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Masked Knight(6)

STAGE SIX

鲁路修的家是一间位于山手线内的高级公寓,走进公寓玄关,朱雀一边打量着房间的布局,一边不禁感叹了一句:“鲁路修,你家好大啊。” 

听到朱雀的夸赞,鲁路修窘迫了清了清嗓子,“本来我的妹妹也住在这里,但是她现在去国外留学了,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太冷清了。” 

话音落下,鲁路修和朱雀在玄关再次进入了大眼瞪小眼的沉默状态。最后还是身为主人的鲁路修打破了两人的尴尬,他把朱雀引到了客厅的沙发坐下,有些不自然地说道:“你先坐着,我去给你倒杯水。” 

“啊,麻烦你了。”看着鲁路修的身影消失在厨房,被独自留在客厅的朱雀只好好奇地环视四周。 

摆放在客厅里的家具大气精致,一眼看上去就价值不菲,打理得非常整洁有致。就朱雀所能见到的地方来看,房间主人肯定花了不少心思在房间的布局上,至少比起朱雀租借的那小单间要讲究太多了。这让他有点想起曾经住着的家里的老宅子,虽然风格完全不同。 

收回自己探查的视线,朱雀向厨房望去,耐心地等待房间主人归来。虽然说不清到底该怎么形容,但是这间公寓给朱雀的感觉倒是和其主人鲁路修出奇得相似。 

------------------------------------------------------------------------------------------------------------------------ 

躲在厨房中,鲁路修往茶壶倒热水的手也有点微微的颤抖。没想到这么快他就如愿以偿的把朱雀带回了家,那么那个本以为只存在于梦想中策划多年的计划是不是已经可以实施了呢? 

一想到那个多年来的愿望即将如愿以偿,鲁路修觉得双颊的温度飙升至了顶点,似乎连红茶壶中的滚水都不过如此,但是他该怎样向朱雀开口呢?在脑内默默地模拟接下来的台词,鲁路修几乎可以听见自己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却没有注意滚烫的开水已经从水壶里一了出来。 

“嗷!”滴落到拖鞋上的热水让鲁路修痛叫了一声,但很快意识到朱雀就在客厅,为了不让对方看见自己这愚蠢的模样,鲁路修把还未出口的剩下一半痛呼又咽回了肚里。 

“鲁路修?你怎么了?我好像听见你的叫声了。” 

朱雀的声音从客厅中传来,鲁路修急忙擦干溢出来的热水,掩饰地高声回道:“没什么!我来了。” 

------------------------------------------------------------------------------------------------------------------------ 

吹着热气抿了一小口红茶,朱雀从不吝惜自己的夸赞,“鲁路修泡的红茶真香。” 

“这算不上什么……”朱雀的赞赏令鲁路修有些飘飘然,更为他之前的打算添上了一把动力。默默地又在心里给自己加油鼓劲,鲁路修终于鼓足勇气说出那句酝酿已久的话语,“那个……朱雀,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什么事,好正式啊……”似乎是不太习惯鲁路修的这种态度,朱雀玩笑似地问了一句,但他随即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鲁路修你尽管说,只要我帮得上忙的话。” 

羞涩地低下头,鲁路修吞吞吐吐地说出了那个一直以来隐藏于心底的愿望,“那个……朱雀,跟我到我的房间里来一下。” 

------------------------------------------------------------------------------------------------------------------------ 

“朱雀,你觉得怎么样……”鲁路修的两只手上分别一左一右举着两套服装,眼中闪烁着无比期待的光芒,热切地等待着朱雀的答案。 

“嗯……啊……“在鲁路修那样的注视下,朱雀只能支吾着,不知改如何回答。鲁路修左手拿着的是一套紧身连体衫,深紫色的布料上镶嵌着金边。虽说是紧身衣,但无论是领口还是袖口,整个上衣却大部分都遵照了礼服的设计,让人除了赞叹一句设计者超凡脱俗的想象力之外想不出别的评论。而对方右手里的那一套相比之下则正常了很多,用色风格款式基本都和前者相似,最大的改动就是紧身连体衫变为了更能被大众接受的燕尾服。只不过看着那勾勒出整套礼服线条的张扬金边,朱雀还是有些哑口无言。最后实在顶不住鲁路修那殷切的模样,他只能干笑着用问题避开问题,“你说的是那一套?” 

“这是我自己设计的皮套,左边这件是Version1,右边这件事Version2。”抛下了先前的羞涩,鲁路修努力地向朱雀介绍自己引以为豪的设计,说着又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头盔,“对了,我还有设计配套的头盔。” 

闻言将视线移到鲁路修所言的头盔之上,朱雀又差点被震退一步。那顶奇怪的头盔给他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好像一只和方才两套制服同色系的大鸡蛋,虽然顶上有着类似火焰的尖角突起,但那覆盖在整张脸上的造型还是让头盔的轮廓摆脱不了鸡蛋的模样,而正面中央那为了让身戴头盔之人透过头盔看见前方所设下的椭圆形半透材质更是让这鸡蛋的感观愈发加深。 

没有看出朱雀心中的百感交集,鲁路修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将那句话说出了口,“朱雀,你能穿给我看看吗?” 

虽然仍旧觉得这两身皮套的设计有些微妙,但是在鲁路修的盛情难却下,朱雀还是微笑着答应了下来,“嗯,如果这是鲁路修的愿望的话。” 

------------------------------------------------------------------------------------------------------------------------ 

“怎么样?” 

看着心目中最适合英雄这个形象的人就站在自己的眼前,还身着自己设计的Zero套装,鲁路修觉得语言已经无法表达他的激动之情了。但是面对朱雀略有些不自在的询问,鲁路修只能尽最大的努力来告诉对方自己的想法,“真是太棒了!” 

“是,是吗?”朱雀挠了挠脸,似乎还是没有完全信服。 

“试试再加上这件披风,还有这根腰带。”把从未示人的其他自制的配件一一取出,鲁路修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梦境,多年来的夙愿一夜得偿,他已经找不出比这更幸福的时刻了。把朱雀用亲手设计的衣服、头盔、斗篷装扮起来,最后还递上了一把粉红色镶着绿宝石的道具剑,鲁路修这才退开几步,满意地打量着他精心设计的成果。 

“那个……鲁路修?” 

直到朱雀迟疑地开口,鲁路修才从巨大的幸福感中回过神。为了留住这值得纪念的时刻,他急急忙忙地翻找出自己的照相机,恳切地看向他的杰作,“我……能拍张照吗?”

评论 ( 11 )
热度 ( 9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