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104)

第一百零四章


“爸爸……”


鲁路修低下头,正对上朱利安与朱雀神似的绿眼睛。如今那双碧眸泪痕未干,湿漉漉的如同小兽的眼睛般充满孺慕地仰视着鲁路修。


“爸爸就是Zero的话,那为什么之前不愿意认我呢?而且……”男孩吸了吸鼻子,鼻音里透露出浓浓的委屈之情,“爸爸是不是不喜欢我,才对我那么冷淡?”


坐在沙发上的鲁路修嘴角的笑容一僵,只觉得腻在自己怀里的男孩瞬间变得沉甸甸的。他向娜娜莉投去一个求助的眼神,然而妹妹只是爱莫能助地摇了摇头。


——朱雀那个混蛋平时究竟是怎么对待朱利安的啊?!而且为什么偏偏是我来绞尽脑汁替他找借口!


尽管心中飘过无数咆哮,但鲁路修早已下意识地

A brutal Oath(103)

第一百零三章


烦躁地翻了个身,牵动着软软的床垫向下一沉,朱利安发现自己毫无睡意。寂静的窗外没有一丝夜风袭来,只有被驶过的汽车车灯拉长的黑影偶尔掠过幽暗的房间,沉闷的气氛仿佛使得空气也为之凝滞了。


朱利安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放弃似地锤了锤床垫,紧紧皱起的细眉间流露出与其年龄不符的烦恼与困扰。


一向对他疼爱有加的小姑接连数天都没有时间来探望自己,甚至连例行的晚安吻都不得不取消,就算朱利安年幼也注意到了政局的异样,仿佛代表府邸有一根无形的橡皮筋正绷得紧紧的;更遑论这段时日以来,朱利安身边日益增多的古怪眼神和窃窃私语。


——听说最近复辟势力会有大动作?


——你说帝国的残余势...

A Brutal Oath(102)

第一百零二章


在那次难得的露面之后,朱雀又进入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失踪状态,但鲁路修知道这一次并不是对方有意避开,事实上这一场绊住了朱雀脚步的政治动荡,就连刚刚重回人间的鲁路修也在台面下被牵扯了进去。


对布里塔尼亚帝制还抱有美好幻想的残余势力们在暗中勾结在了一起,罔顾了这来之不易的和平,企图再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反叛军脱离了黑色骑士团,在潘多拉贡的新城附近聚结了起来,叫嚣着要将布里塔尼亚从Zero手中拯救出来,恢复当年查尔斯统治下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征战四方的辉煌。


真是一群灭之不尽害虫,鲁路修在内心唾弃着。从电视网络中不难看出战争的阴云让布里塔尼亚的民众重拾恐惧与不安,种用侵略与...

A Brutal Oath(101)

第一百零一章


——这其中肯定有诈!


朱利安戒备地往后退了一步,如临大敌地瞪着眼前的身影。戴着头盔沉默地伫立在那里的男人依旧是熟悉的冷淡模样,但朱利安直觉性地感觉到Zero的身上出现了微妙的改变。男孩微微皱起眉,困惑的视线审视着他的仇人。就在刚才,这个一贯对他采取漠视态度的男人,破天荒地出声主动与朱利安搭话,还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朱利安,如果有可能,你希望见到你的父亲吗?


该怎么形容呢?就好像是一块万年坚冰忽然显现出融化的现象,没有灵魂的人偶蓦地沾染上了活人的气息。一瞬间,“当然想见”的回答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但朱利安及时阻止了自己。太可疑了,不管是Zero的态度还

A Brutal Oath(100)

第一百章


手指扣在桌面上,发出一阵急促的“哒哒”声,“不耐烦”一词已经不能完美诠释鲁路修的心情,此时此刻,仿佛成千上万的蚂蚁在鲁路修的心头爬过,留下了一串使他心痒难耐的脚印。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自然就是这个房间的主人。


房间的主人取下了Zero的面具,面具之下那张熟悉的脸上,唯一让鲁路修感到陌生的,是那只绿色的左眼中消失不去的飞鸟印迹。就是靠着这个Geass,鲁路修才得到了再次留在这个世上的奇迹。


如果鲁路修没有搞错今天的日期,那么朱雀归来之时应该正是太阳初升的时刻。为人民尽心尽责的Zero,在外奋斗了整整七天后,终于再一次踏进了属于他的房间。鲁路修本不想这么早起,但一想...

