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Masked Knight(番外)

EXTRA STAGE

一年后

和朱雀已经交往了整整一年,两人的感情一直甜蜜得令旁人羡煞,可是鲁路修的心里却有一个心结。刚开始的四五个月里,他还沉浸在爱河中无法自拔,但是渐渐地虽然在旁人看来他和朱雀的感情依旧是那么幸福美满,鲁路修却感觉到了些许异样——为什么过了那么久,他们俩还是没有性生活呢?

鲁路修自己是个健全的男人,他确信朱雀同样也是一个健全的男人。两个健全的男人正在交往,互相也不是对对方没有感情,所以为什么他和朱雀两人的关系还没有跨入下一个阶段呢? 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鲁路修猜想是不是朱雀在这种事上有些放不开,而他也为此采取了行动,但无一不以失败告终。

第一次,鲁路修把家里的钟调慢了一些,让朱雀“不小心”错过了电车的末班车时间,使得朱雀只能无奈在他家留宿一晚。为了这个特别的晚上,鲁路修还准备好了所有需要的用品,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虽然经历了第一次的失败,但是鲁路修不屈不挠,他认为自己上一次失败的症结在于没有给出足够的暗示。所以第二次让朱雀留宿一晚的时候,他修正了自己的行动方案,特意去影像店租借了一套大尺度同性题材法国文艺片。在与朱雀一同观片的时候,鲁路修实在无法抵挡文艺片带给他的困倦感,一不小心闭上了眼睛。等到他再睁眼的时候,他扭头发现朱雀已经坐在他身边睡着很久了。第二次的计划,再次失败。

有二就有三,第三次行动的时候鲁路修吸取了前两次失败的教训,决定不再做这种隐晦的暗示。他直接把一盒未拆封的避孕套放在了洗手间显眼的地方,等着朱雀自己发现。结果是,朱雀熟视无睹地没有发现。

三次惨痛的失败几乎要让鲁路修开始质疑起自己,难道说他对朱雀没有那方面的吸引力吗?想到这里,鲁路修简直欲哭无泪。

为了证明自己对朱雀不是没有性吸引力,鲁路修将一切赌在了了他们交往一周年的活动上,而在纪念日的这一天,鲁路修和朱雀来到了河口湖的温泉旅馆。

“鲁路修,你看你看,这里的温泉旅馆可以看到富士山!”朱雀像个小孩一样,兴奋地指着旅馆和室客房的观景阳台,“听说这里的露天温泉也可以看到富士山,我们这就去看看吧!”

闻言鲁路修在心里暗暗握拳,选择温泉旅馆果然是正确的,他一定得好好抓住这次机会。

但是一旦进入更衣室,那又是另外一番心情了。

朱雀毫无心理障碍“唰唰唰”地脱光了身上的衣物,手里拿着毛巾疑惑地望着鲁路修,而此时鲁路修还紧紧抓着身上最后一条小内裤没有放手。

“鲁路修,你愣着干什么?你不是很期待泡温泉的吗?”

“是……是这样的,但是……”一旦脱下这最后的一件衣物,他和朱雀就彻底赤裸相呈了,明明这就是他的计划,事到如今鲁路修却陷入了进退两难。

“鲁路修,你该不是害羞了吧?”歪过脑袋,朱雀顶着一张天真无邪的脸略带好笑地问道,“但是,日本的温泉不脱光是不能进去的。”

“可是……”然而鲁路修仍然无法放下他的害羞与纠结。

“鲁路修,别怕呀,大家都是男的,不会看你的。”朱雀没有停下催促的声音,“如果你觉得害羞的话可以在腰上围上毛巾啊,快点脱下来,脱下来我们就可以去泡温泉了。”

在朱雀的叠声催促下,鲁路修无奈只得咬牙脱下了内裤,跟着毫无所觉的朱雀身后走进了温泉浴池。温泉上氤氲的雾气,室外秀丽的美景,再加上泡在水池中一丝不挂的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切都按照鲁路修的剧本上演着,他偷偷地瞥向朱雀,想试探这样暧昧气氛是不是会给对方带来一丝触动。

“鲁路修,没想到富士山和河口湖就这么近啊!”

朱雀的一句赞叹让鲁路修的心再次堕入了谷底。难道他对朱雀真的没有肉体方面的吸引力吗?鲁路修低头审视了一下自己,的确比起朱雀身板有点瘦弱,但是也不至于完全没有吸引力啊,想着想着,鲁路修便不由自主地让自己的身体渐渐没入水面之下。从水面蒸腾起的热气围绕在鲁路修的脸侧,让他逐渐感觉到有几分昏昏沉沉。

“鲁路修!”最后传入鲁路修耳中的是朱雀的一声惊叫。

“真是的,鲁路修,不会泡就别把整个身子都浸下去,如果不是我在旁边的话,那该多危险啊。”虽然语中带有埋怨,但朱雀还是温柔地轻轻摇动手中的扇子,将风吹向平躺在榻榻米上的鲁路修。

“呜……”好晕好想吐,听着朱雀关切的声音,鲁路修却只能发出不适的咕哝声,为计划的再次失利哀怨异常。为什么计划了这么久会输在小小的温泉上,被热水泡晕什么的,这种失败的方式实在太蠢了。如何可以的话,鲁路修现在简直想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不被朱雀看见这丢人的模样,他暗暗在心中发誓,明天,明天一定要……

------------------------------------------------------------------------------------------------------------------------

第二天

“鲁路修,我们去远足吧!”

