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4)

Viertes Kapitel

“铃铃铃铃铃……” 

闹钟声?鲁路修那刚睡醒而迟钝的大脑开始渐渐运作,在辨认出熟悉的闹钟声后,他不由地舒了口气。果然刚才的所有都只是梦境吗?睁开眼后展现在眼前的家的景象令鲁路修终于放下了萦绕着他的不安和恐惧,再次虚脱地倒回床上,他将手臂放松地搁在额前,静静地享受着重回现实的踏实感。 

不过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给鲁路修耗费,他定了定心神从床上坐起——接下来得准备去学校了。一边穿起校服,鲁路修一边有些哭笑不得地思索着去了学校该如何面对朱雀,自己居然在梦里把他设定成了那样奇怪的形象。 

不过说起来也不知道总是缺席的朱雀今天会不会出现在学校里……突如而来的这个想法让鲁路修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倏地产生了一个疑问:今天是什么日子?星期几?为什么他得去学校呢? 

一股寒意从心底蹿升,鲁路修猛地从床上跳起。他昨天做了什么?去了学校还是翘了课?或者说去了黑色骑士团?为什么他除了之前的梦境,什么也记不起来?恐惧如同藤蔓一样缠绕在鲁路修的胸口,这里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境? 

强烈的不安驱使着鲁路修去确认,他顾不得穿好衣服,拿起外套一面往身上套,一面向房门外走去。 

“娜娜莉!咲世子小姐!” 

回应鲁路修的只有空荡荡的房间,本应在家里的两人却完全不见踪影。 

“不……不会的……” 

抱着仅存的一丝侥幸,扒开通往学生会馆的大门,眼前的景象让鲁路修膝下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新宿贫民区?这怎么可能!” 

不管是否可能,出现在鲁路修眼前的毋庸置疑就是位于新宿的贫民区,但又不可能是真实的那不管个贫民区。那个贫民区早就该在□□中被摧毁,但为什么那辆被政府声称装着“毒气”的运送卡车还在那里? 

就在那里,鲁路修与朱雀重逢,也遇见了神秘的C.C.,但是现在那两人又在何处? 

顺着地下街的旧址一路跑去,得到Geass的记忆在鲁路修的脑中如走马灯般一一重现,这是一切开始的地方,在这里鲁路修得到了足以改变世界的力量,然后……然后呢? 

突然在前方亮起的白光指引着鲁路修奔跑的方向,急于从地下街脱身而出,他加快了脚步。然而在光亮中,展开在眼前的又是一副梦幻般的景象。 

“这是……又到了成田连山?” 

泥石流后坍塌的废墟将鲁路修深藏在脑中的记忆唤醒,这是他身为Zero的记忆,与朱雀交战的记忆,取得胜利与留下悲伤的记忆。 

现在眼前的成田连山被笼罩在一片诡异的气氛之中,和出现在梦境里的枢木神社一样,如同一幅静止的画。动摇地向后退了一步,鲁路修扭头回本该站在的地下街出口,想要沿着来时的路回去,可是他眼前哪里还有什么地下街,分明是阿什弗德学园的教堂,再回首,通往成田连山的地下街出口也已消失无踪。 

得知了朱雀的秘密,自己却因为震惊呆立在一旁,糟糕的回忆让鲁路修再次退却。 

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身在此处,鲁路修只想尽快从噩梦中醒来,然而他所有的努力都只是徒然。不管鲁路修如何逃开,他总是从一个梦境落入另一个梦境,不停穿梭在那些他作为Zero时与朱雀或是敌对或是联手的记忆中。 

从中华联邦到调布基地,从九州战役到东京决战,本来有的无的,清晰的模糊的记忆随着鲁路修走过的场景一一回到了他的脑海之中。彷徨、恐惧、悲哀、愤怒,复杂的情感在仿佛闪回一般再次亲临那成为记忆的一点一滴时爆发出来,背叛、疯狂、仇恨、悔痛,重温当时的种种,那些负面的情绪也似乎再次鲜活了起来。 

这便是他成为Zero才酿成的恶果吗?在东京租界的上空,望着脚下芙蕾雅所造成的巨坑,鲁路修痛苦地闭上双眼,任凭自己的身体向下堕落。 

没有肢体的疼痛,也没有冰冷的死亡,鲁路修早就习惯了非现实的空间,也知道这一次的坠落感并不是结束。 

怀着不安与忐忑再次睁开双眼,一扇巨大的石门立在鲁路修的面前。神根岛,C的世界的入口,在这里他与朱雀反目成仇,又再次联手。真是讽刺,明明有着相同的理想与目标,明明互相为心中最为重要的人,他与朱雀却渐行渐远,直到一切无法挽回之后才决定放下成见。 

自暴自弃地走上前,想要推开那扇人力不可能撼动的石门,鲁路修却惊奇地发现,在他的手指刚接触到石板之时,眼前的大门便自动打开。 

接下来又会是怎样的场景呢?已经放弃挣扎的鲁路修迈动脚步,踏进了门后的白光之中,然而向外延伸的还是一片白色的空间。就像漫步在迷雾之中,鲁路修毫无头绪,只是漫无目的地徘徊着,就好像他曾经这样做过一般。 

在漫步了不知多久之后,一成不变的纯白景色终于有了变化,就在鲁路修视线的尽头突兀地出现了一具更适合出现在童话中的水晶棺材。怀着对未知的好奇和对这片空无一物的空间的厌倦,鲁路修加大了步伐。终于,他与水晶棺材之间的距离足以令他看清躺在其中的人影,鲁路修却惊愕地停下了脚步。 

“Z、Zero?!”

评论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