目的血迹时才微微挑起眉。他停下脚步,四周的空间果然已经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切换到了一个室外的会场。用不着看见遍布在会场的斑驳血迹和弹孔,鲁路修已经认出那边是宣布日本特区成立时的会场。


——尤菲。


曾已愈合的伤口被残忍地再次撕开,带给鲁路修的是胸口处熟悉不已的剧烈疼痛。他努力定了定心神,举步向朱雀走去。


“鲁路修,为什么是你?”


沾染着血色,朱雀仿佛一头受伤的猛兽,迷惘的眼神聚焦在鲁路修的身上。在他微微颤抖的右手中,一枚...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6)

填坑第二弹~我真的没有忘了这两篇文~


Sechstes Kapitel


——必须找到朱雀。


从内心最深处涌起的声音驱使着鲁路修迈动脚步,他茫然地转过身,将锁链与水晶棺抛在身后,但随即映入眼帘的画面又让他怔愣在当场。


“朱雀?!”


鲁路修不由地觉得这身处的空间仿佛映射着他的内心,他渴望寻找的对象已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只是那里不仅只有一个朱雀。


曾与鲁路修相遇的三个不同时期的朱雀不合常理地同时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他们相距甚远地围坐在一张巨大的圆桌边。在他们的背后属于阿什弗德学园、枢木神社和布里塔尼亚皇宫的景象泾渭分明地延伸至远方,如同有人将三个世界整...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5)

Fünftes Kapitel

可是这不可能是Zero,因为身为Zero的自己正站在棺材的面前。那么现在那副面具下又会是谁的面容?鲁路修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得去亲手鉴定。 

伸手探向解开面具的按钮,明明是曾经做过无数次的动作却因为位置的调换让鲁路修感到一种别扭的生疏感,面具后的机关随着按钮被按下收缩折叠了起来,他缓缓地提起面具,双眼紧紧地注视着面具下逐渐显露的真容。 

尽管面具下的脸庞还被黑色的面罩遮去了大半面容,但是光凭躺在棺木中之人那头熟悉的棕色卷发和脸型轮廓,已让鲁路修第二次惊呼出声。 

“朱,朱雀?!” 

朱雀穿着Zero的制服躺在水晶棺材中,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4)

Viertes Kapitel

“铃铃铃铃铃……” 

闹钟声?鲁路修那刚睡醒而迟钝的大脑开始渐渐运作,在辨认出熟悉的闹钟声后,他不由地舒了口气。果然刚才的所有都只是梦境吗?睁开眼后展现在眼前的家的景象令鲁路修终于放下了萦绕着他的不安和恐惧,再次虚脱地倒回床上,他将手臂放松地搁在额前,静静地享受着重回现实的踏实感。 

不过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给鲁路修耗费,他定了定心神从床上坐起——接下来得准备去学校了。一边穿起校服,鲁路修一边有些哭笑不得地思索着去了学校该如何面对朱雀,自己居然在梦里把他设定成了那样奇怪的形象。 

不过说起来也不知道总是缺席的朱雀今天会不会出现在学校里……突...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3)

Drittes Kapitel
睁开双眼,那是一个熟悉又令人生厌的地方,眼前是连绵的红色地毯,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厚重大门。当年鲁路修就是走在这条红色的地毯上,扯下身上的披风心怀怨怒地放弃了他皇子的身份,但是现在,他为什么会坐在这个皇座上。
“陛下,您睡着了。”
毫无起伏的熟悉嗓音在耳边响起,直到鲁路修扭过头看见那张深深烙印在记忆中的脸庞,才恍然辨认出声音的主人。
“……朱雀?”
怎么又是朱雀?每次从梦境中醒来,出现在鲁路修身周这片空旷的场景里,除了他自己以外,就只剩下朱雀。突然之前梦境里的经历在脑海中回溯,鲁路修浑身发冷,僵硬地在皇座上挺直了背脊。
难道这里又是梦境?不然该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张...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