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sychopath(5)

Document 5
日期:XXXX年XX月XX日  主治医师:鲁路修·兰佩洛基
访谈记录
医师:你看上去精神有些不济,果然是因为上一次的事吗?
来访者:嗯……最近总是睡不好……
医师:睡不好是怎么回事?
来访者:这段时间我总是会梦见上次催眠时看到的情景,但是每次醒来的时候就又记不清了,只是模模糊糊地觉得我一定是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但不管我多努力,都不能想起更多的了……
医师:是之前看到的那两个孩子还是你父亲的事?
来访者:两者皆有,不,应该说潜意识里,我总觉得这两件事并不是分开的。
医师:分不开……为什么?
来访者:不知道……就因为不知道才让我觉得总是心里空空的,明明觉得那一定是什么很重要的事,但怎么都想不起来。
医师:你有没有问过当时的知情者,譬如说你的老师?
来访者:藤堂先生他回答得和以前告诉我的一模一样……
医师:那关于那两个孩子的事情呢?你的老师有没有告诉你他们的身份?
来访者:他说他也不太清楚。
医师:那还有其他知情者吗?
来访者:我想不到还有那样的人了……
医师:这样吗……
来访者:可不可以再帮我做一次催眠,我很想想起来,否则我都无法集中精力工作。
医师:可以是可以,只是你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接受催眠,为了你的精神状态着想,我不能同意你的请求。
来访者:可是……
医师:你看起来有点焦虑,我们可以先通过其他方式帮助你克服这一点,你最近在工作上有什么压力吗?
来访者:也算不上压力,就是追捕Zero的事至今没有什么进展让我有点急躁,也有点沮丧。
医师:你还在关注Zero的案子吗?据我所知,这些案子已经交由专案组负责,而你并不是专案组的一员。
来访者: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下Zero的事不管。
医师:你如此执着于Zero,背后有什么原因吗?
来访者:因为我不能接受他的所作所为,Zero的做法是错误的。
医师:那对于其他犯罪者你也是这样的吗?
来访者:Zero比他们都更为恶劣,他做着违法的勾当,却打着正义的旗帜来蒙蔽他人。
医师:那你觉得警方所做的事就是正义吗?
来访者: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必须有人来维护现在的秩序,而Zero正是对现行秩序最大的危害者。他就像一个毒瘤,影响别人的看法,使人慢慢地藐视秩序,从而认同他的做法。
医师:……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人们会认同Zero是因为他也有可取之处?
来访者:这只是他的巧言令色!正义和秩序不会因为他的言辞而改变。
医师:但你觉得那些钻了法律空子的人就可以逃避正义的制裁吗?
来访者:那也不该由Zero来制裁他们,他没有这个权力。
医师:那该由谁去制裁呢?
来访者:……总会有人去制裁他们的,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该逾越规则,否则一定会让他们后悔的。
医师:后悔?你为什么会那样觉得?
来访者:诶?嗯……(沉默了一小段时间)万一他们制裁的对象并不是真的有罪呢?他们只是被舆论误导了。
医师:只要经过充分的核实不就可以避免吗?
来访者:那为什么不能按照程序制裁他们呢?
医师:(叹气声)我总觉得我们进行过类似的对话。
来访者:……鲁路修,你难道也是Zero的支持者吗?
医师:不是,我保持中立,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另一面的观点。
来访者: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就算知道了,我也不会改变观点,他们的看法是错误的。
医师:这就是你的问题所在,你总是固执地不愿意接受别人的观点。
来访者:……我很乐意接受别人的观点,但前提是这些观点得是正确的。
医师:换句话说,你只愿意接受你认同的观点。
来访者: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医师:当别人的看法与你相左的时候,你似乎连对方的理由也不愿细听。
来访者:我听了,但是我不认同。
医师:……这样子下去我们的对话是不会有进展的。我需要你的配合。
来访者:我一直都很配合啊……鲁路修你觉得我哪里做得不够好呢?
医师:(一阵沉默)……也许我们应该换个话题。除了Zero的事以外,你在工作上还遇到了别的什么不顺心的事吗?
来访者:这几天在警局里总是会听到有同事闲聊时流露出开始认同Zero做法的言语。他们看不见Zero造成的危害,反而觉得有他在可以减少他们的工作量。我完全不能接受,甚至感到有点愤怒:如果连我们警察也不去维护秩序的话,还有谁能去维护秩序?他们说出这种话,根本对不起他们的职业。
医师:试着放开点怎么样?钻牛角尖对你没有好处。你不能把Zero当做你唯一的目标。
来访者:可是这是我的工作。
医师:但这并不是你负责的案子,不是吗?就算你再气愤也没有办法改变别人的想法,所以不如看淡一点,让自己也好受些。
来访者:我……做不到。我一直以来的信念不允许我这么做。
医师:(叹气声)你工作上焦虑的原因只有Zero吗?
来访者:没错,可以这么说。
医师:关于工作上的问题,我希望你回去能够好好地考虑一下我的建议。至于困扰你的梦境,我这里有一个办法你可以试试。你可以在刚醒来,对梦境还留有印象的时候,把你可以记得的内容用任何方式记录下来,下一次来的时候给我看一下。
来访者:好的,我明白了。今天是不是就这样结束了呢?
医师:是的。对了,这是我新烤制的小饼干,尝试了一个新的配方,想要试试吗?
来访者:诶,给我的吗?每次都来吃你准备的东西,真是不好意思。
医师:我乐于分享,你能喜欢就好。

医师的心理评估与诊断
来访者近期表现出焦虑的症状,其原因由来访者自述与其幼年时期记忆丧失以及工作上有关,记忆复苏可造成睡眠障碍,但由于来访者急于恢复记忆并未对其推荐使用睡眠辅助性药物,搭配对梦境的回忆帮助记忆的复苏。
对某些事物偏激的认识是来访者于工作上产生焦虑情绪的主要原因,虽已加以认知行为的疏导,但来访者表现出的配合意识很低,需要进一步的心理辅导。

评论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