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Mirage-24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正文


24


旭日还未攀上地平线,却已驱散夜的暗沉,天空染上几分光晕。犹带着清冷的微光洒上崎岖的山壁,却略过了隐藏在凸起山体阴影下的某个洞口。


朱雀与鲁路修正藏身在这个隐蔽的山洞。山洞大约两三米高,洞口被一堆杂乱的藤蔓覆盖着。兰斯洛特屈着身子停靠在靠近入口处,既是掩护也是屏障。


鲁路修紧闭着双眼躺在一张薄毯上,他的呼吸很浅,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射出一片青黑,衬得失去血色的脸庞愈加苍白。朱雀注视着他,注视着鲁路修额角的薄汗和似乎因为痛苦而微微蹙起的双眉。沾满了血污的Zero制服前襟微敞,露出了底下妥善包扎的白色绷带。


——我为什么救了鲁路修呢?


躲入这个山洞之后,朱雀不知道第几次这样自问道。是为了重建不久的日本?还是为了尤菲临终的嘱托?又或者是……


——从一开始我就放不下他。


朱雀呻吟了一声,将脸埋进了膝盖之中。在知晓Geass的时候,他是真的想杀死鲁路修的,不,就算是现在这种想法还在他心中一隅蠢蠢欲动。但想让对方活下去的念头也同样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冲动撕扯着朱雀,让他感到难以言喻的钝痛,就好像一把生锈的锯子在他的头顶摩擦着一般。


然而显然现在是后者占据了上风,未经思考就抢下了兰斯洛特,从布里塔尼亚和黑色齐色团中抢走了鲁路修,现在他又该怎么做?在鲁路修还未醒过来之前杀死他为尤菲报仇?还是……


这时,鲁路修呻吟了一声,微微蹙起的双眉拢得更紧。他清浅的呼吸也猛地变得急促杂乱,紧闭着的眼睑下眼珠胡乱地转动着,口中的呻吟逐渐变作听不清含义的慌乱呓语,好似陷入了梦魇。


朱雀迟疑地探出手,在他指尖触上鲁路修被冷汗浸湿的额头的一瞬,黑发少年睁开了眼睛。


“……朱雀?”茫然的紫眸随着时间逐渐恢复清明,鲁路修轻吸一口气勉力撑起身体,又立即吃痛地跌回了地面。


朱雀按住鲁路修的肩膀,语气冷硬:“别动,我只是做了应急处理,不要让伤口裂开了。”


伸手触向腰腹间缠绕的绷带,鲁路修抬眼向朱雀:“是你……救了我?”


朱雀没有回答,他不知道该怎样作答。然而他的沉默已经给了鲁路修答案。


鲁路修急喘了片刻,好似刚刚那几句简短的对话已用尽了他积攒的气力。他仰起头,抬起一条胳膊搁在额头,肩膀忽然抖动起来:“哈……哈哈哈,我竟然被打伤自己的人救了……真是……真是……自作自受……”


鲁路修的声音低哑,脸庞隐藏在手臂之下,让人一时无法分辨他究竟是何神情。


不知过了多久,黑发少年终于收起了胳膊。他抬眼看向朱雀,脸上已只剩下一片平静:“朱雀,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朱雀对上鲁路修的视线,回视着他的紫眸好似灼烧着他一般令朱雀垂下眼睛。攥紧手指,朱雀低声问道:“你就不问我,我为什么救你吗?”


闻言,鲁路修的嘴角挂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反正……你也不知道……不是吗?”


朱雀睁大了双眼,将眼前之人牢牢地映入眼底。他的矛盾、他的纠结就仿佛被对方看透了一般无所遁形。既然如此,鲁路修又为什么不告诉他他最想知道的事呢?


“现在情况如何?”


鲁路修的声音令朱雀抬起眼。张望了一眼山洞外逐渐升起的旭日,他答道:“不知道。”


鲁路修扭过头,目光顺着朱雀的视线扫过兰斯洛特和洞口,问道:“你就只带走了我吗?”


