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5)

Fünftes Kapitel

可是这不可能是Zero,因为身为Zero的自己正站在棺材的面前。那么现在那副面具下又会是谁的面容?鲁路修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得去亲手鉴定。 

伸手探向解开面具的按钮,明明是曾经做过无数次的动作却因为位置的调换让鲁路修感到一种别扭的生疏感,面具后的机关随着按钮被按下收缩折叠了起来,他缓缓地提起面具,双眼紧紧地注视着面具下逐渐显露的真容。 

尽管面具下的脸庞还被黑色的面罩遮去了大半面容,但是光凭躺在棺木中之人那头熟悉的棕色卷发和脸型轮廓,已让鲁路修第二次惊呼出声。 

“朱,朱雀?!” 

朱雀穿着Zero的制服躺在水晶棺材中,这是什么天大的玩笑,鲁路修不可置信地拉下了面具下掩去了半张脸的黑色的面罩,最终呈现在鲁路修面前的那张睡颜让他无法再否认,扮作Zero躺在他面前的的确就是朱雀。 

——怎么可能是朱雀?为什么又是朱雀? 

出现在这奇怪梦境中的,除了找不到出路的自己,就只剩下朱雀了。而且每一次朱雀都会以不一样的形象出现,但不变的是每一个朱雀都让鲁路修冥冥之中觉得那不是真正的他所认识的那个朱雀。 

——但这次似乎又有些不同。 

无论是态度骤变身着学生制服的朱雀,还是怨怼控诉着鲁路修罪行的圆桌骑士打扮朱雀,及至最后那个失却了所有温度的Knight of Zero,面对着他们时鲁路修都经历了记忆回溯的奇怪感觉。 

只是如今站在这里,鲁路修什么也没有回想起来,徒剩下满心的迷惘。而更重要的是,当鲁路修的手指触及到那张沉睡的脸庞是,心底浮现出的那莫名的亲切感。 

——也许只要把他唤醒就能得到所有疑问的答案了。 

被这样一个猜测驱使着,鲁路修轻推着朱雀的肩头希望能让对方睁开眼睛。得不到丝毫的回应,他又不禁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突然手下触到了一丝冰凉,鲁路修诧异地往下看去。 

“怎么回事?这、这是?!” 

银色的锁链如同有生命的藤蔓一般,迅速攀爬上朱雀的身体,蜿蜒地缠绕住他的身躯,最后在他的面容之上也纵横交错着。 

这悚然的一幕令鲁路修惊惧地从朱雀身边退开,直起了身子,却没想到就是那小小退开一步的地方,突然之间窜起了一堵用锁链编织成的墙。 

“朱雀!” 

惊叫着想透过锁链的缝隙够到被禁锢的朱雀,但是越来越密集的锁链让他不得不抽回了手。脚下又是层层叠叠的锁链疯长起来,让鲁路修一个趔趄不得不向后退去。 

因为这一小步,交织的锁链终于连成了一面无法逾越的屏障,在这片超越常识没有边际的白色空间里无限地向四周延伸,将鲁路修与朱雀完全阻隔开来,夺去了他将朱雀唤醒的最后一丝希望。 

就当鲁路修悔恨不甘地捶打着冰冷且坚不可摧的锁链之壁时,他的脑海中冥冥间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去找到另外三个朱雀,他们才是关键。

评论 ( 1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