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Royal Family(序章)

朱雀生贺开个新坑,男男生子已成真的半架空未来故事(不要问作者怎么生),带你走进皇室家庭的每日生活~


【食用前警告】:有(没有具体描写的)生子,有原创角色


如果以上皆可以接受,请继续——


>>正文


序章


鲁路修第无数次不耐地抬眼看向挂钟,放下平展的手臂。围绕着鲁路修的侍从上前替他整了整衣领,最后确认一遍黑发青年的衣着。白色长袍服帖地垂至脚踝,勾勒出鲁路修纤长的身形,金色的丝线与碧绿色宝石在长袍上描画出近似眼睛的图案,为黑发青年增添了几分气势。


再过不到十分钟就是布里塔尼亚皇帝一年一度的圣诞演讲,在皇宫外的草坪上早就聚集起了等待一睹皇室一家的布里塔尼亚国民。而今年翘首以盼的人群比往年更甚,因为在不久前,皇室刚增添了一名新成员。


而就在这样盛大的活动前,身为主角之一的枢木朱雀却迟迟没有出现。


“朱雀,你还没好吗?时间快到了。”鲁路修终于忍不住唤道。


朱雀扬起的声音从房间的另一头传来,透出一丝狼狈:“等等,我在给玛丽喂奶。”


朱雀的怀中,一个小小的身形不安分地扭动着,伸出小手扒拉着奶瓶。


“好了好了,快喝快喝。等会儿就是你第一次亮相了,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有多么可爱。”对着怀中的小小身影低声细语着,朱雀轻晃了晃手臂,把奶嘴塞进了婴儿的嘴中。


半合起紫晶般的眼睛,玛丽捧着奶瓶迫不及待地吸吮起来。朱雀微微提起瓶身,嘴角还未完全扬起,便听见怀中一声呛咳。将奶吐在了胸前,小小的婴孩皱起脸蛋,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啼哭。


朱雀维持着怀抱婴儿的动作,如同被哭声石化了一般手足无措地僵立当地。


几步走到棕发青年的跟前,鲁路修一把抱过玛丽,一边轻拍着婴儿的背脊,一边不满地道:“真是的,都照顾多久了,怎么还笨手笨脚的。”


“都是你催我嘛。”朱雀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气,无辜地朝鲁路修眨了眨眼。


玛丽在鲁路修的怀抱下立即停止了哭泣,抽噎了几下抓住了洁白衣袍的前襟。


朱雀钦佩道:“鲁路修还真会照顾孩子啊。”


用手帕拭去玛丽衣襟上的奶渍,鲁路修从朱雀手中接过奶瓶,小心翼翼地将奶嘴松紧婴孩小小的嘴中。见玛丽再次欢快地吮吸起了奶嘴,鲁路修舒展开了眉间,不禁弯起了嘴角:“我小时候也有照顾过娜娜莉。”


“这么说来,她长得真像娜娜莉。”看着玛丽淡褐色的卷发和紫色的眼眸,朱雀的嘴角露出一抹浅笑。


奶瓶逐渐见底,玛丽松开瓶身满足地打了个轻嗝。鲁路修凝视着她粉嫩的脸蛋,满是骄傲地道:“我和你的女儿当然会和娜娜莉一样可爱。”


朱雀的视线落在鲁路修的脸庞,嘴角的线条愈加温柔:“真糟糕,我明明照顾了孩子这么久了,还是一点都比不上你。该不会我完全没有天赋吧。”


闻言,鲁路修轻哄玛丽的动作蓦然一顿,抬眼看向棕发青年:“朱雀,这样真的好吗?如果你想回去军队,我不会阻拦你的。”


朱雀怔了怔,随即笑道:“你在说什么啊?退役的事我已经决定了,就没打算反悔。”他垂眸看向鲁路修怀中,嘴角的笑意更深:“虽然在照顾孩子上,我还是个新手,但我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现在只要玛丽一哭,我就知道她想要什么了。”


似是听懂了自己的名字,玛丽恰在此时咿咿呀呀地朝朱雀伸出小手。


握住玛丽柔软的手,朱雀重新抬眼看向鲁路修,眼底的那片柔软被另一种坚定所替代:“而且,我想要做的事从以前开始就没有变。我是鲁路修的剑,过去我为你斩杀敌人,现在我想为你斩去后顾之忧,让你可以在这个崭新的布里塔尼亚一展宏图。”


“朱雀……”鲁路修轻声唤道,紫眸中似有微光闪动。


“鲁路修……”如同被鲁路修眼中的光亮所蛊惑,朱雀不由自主地前倾过身子,越过玛丽在黑发青年的唇上轻轻印下一个吻。


“父亲……朱雀……”一个小小的声音让交缠在一起的两个身影蓦然分开。


“朱利亚斯!”


