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Masked Knight(5)

STAGE FIVE
两个星期后
鲁路修的手中攥着一张朱雀寄来的Masked Knight在后乐园举行的公演入场券,早早地来到了演出地点等候着进场。
低头看了眼手表,距离演出开场还有一个多小时,正当鲁路修暗忖着自己是不是该去晃一圈再回来的时候,一个他不会认错的声音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鲁路修,中午好!”朱雀在远处高兴地挥舞着手臂,然后小跑着赶到了鲁路修的面前,“你能来真是太好了,亏我一直在这里注意着,没想到鲁路修来得这么早啊。”
“朱……朱雀!”担心被朱雀发现自己迫不及待的心情,鲁路修脸颊微红地解释道,“我只是习惯什么事都早到一点罢了……”
同样觉得有点尴尬地不知从何说起,朱雀挠了挠脸颊道:“说起来,今天鲁路修给人的印象和上次有点不一样啊。”
“不、不一样?今天这样不好吗?”鲁路修紧张得说话声音都不太利索了,这身打扮是他一大早在衣柜前犹疑不定了两个多小时才选中的,难道朱雀不喜欢吗?
“不,你这样穿很好看。”摇了摇头,朱雀语气真诚地夸赞道,让鲁路修脸上的愈加发烫,“上次看上去比较成熟,这次……比较可爱一点吧。”
朱雀用的形容词令鲁路修始料不及,他觉得自己脸颊上的温度都快让他的头顶冒出烟来了,只能操纵着自己打结了的舌头傻傻地重复了一遍:“可……可爱?”
“嗯……那个,鲁路修,今天晚上公演完后你有空吗?”不知道是不是被鲁路修的情绪感染,朱雀也腼腆地移开了视线,不太确定地继续出口询问:“我能和你一起吃顿晚饭吗?这里我们剧组经常来,我还挺熟的。这附近有一家不错的意大利餐厅。还有,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们我还可以去坐摩天轮。”
“当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朱雀的请求,并且咽下了其实他也很熟悉后乐园这个经常上演特摄片公演的地方,鲁路修连连点头,“一切都听你的安排。”
“嗯,那就说好了。”灿烂的笑容立即在朱雀的脸上绽放开来,但突然想起了什么,朱雀看了看手表,抱歉地挥了挥手,“抱歉,我还有演出前最后的确认工作,先走一步。”
“嗯,等会儿见。”还没有从被偶像邀约的巨大惊喜中回过神,鲁路修只能条件反射地抬起手也向朱雀离去的身影挥了挥,随后就呆呆地站在原地,整个人都沉浸在幸福的晕眩中。
------------------------------------------------------------------------------------------------------------------------
置身在一家环境优雅的意大利餐厅,面前即是偶像近在咫尺的俊颜,虽然只是一些中等价位的普通餐食,鲁路修依旧品尝出了幸福的滋味。
“今天我请你出来吃饭是想谢谢你。”在相对沉默地用了片刻晚餐后,朱雀突然出声说道,“虽然我向监督和编剧说明了来龙去脉,但是他们还是决定让我出演接下来一个很重要的角色,现在拍摄已经完成,大概再过一个月左右你就能在电视上看到了。这一切都多亏了鲁路修,真是太谢谢你了。”
鲁路修愣了一下,过了会儿因为幸福感而迟钝的大脑才正常地运作起来,把朱雀的话印入脑中理解其含义,连忙回答道:“不,这都是你应得的!”
“不管怎么样我都得谢谢鲁路修,”朱雀抬起头,对上了鲁路修的视线,向对方展露出一个马力全开的灿烂微笑,“是鲁路修你给了我这个机会。”
被朱雀的笑容晃花了眼,鲁路修急忙低下头去。用刀叉拨弄着盘里的食物,他作了一番内心斗争后终于还是迟疑着问出了一个困扰他已久的问题,“那个……在我向财团B打听你的事的时候注意到,你总是接不到什么重要角色是因为受到了打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能不能问一下,那个打压你的人究竟是谁?”
脸上的笑容不减,朱雀无所谓地回答道:“没关系,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其实打压我的人就是我的父亲。”
“你的父亲?”鲁路修惊讶地忘记了自己切到一半的食物,抬起头望向面前的朱雀,“为什么你的父亲要这样做?”
朱雀耸了耸肩,不怎么在意地继续解释道:“其实我的父亲是个政客,他想让我继承他的事业,看不惯我去当皮套演员,所以想用这种方法让我趁早放弃。但是你也看到了,我根本就不是进入政界的料,所以我就离家出走了。”
“枢木……政客……”喃喃着朱雀的姓,鲁路修记忆中的某扇大门突然开启,“你父亲该不会就是枢木玄武议员吧?”
“嗯,正是家父。”
鲁路修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震惊朱雀提起父亲时的态度,还是该震惊原来朱雀也不是他想象中为生活打拼的贫苦人家。半晌后,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啊,是这样吗……”
“怎么了,鲁路修?”朱雀歪过脑袋,关切地问道,“脸色突然变得好差。”
“不,没什么。”鲁路修摇了摇头,让自己振作起来,无论朱雀又怎样的一面,他都会无条件地接受下来。
这些对话似乎缓解了两人紧张的情绪,他们一改方才安静的气氛,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来。
很快晚餐进行到了最后一道甜品,在放下小勺的同时,鲁路修下定了决心。他拿起纸巾擦了擦唇边,轻咳一声说道:“既然时间还早,接下来去我家坐坐怎么样?”

评论 ( 4 )
热度 (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