A Brutal Oath(99)

第九十九章


对于死过一次的人来说,曾经的爱恨纠葛留在心中划痕忽然就仿佛水雾般淡去了许多,在虚假的温情被撕碎之后,第一次鲁路修与朱雀能够像这样平静地面对面……


——剧本明明应该是这样才对啊!


用力咀嚼着嘴里的速冻意大利面,鲁路修只觉得食难下咽,任谁连续数天吃着同一样食物都会如他一样感到徘徊在濒临发狂的边缘。最无法接受的是那些意大利面居然还都是同一个口味!打开冰箱看到那一摞整整齐齐的速食面时,鲁路修真心想要扒开朱雀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是怎么样的构造。


把眼前油腻腻的面条当做朱雀,鲁路修狠狠地把叉子戳了上去。现在他觉得对朱雀感到不忍的自己简直是一个笑话,如果朱雀有胆量再出现在这

A Brutal Oath(98)

第九十八章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Geass吗?”


将死者和生者的生命完全连接在一起,使两者真正意义上的“同生共死”——这样的起死回生,果然是只有Geass才能做到的奇迹啊。


鲁路修低头望向自己的躯体,至今也觉得不可思议。就连早该腐败溃烂的身体也在Geass的力量下恢复如初,仿佛他死去的这四年不曾存在过。


不,并不是完全没有变化。鲁路修尝试着伸屈数年未曾使用过的右手五指,若有所思。比起四年前的青涩,他的这具身体似乎还有了些许成长。


微微扭头,鲁路修的视线扫过从他的墓地归来后就默不作声的朱雀,又落在眼前的镜子上。光滑的镜面上映出的是一个不该存活在世上的人,洗漱后沾湿...

A Brutal Oath(97)

第九十七章


“嚓——嚓——”


铁锹插入泥土的单调声响回荡在寂静的夜晚,仿佛使得周围冰凉的空气也随之轻颤,又好似直击灵魂的鼓点敲打在朱雀的心间。


——我真的有做下这样决定的资格吗?


每一次挥动铁锹,朱雀便不禁扪心自问。然而当初做下的决意已如被蚁穴侵蚀得千疮百孔的河堤,在汹涌的浪潮之中,只剩下崩毁的结局。


再次回忆起C.C.临别时的话语恍如谶言,朱雀至今仍看不透她此举的用意,但事情的发展却好似全如魔女所料。Geass在朱雀之前先一步看穿了他自己的内心,仿若一根看不见的细线牵引着他,一点一点剥开埋藏在他心底那份不应有的奢望。


——如果鲁路修还活着,该会怎样看待他现...

A Brutal Oath(96)

第九十六章


枢木神社的夏日在安逸中洋溢着勃勃的生机。微风拂过茂密的树叶,“沙沙”的轻响伴随着此起彼伏的蝉鸣,仿佛一首隽永的协奏曲穿破了时间的界限,将午后的时光无限拉长。


树荫下,一张圆桌上摆放着精致的三层点心架,诱人的糕点和一旁仍冒着热气的红茶,为幽静的神社平添了几分温馨。黑发的少年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倚在圆桌旁随意地看向自己的同伴,“朱雀,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棕色卷发的少年恍如惊醒,茫然地向左右望了望才浅笑着答道:“不,我只是在想如果我们能一直像现在这样就好了。”


少女的轻笑蓦地响起,坐在两个少年中间栗发女孩轻掩着嘴,“只要朱雀希望,我和哥哥当然也乐意一直同你共度下午...

A Brutal Oath(95)

第九十五章


Geass的力量越来越难以控制了。


跌倒在地的小小男孩握紧着双拳,仰起的脸蛋上写满了执拗,用力瞪视着。无论是那双愤恨的眼睛,还是那副不甘的神情都是那样似曾相识,将朱雀的思绪不由自主地带到了那一年的夏天:年少冲动的他因一言不和出手揍了鲁路修,那时那双紫色的眼眸中也燃烧着与此时朱利安相似的火焰。


朱利安的双眸明明是与鲁路修浑然不同的绿色,然而最终印刻在朱雀脑海中的只剩下那个挥之不去的身影。有一瞬间甚至让朱雀以为,朱利安之所以留在他的身边,是赋予他Geass的那个神秘的力量在冥冥中提醒着:鲁路修还有活着的可能。


——不!不能去想!不能去关注!


戴上了Zero...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