出现在眼前的黑发男孩让鲁路修有些尴尬地干咳了一声。男孩有一张带着婴儿肥的讨喜脸蛋,正仰起头用碧绿色的眼眸注视着鲁路修与朱雀。他穿着一身小小的西装,略显严肃的衣着配上稚嫩的脸蛋,显得异样可爱。


“你已经准备好了吗?”朱雀弯下腰问道。


朱利亚斯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的领结有点歪了。”朱雀半跪下身在朱利亚斯的面前,整了整男孩胸前的领结。见朱利亚斯的身体有些僵硬,朱雀柔声问道:“怎么,紧张吗?”


男孩抿起唇角,略微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嗯。”


朱雀笑着摸了摸朱利亚斯的脑袋, 把侍从好不容易打理好的头发又弄乱了几分,口中道:“不用紧张,现在有我和鲁路修在你的身边,等一会儿你只需要微笑着向阳台下的民众招手就行了,就像去年你做过的那样。”


“我明白了。”朱利亚斯再次重重点头。


朱雀露出微笑:“那笑一个给我看看。”


男孩努力扯动嘴角,朝朱雀露出一个略有些僵硬的大大笑容。


朱雀站起身,按着朱利亚斯的肩头道:“对了,今天是圣诞节,晚上的皇室家庭聚餐尤菲和娜娜莉也会来哟。”


“真的!?”闻言男孩的眼中迸发出欣喜的光芒,嘴角的笑容也变得真切起来。


朱雀还欲开口,杰雷米亚恰在此时走入房中:“鲁路修陛下,时间到了。”


“知道了。”点点头,鲁路修怀抱着玛丽回身看向棕发青年,“朱雀,朱利亚斯。”


朱雀向朱利亚斯探出手:“好了,跟上鲁路修,我们走吧。”


*


打开面向草坪的落地窗,展现在鲁路修面前的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景象。皇宫前的草坪上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在鲁路修出现在露台的那一刻爆发出了一阵经久不息的掌声与欢呼。


眼前的这些是他的国民,他的责任,是他就算手染血腥也必须守护的人们。


垂在身侧的手忽然被覆盖上一片温暖,鲁路修微微偏首,正对上朱雀含笑的碧眸。鲁路修还以微笑,随后转向露台下的人群。


鲁路修深吸一口气:“我布里塔尼亚的臣民,圣诞快乐。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终于渐渐摆脱了战争的阴霾,迎来了和平与发展。在今天即将跨入新的一年之计,我向各位许诺,在崭新的布里塔尼亚,将不会再有强者单方面欺凌弱小,所有人都能微笑着迎来明天。”


冲天的欢呼声好似要将露台掀翻,鲁路修的视线扫过一张张兴奋的脸庞,眼中的笑意加深。


玛丽躺在朱雀的怀中,丝毫没有因声浪而感到惊吓,只是瞪着一双紫眸好奇地四处张望。朱雀松开鲁路修的手掌,调整了一下环抱玛丽的手臂,探向朱利亚斯的肩头。黑发男孩紧张得僵硬的身体在朱雀的掌下微微放松。轻吐出口气,他挂起笑容抬起手,学着鲁路修的模样怯生生地向着台下挥手。


*


皇历2018年,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在枢木朱雀的协助下,结束了布里塔尼亚国内长久的内战,成为了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第99代皇帝。


结为伴侣的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与枢木朱雀育有一子一女。曾为鲁路修皇帝直属骑士的枢木朱雀在公主玛丽安娜出生后激流勇退,从军队退役后积极从事着各种皇室活动。


皇历2023年的圣诞节,长子朱利亚斯4岁,长女玛丽安娜6个月。


年轻的皇室家族盛载着布里塔尼亚的未来缓缓前行,我们的故事也就此展开。


下一章

评论 ( 13 )
热度 ( 2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