“我不想去……”

“别这样说,你看好不容易到山中度假,不去登山的话太可惜了,去吧,去吧!”

“……好吧。”

在朱雀的盛情难却下,鲁路修硬着头皮走上了登山之行,并且将脚崴在了即将到达终点的时候。

“鲁路修,对不起,我不应该硬拖你来远足的。”朱雀一边赔礼道歉,一边将冰袋敷在鲁路修肿起的脚踝上,“怎么样,还痛吗?”

“不,不要紧,这不是朱雀的错……”虽然嘴里说着宽慰朱雀的话语,但是鲁路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衰运,今天他居然又输了,而且还输在了去泡温泉之前!谁能想到只是去爬一座小山,他也把脚给崴了,肿起的脚踝让他只能放弃了第二次实施计划的机会。

“你崴得不严重,休息一天就会好的,明天我们就在旅馆里悠闲地度过吧。”

对着毫无怨言陪伴自己的朱雀,鲁路修心里涌起几分歉意,“都是因为我,不能出去观光了……”

“能和鲁路修,坐在阳台看看风景,吃吃点心也很开心。”说着朱雀捧过一盘日式小点心,挑出一个樱花模样的精致点心,亲昵地送到了鲁路修的嘴边。

“好甜!”点心即化的口感在味蕾上化成丝丝甜蜜的滋味,鲁路修沉溺在其中,又突然惊醒过来:不能就这样满足了,他还有更重要的计划!

------------------------------------------------------------------------------------------------------------------------

这已经是度假的最后一个晚上了,成败在此一举。

鲁路修为自己打了气,今天他没有被温泉泡晕,崴到的脚也不怎么痛了,正是实行大计的好时机。

但是就算做着这样的打算,也需要慢慢引入的气氛。按照鲁路修研究过的日本人泡温泉后的保留节目,那就是一边喝酒一边赏景,现在朱雀正坐在阳台的竹椅上,行动的时刻到来了。

少许酒精的点缀能够让整件事更加顺利地进行,他向旅馆讨要了一桶冰,拿出他事先备下的一瓶威士忌,为两人分别倒了一杯。他一手一杯拿着威士忌,走到了观景阳台的朱雀身后微笑道:“光是赏景不觉得有些单调吗?给,我记得你不讨厌威士忌吧?”

“不愧是鲁路修,想得真周到。”朱雀口中不忘塞蜜糖,接过酒杯和鲁路修手中的碰了碰。

玻璃敲击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鲁路修觉得这一次一定没问题了。

------------------------------------------------------------------------------------------------------------------------

“朱雀,你不喜欢我吗?”

鲁路修委屈又带着哭腔的问话让朱雀吓了一跳,他猛地扭过头看向身边的恋人,对方的脸颊因为酒精的缘故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如今那双紫水晶般的眼眸正泫然欲泣地注视着自己。完全不明白鲁路修的疑问从何而来,朱雀只能震惊地反问了一句:“鲁路修,你在说什么?”

“我对你就一点吸引力也没有吗?”可是似乎已经受到了酒精的影响,鲁路修却执拗地追问着答案,而他盛满泪水的眼睛看上去更加悲伤了,几乎随时都会落下泪来的模样。

“怎么会呢?”朱雀急忙否认,同时关切地说道,“鲁路修,你喝醉了……”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不和我上床呢?”鲁路修的脸涨得越来越红,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害羞。

“诶?!”猝不及防地听闻鲁路修大胆的发问,朱雀除了怔然地惊呼了一声,不知自己该说什么。

“我们已经交往一年了!如果是情侣的话,不应该早就……”说着,鲁路修移开了视线,似乎能够说出这些话已经是他羞耻心所能容忍的极限,“我都暗示到这份上了,朱雀你却无动于衷,难道我在你眼里没有一点吸引力吗?”

蓦然瞪大了双眼,鲁路修的控诉带给了朱雀一个讶异的认知,“什么?!难道那些事鲁路修你都是有意的吗?我还以为是我想多了……”

“如果不是为了给你暗示,我为什么要那样做?”如果不是靠着最后一丝理智压抑着自己,鲁路修也许已经哭出声来。

“我还以为鲁路修是很矜持的人呢……”震惊的神色还未从朱雀的脸上完全退去,但他的眼中已闪过一抹新的喜色,“太好了,我本来还不知道该怎么向你开口呢。”

鲁路修眼里的伤感埋怨渐渐被喜悦的光芒所代替,抬起头问道:“那朱雀,你的意思是!”

“鲁路修,你的心意已经传达到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说着,朱雀一把扯开了自己身上的浴衣,将双手搭在鲁路修的肩上,用毅然的眼神起誓道,“我会尽全力让你幸福的!”

“朱雀!”望着朱雀碧绿的双眼,鲁路修将双手按在狂跳的心口前慢慢闭上眼,等待着幸福一刻的到来。

------------------------------------------------------------------------------------------------------------------------

“鲁路修,你没事吧?”朱雀望着鲁路修有些萎靡不振的模样,既担忧又歉意地说道,“抱歉,是我昨晚做得太过火了……”

“不,昨天……是难忘的回忆。”鲁路修摇了摇头,说完这句回答脸上就飘起两团羞涩的红云。

带着一脸怎么都与出口话题不符的正直表情,朱雀握住了鲁路修的手,“放心吧,鲁路修,下次我会注意的。”

这下子鲁路修的脸颊彻底红透了,嗫嚅着道:“笨、笨蛋!不要说出来啊……” 

评论 ( 10 )
热度 ( 1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