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12)

第十二章
一缕阳光挤进没有拉严实的窗帘,照射在鲁路修的眼睑之上,将他沉睡的意识从虚无中渐渐唤醒。包围着他的暖和的温度和被什么紧紧护着的安全感令他还未完全清醒的大脑不禁下意识地指挥着身体向温暖的源头缩了缩,但随即传遍全身的酸痛感却逼得他不得不睁开眼睛。躺在卧室的床上,身体似乎散架了的感觉和环绕着他的坚实臂膀无一不在提醒鲁路修昨天发生了什么,那些彷如梦境的疯狂画面一一闪现在他的脑中,让他从喉间挤出一声无力的呻吟。

“鲁路修,你醒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鲁路修抬眼正好对上了一双碧绿的眼睛饱含着温柔望着自己,然而苏醒的记忆诉说着昨日的放浪形骸让他又不由地将脸埋进朱雀的怀中。

“鲁路修,你怎么了?难道是哪里不舒服吗?”

在朱雀关切的问话下,鲁路修只得再次从对方怀里抬起头,意欲掩饰方才的失态,轻咳了一声问道:“我没事……现在什么时候了?”
朱雀没有松开搂住鲁路修的手臂,偏过头略微思索了一下答道:“嗯……已经快中午了吧?”

“中午……”意识到自己竟就这样虚度了大半天的时间,鲁路修不禁感到一阵负罪感,但如灌了铅般沉重的身体让他不愿从朱雀温柔的怀抱中挪开。

“不用担心,”仿佛是看透了鲁路修的想法,朱雀体贴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已经替鲁路修你请过假了,如果你觉得累的话可以再睡一会儿。”

虽然朱雀的怀抱的确令鲁路修无比流连,可是当思绪回到昨天那些令人羞耻的记忆时,他又失去了所有的睡意。猛烈的发情期来得毫无预兆又消失得如此突然,对比其他Omega应该会持续一段时间的发情期,这次虽说短暂,鲁路修却只感到一种深深的后怕,不知道自己受抑制剂干扰的下一次突然发作会是什么时候。

而一旦打消了重回睡眠的念头,浑身上下黏腻的感觉更是让鲁路修有些无法容忍。不愿再去回忆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他索性撑着手臂想从床上离开,只是酸软无力的双手让他的尝试全都化作了徒然。

“鲁路修,你想起床了吗?不要勉强,你昨天……”朱雀适时地打断了自己的话,手指流连在鲁路修的脑后,为对方整理发丝。

那句未完的话语所隐藏的含义让鲁路修耳根发烫,窘迫地不愿去看朱雀的表情,“我只是想去浴室……”

“啊,是这样吗?那我抱你去。”

“等……朱雀!”来不及抗议,鲁路修就感觉身体突然一轻,下一秒他已经被朱雀抱在了怀里。而紧接着,随着床边的凌乱景象映入了他的眼帘,鲁路修更是羞耻得说不出话来,扭头不再去看那散落一地的避孕套。

“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朱雀一边抱着鲁路修朝浴室走去,一边温言说道,“虽然不能给鲁路修标记,但是能和鲁路修你结合我很幸福。”

“我也是……”脑袋贴紧朱雀的胸口,对方强健的心跳声与周围散发着的只属于朱雀的气味让鲁路修又重温了一边两人交融时的甜蜜。之前与朱雀的隔阂在现在看来只是个笑话,为什么要拒绝朱雀?又为什么要因为小事而与朱雀冷战?如果想要完完全全地拥有对方,只要亲手夺回便可,鲁路修在心中暗暗做下了决定。

评论 ( 3 )
热度 ( 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