朱雀点了点头。


“我必须尽快联系上C.C.和卡莲,兰斯洛特上应该还有……通讯设备……”鲁路修努力地撑起身体,向兰斯洛特的方向挪动而去。


然而朱雀绕过了鲁路修,挡去了对方的道路:“在这之前,给我解释。”


“什么?”鲁路修蹙起眉吐出一口气,身体向石壁倒去。


朱雀捏住鲁路修的胳膊,将对方扯到自己的跟前,沉声质问:“为什么要给尤菲下那样的Geass?为什么?!”他的声音无法控制地抬高,愤怒的尾音回荡在山洞中。


鲁路修扭过头,避开朱雀的视线:“我已经说了……”


“你说谎!”朱雀收紧手指打断了对方的话语,看着鲁路修吃痛的模样继续道,“你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找到了我,将我从暗无天日的谷底拉出。”


鲁路修的双唇开合了数次,直到朱雀的绿眸变得幽深才期期艾艾道:“那是因为……我愧疚,是我害你不得不用药物来麻痹现实……”


“那么你对我的感情也出自内疚吗?”朱雀扯动自己手中握着的胳膊,强迫鲁路修对上自己的视线,“你大可以让我继续沉浸在药物中,这样我永远也不可能察觉到你的身份。然而你没有那样做,甚至将我带到了Zero的身边。这样的你,真的会下令让尤菲屠杀日本人吗?”


朱雀的声音撞上坚硬的石壁,回荡在狭小的空间中。两人的视线沉默地交错,仿佛有未曾出口的话语在空气中流转。


*


大和号上,一片鸦雀无声中掺杂着令人难耐的压抑。


“Geass!Zero创造的奇迹都是假的吗?”玉城的声音击碎了寂静,又好似点燃了什么。


扇说道:“冷静点,玉城!”


青年踱着步子,像是牢笼里的狮子不断绕圈。“你让我怎么冷静?Zero是布里塔尼亚的皇子,还会使用能操纵人的超能力?!这让我怎么继续相信Zero?”他蓦地停下脚步,视线准确地投向红发少女,“卡莲,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吗?”


“这个……”卡莲神色复杂地抿起唇。


玉城朝着卡莲走来,视线扫过另一旁的绿发少女:“是你们两个把受伤的Zero从房间里带出来的,究竟发生了什么?”


单手把玩着发梢,C.C.抬眼对上玉城质疑的目光,金色的眼瞳中不知在思索什么。“先把Zero找回,让他亲自告诉你们吧。”


“哈——?!找回?去哪里找?他不是被枢木朱雀带走了吗?”玉城扬起了声音。


C.C.微微蹙眉:“不要什么事都问别人,自己不会思考吗?”


转过身直直向着C.C.走去,玉城吊起眉梢:“你这是什么口气?我还没有问你隐瞒我们Zero身份的事呢!”


“好了,现在我们在这里吵吵嚷嚷也得不出什么结论。的确,如同C.C.所说,将Zero找出才是最紧要的。”一直沉默的藤堂开口了。他的眉间紧锁,隆起的皱褶间好似隐藏着未曾道出口的愁绪。


“还有布里塔尼亚那边……”千叶顺着藤堂的话继续道。


朝比奈推了推镜片道:“将Geass的情报透露给我们,这明显是离间之计。”


“还有天子的婚礼,”神乐耶说道,眼中流露与年龄不符的忧虑,“我们来这里最初的目的就是阻止天子与布里塔尼亚联姻,难道我们就要眼睁睁地看着中华联邦和布里塔尼亚联盟吗?”


“但是Zero不在,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扇低下头,紧紧的握住拳头。


卡莲同样握紧五指,在一片沉闷中猛地抬起头:“所以决定了,先将Zero找回,接下来的事再做商议吧。”


就在这时,C.C.的通信器发出了“滴滴”的轻响,她掏出通讯器看了一眼:“是Zero发来的讯息。”


评论 ( 4 )
热度 (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