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10)

第十章

调布基地突袭事件后

去医院检查的结果是鲁路修不得不立即停药,因此Omega的身份也不再是秘密,而这件事简直成为了阿修福德学院的年度最大新闻。

就算是在鲁路修听得见的地方也会有些不和谐的风声,更不要提那些隐藏在背后的闲言碎语。但是这都不要紧,这些全都在他的预计范围之内。就连Zero那边他也早已预料会有这一天的到来,所以提前就让C.C.为他准备好了后路——可以完全隔绝信息素的Zero制服。鲁路修甚至松了一口气,为自己终于不必再因被察觉Omega的身份一事而担惊受怕,并且衷心为可以向朱雀表露心事而感到欣喜。

直到那一件超出了鲁路修的控制范围的事发生之时,他简直感受到了命运的恶意捉弄。

朱雀居然就是兰斯洛特的机师,那个一直以来总是妨碍他,让他无时不刻欲除之而后快的敌人。为什么偏偏是朱雀,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挡在他的面前?

不止如此,让鲁路修更加无法接受的是朱雀成为了尤菲米亚的骑士这个事实。布里塔尼亚是他最大的敌人,为什么朱雀总是不愿选择站在他的这一边呢?

这种复杂憋屈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使得鲁路修每次看见朱雀的身影都感到胸口发闷,无法面对对方那毫无知觉的天真模样,故意掉头避开对方。

但是一味逃避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当朱雀直截了当地出现在自己的房门口时,鲁路修已经避无可避。

“鲁路修,这几天为什么又总是躲着我?”眼见鲁路修又现退缩之意,朱雀索性伸手挡住了自动门的关合,侧身进了屋子。

既然朱雀已经走进了房间,鲁路修也不可能就此把他赶走,但是近距离地直视对方那张面容,心底泛起的被背叛的怨艾还是令他故意撇过头打算走开,不愿与朱雀多说,“没有的事,是你想多了。”

“说谎,”朱雀忽然伸手扯住了鲁路修的胳膊,小心翼翼地问道,“难道是因为我当了尤菲骑士的事情吗?”

一针见血的问题令鲁路修心中绞痛,而被迫回头看到的朱雀那副无辜神情更是让他怒不可遏,用力甩脱了朱雀的桎梏,鲁路修冷声道:“都说是你想多了。”

被怒意驱使着,鲁路修只想赶快从朱雀身边离开,但是对方却与他意见相左。再次感觉到手臂被拉扯住,鲁路修想要故技重施地让朱雀松开,没想到朱雀这次执拗地不愿撒手,还抬起另一只手握住他的肩膀强行让鲁路修转身正面面向自己。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嘛。”朱雀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嘴角露出一丝宽慰的笑容,“你该不会真的信了那些传言吧?我和尤菲真的什么事都没有,骑士只是工作,尤菲她认同我的理想,如果是尤菲的话,各种不平等的现状说不定也可以有解决的办法了。”

朱雀的每一句解释都像是在往鲁路修的心口插上一刀,但是为了保守自己的秘密他却还偏偏无从反驳,说不定在朱雀的眼里他就像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姑娘,因为对方和其他人走得近了一些就开始乱发脾气。

“鲁路修,别生气了,我只喜欢鲁路修一个人。”挽着鲁路修的手臂,朱雀弯下眉眼和颜悦色道,“尤菲是你的妹妹,我们和尤菲再加上娜娜莉,不就像一家人一样吗?”

可是这些甜言蜜语听在鲁路修的耳里却如同火上浇油,在他本已憋闷的胸口又堵上了一块大石。 

“对了,鲁路修停药了之后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学校里面有没有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见鲁路修还是不答话,朱雀不屈不挠地想尽办法来修复他们之间的“误会”,“其实鲁路修这样也很好啊,我喜欢你身上甜甜的味道。”

“我本来也觉得这样挺好,但现在却很后悔。”暗暗在心里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朱雀像是哄人般的话语鲁路修一秒钟也听不下去了。他忍无可忍地想要对对方下达逐客令,可就在刚要开口的一刹那一种难以用语言来表达前所未有的异样感席卷了全身。

“嗯?鲁路修?”

无论朱雀的下一句话是什么,鲁路修只是用他剩下不多的意志力,将自己关进了房间。

------------------------------------------------------------------------------------------------------------------------

一股甜腻得几乎令人难以呼吸的味道冲入朱雀的鼻腔,霎时间他觉得周身的空气似乎都变得粘滞起来,异常的热量随着朱雀摄入这种奇怪的气息从他的下腹猛烈的窜起,好似在他的体内点燃了一把熊熊烈火,让他浑身滚烫。

然而当朱雀在察觉自己身体异状的原因之前,鲁路修踉跄着躲回房间的背影夺去了他的眼球。朱雀试探地喊着“鲁路修”的名字,却换来了一声倒地的闷响。

“鲁路修!”担忧焦急瞬间涌上朱雀的心头,顾不得其他,他试图打开对方的房门查看鲁路修的情况。

“别过来!”鲁路修的回答却阻止了他。

------------------------------------------------------------------------------------------------------------------------

倒在床前的地板上,四肢酥软得无力支起身体,鲁路修可以闻见Omega特有的信息素的气味弥漫在整个房间中。虽然身上如火烧一般滚烫,但内心却是一片冰冷,从未经历过的发情期竟让鲁路修的心底泛起了异样的恐惧。

整个世界都好像在和他作对。身为布里塔尼亚第99代皇帝和闪光的玛丽安娜的独子,鲁路修的父母俱是能独当一面的Alpha,就连他娇小甜美的妹妹也是一名Beta,但鲁路修自己却偏偏是最为孱弱的Omega,从得知自己的性别背后所代表的意义那时起他就常常诅咒命运的不公。如今在他终于获得了力量能够向这个无情的世界复仇的时候,上天又与鲁路修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在刚刚找到希望与之共度一生的伴侣时发现对方居然是一直阻挠着自己的敌人,而命运仿佛是嫌这样的事还不够悲惨一般,又选在这个时机让他在不愿面对的心爱之人面前陷入发情期。

喉头的干渴让鲁路修不由自主的张开嘴,从喉间漏出丝丝欲求不满般的喘息,发情期让他用于生育的生殖器官开始运作起来,与阴|道相连的直肠中流下的粘稠液体沾湿了他的内裤,让鲁路修觉得恶心不已。但就算心理上再反感,烙印在身体中繁衍的欲望让他不受控制地张开双腿,扭动着腰肢,等待着与Alpha的交合。

朱雀还在门外,就算被下了逐客令,对方还是不屈不挠地守在门口,从门缝间渗入的Alpha的信息素加快了鲁路修理智的流失。如果没有发生那些事,他便可以顺从身体叫嚣着的想与对方结合的声音,与自己心爱的人初尝性|爱的滋味,但他偏偏就是已经知道了。

“鲁路修,别再逞强了,拜托,让我帮帮你!”

终于朱雀的声音夺去了鲁路修最后的理智,想与Alpha结合的本能盖过了他心中所有的愤懑,让他用嘶哑的声音不顾一切地哀求道:“朱雀!进来……帮帮我……”

评论 ( 5 )
热度 ( 1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