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8)

第八章
皇历2017年 娜娜莉被绑事件后
独自在自己的房间里,鲁路修紧皱着眉头,不知是不是因为先前的一番紧张,他现在感到身体有些不适。可就算如此,他还是没有去休息的闲心。
虽然在朱雀的帮助下,娜娜莉安然无恙地被救了出来,但鲁路修在欣喜地松了口气后却不得不陷入沉思。这次娜娜莉被绑架的事虽是偶然,却也不是完全无迹可寻。只要他不放弃Zero的身份,娜娜莉的安全就不可能得到保证,像毛这样的危险人物,有一便有二,有二便有三。而同时Zero的面具也令鲁路修无法随时陪在娜娜莉的身边护着她,这让他无比焦急。
——那我来保护你和娜娜莉。
这时朱雀曾经说过的话又回荡在了鲁路修的脑中,如果是朱雀的话的确能够替他护好娜娜莉,事实上这次的事件中朱雀已经向鲁路修证明了自己的可靠性。而最重要的是,这世上除了朱雀意外,鲁路修也许找不到第二个可以把娜娜莉放心托付的对象了。
然而难道这也意味着他要借此向朱雀坦露自己的心声吗?想到这,鲁路修退缩地摇了摇头。就连让朱雀得知自己的Omega身份都不在鲁路修原有的计划内,如今向对方袒露心声果然还是太快了。他现在的第一要务还是Zero,过早地与朱雀保持亲密的关系是否会影响到他黑色骑士团的行动呢?鲁路修为此困惑不已。
虽然说,就算鲁路修什么也不提,单只拜托朱雀保护娜娜莉,对方也一定会愿意,但是这样做总觉得太过狡猾。但又换句话说,用自己和朱雀的关系为前提,要求朱雀替自己保护娜娜莉,又像是一种利用。就算善解人意的朱雀并不会这样想,这也不意味着鲁路修不会觉得心中不安。
可是思前想后了半晌,还是另一种想法占了上风。无论鲁路修对朱雀是否有隐瞒,至少他心底对对方怀有的感情是真实的,这又如何算是利用,如何算是欺骗呢?鲁路修下定了主意,他要寻机与朱雀私下里谈谈。
------------------------------------------------------------------------------------------------------------------------
终究鲁路修还是知道了,那个他一直埋藏在心中不愿面对的秘密。朱雀将手覆于脸上,只觉得自己被负罪感包围。
父亲愤怒的声音戛然而止,手里的利刃没入躯体,温热黏稠的鲜红液体沾染了双手与之成反比的是父亲的身体渐渐流逝的温度……
“你是一个罪人!”脑中一个声音向朱雀控诉道。
“没错,我是一个罪人。”朱雀无可否认。在毛将他的过去暴露于鲁路修之前,他还抱着侥幸可以将这件事化为过去,掩耳盗铃。但当这一切无法隐瞒之时,朱雀越发怨恨起那个企图逃避的自己。
自己居然还恬不知耻地跑去向鲁路修告白了,朱雀回忆起那时自己自欺欺人的想法就忍不住感到厌恶。像他这样的罪人有什么资格说出保护鲁路修、保护娜娜莉这样的誓言。
“朱雀?朱雀……”
像是从梦中惊醒过来一般,朱雀睁大眼睛抬起头,而鲁路修就站在那里。松开被自己紧紧攥住的拳头,朱雀企图掩饰的微笑不怎么自然,“抱歉,一时分心了,鲁路修找我有什么事呢?”
“朱雀……”鲁路修有些欲言又止,瞥了朱雀一眼后又仓惶地看向别处,“今天下午放学后有空吗?学生会的事务结束后,我有点话想跟你说。”
朱雀有些奇怪对方那不自然的紧张模样,但还是没有多想地应了下来:“嗯……今天我没有工作。”
“那太好了,那么今天放学后,我和你一起回家。”说完鲁路修就立即扭过头,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
手中的笔再一次停下,自从接受了鲁路修的要约后,朱雀总是心神不宁,为此他已经收到会长的三次警告了。
鲁路修约上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朱雀不敢细想。虽然鲁路修告诉过自己,这不是他的错,但是朱雀仍旧觉得无法再想过去一样面对对方了。
就在这时,夏莉的惊叫声在学生会室响起,“鲁路修?鲁路修,你怎么了?”
应声抬起头,朱雀只见向下栽去的鲁路修的身影。

评论 ( 2 )
热度 ( 9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