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Gentleman and the Tramp(3~4)

第三章 你不在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朱雀已经成了鲁路修的习惯。

只要是平日鲁路修的饲主出门上班时,朱雀都会在差不多的时候登门造访。只要听到肉垫拍打阳台落地窗的声音时,鲁路修就会难掩兴奋地快步而去为对方开门,在朱雀给他一个犬式拥抱后,再将对方请进门。

如果是雨天,朱雀便不会进门,怕将屋子里弄得湿漉漉的一地水,那时朱雀更喜欢呆在窗台外的遮雨棚下避雨。淋了一身水后,朱雀的毛都黏在了一起不再蓬松,让他整个身形看起来小了一大圈。在鲁路修打开窗之前,他会先抖动全身甩掉身上多余的雨水,然后会少有的使用猫的肢体交流方式,与鲁路修碰碰鼻子,交换彼此的气味表示友好。而鲁路修会帮他用舌头梳理因为雨水纠结在一起的皮毛,顺便在对方的身上再次留下被冲刷掉的自己的气味。只是淋完雨后的朱雀看起来很冷,并且随时都会打寒颤的样子,但就算这样他也不愿鲁路修用身体帮他取暖,无奈鲁路修只能叼来一块自己专用的毛巾披在对方的身上。幸好冬季的雨天不是那么的频繁,朱雀也不会因此而感冒。

双休日家中不再只剩鲁路修时,朱雀会暂停他的来访,但是会在从窗户可以看见的地方转来转去,或是藏在一个只有鲁路修能够看见的地方,用他绿色的大眼睛望着三楼的那扇窗户。鲁路修则会花上许多时间蹲在窗台上,扫过公园的各个角落,去发现朱雀藏匿的地方也是一种乐趣。

事实上光是去等待第二天朱雀的到来带给鲁路修的快乐已经远胜于过去他所经历过的所有快乐的事。只是短短一个多月,鲁路修都快忘了他原来百无聊赖毫无期盼的生活是怎样渡过的了,现在他只知道自己很喜欢与朱雀在一起的感觉,无论是听对方在外面的各种经历,还是蹭着对方皮毛,滚在一起睡个午觉。

鲁路修一度认为这样的生活会永远持续下去,然而突然有一天朱雀失踪了。

那是一个寒冬里的星期六,虽然在那前一天,朱雀在离开之前神秘兮兮地表示他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但是鲁路修还是像往常一样,蹲坐在窗台前,在那些朱雀经常出没的地方寻找对方的踪迹,然而这次他却失败了。直到入夜后还没能见到对方的身影,鲁路修只能确信今天朱雀的确不在这里。沮丧地舔了舔爪子,鲁路修跳下窗台窝进沙发,把自己团作一团,并告诉自己偶尔一天的缺席算不上什么,再说对方说不定明天就会回来了。

然而第二天星期天,仍旧花了一整天在窗台上的鲁路修还是未能在那些灌木丛中找到那黄白相间的虎斑毛皮和那对令他过目难忘的绿色眼睛。鲁路修开始在心底埋怨朱雀,有什么事需要离开却不能让他知道原因。

第三天鲁路修终于开始焦躁了起来,星期一他的主人又像往常一样早早地上班出了门,但是熟悉的拍门声却一直没有响起。他啃咬着沙发上的靠垫发泄脾气,因为它们抱起来跟朱雀比差远了,随后不安之情开始从心底涌起。已经很久没有独自一人被留在家中了,鲁路修并不害怕孤独的感觉,因为猫总是独行侠,他更是不喜欢整天去他人群聚在一起,但是朱雀不一样,因为对方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的朋友。

得到后便会害怕失去,向来衣食无忧的鲁路修第一次知道了害怕失去的感觉。朱雀知道鲁路修一直会在这里等待他的到来,但是鲁路修却不知道在朱雀失踪后该去哪里找他,家猫的身份禁锢住了他的可能性,让他无法更加深入地去了解对方,不是单从对方的言辞中得知,而是身体力行地去感受,因此第一次鲁路修开始讨厌起这个他从有记忆开始就住着的地方,并起了踏出这间套房的念头。

他想去了解朱雀,渗入对方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并且确确实实地去占有对方,猫是占有欲极其旺盛的动物,鲁路修更是将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他想让朱雀完完全全地归他所有,因为他喜欢那只虎斑猫。想到这里鲁路修不禁一个激灵,他窜起身抖了抖自己的皮毛,虽然已变得很细微,他的身上仍留有朱雀的味道,而他更像将自己的味道永远留在朱雀的身上,就像公猫宣示自己的地盘一样,宣示朱雀是他的东西。

在对方不在的三天中,鲁路修发现他真的很喜欢朱雀。

------------------------------------------------------------------------

第四章 双向暗恋

终于在第四天,朱雀出现了。

朱雀的样子看上去风尘仆仆,似乎刚刚经历了一个长途旅行,并在嘴里叼着鲁路修许久不见的礼物,但那不是往常那样血淋淋的猎物,而是一袋小鱼干。

鲁路修抖了抖眉毛,看看被推向自己的小鱼干,又抬头望望显得特别正经的朱雀,终于开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朱雀用他绿色的大眼睛扫了鲁路修几眼,一边不停甩动着自己的尾巴,看上去与平时表示开心的不同,而是意味着紧张,“那个鲁路修……我想我很喜欢你。”

“哈?”随即朱雀得到了鲁路修拖长音的叫声,以及看笨蛋的眼神,“你为了说这一句话,所以失踪了三天,然后带来了这包小鱼干?”

“诶?但是告白不是该送礼物的吗?你给我看的电视都是这样说的。”朱雀惊讶地眨了眨眼,继续解释道,“因为你说过你只是人类的食物,所以我就到了以前我受过照顾地方,向他们提供点帮助然后换取点好吃的,但是没想到被留下太久,没及时赶回来,不过他们给的东西真的很好吃,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只是朱雀没有注意道,在他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鲁路修已经没有闲情将他接下来的话听下去了,然后便想起了一声猫的惊叫,“告白?你刚才的那是告白?”

“是啊,鲁路修,我想我喜欢你。”朱雀再次重复了一遍他的话,他的尾巴晃得更厉害了。

大概是自从第一次相见时这个喜欢就已经确定了,朱雀很喜欢鲁路修漂亮的黑色毛皮和让人过目难忘的紫色眼睛,但更喜欢之后与他相处的时间,他喜欢听鲁路修告诉他许多人类世界有趣的事,也喜欢对方的温暖,以至于他愿意每天跑来这里,并且乐此不疲。虽然鲁路修很不擅长于表达自己的好意,但是朱雀却一一看在眼中,并且亲身感受着。当他发现他无时不刻想与对方在一起时,朱雀终于觉悟他果然是喜欢上鲁路修了。当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后,朱雀便决定一定要将他的想法告诉鲁路修,在献出自己最大的诚意的前提下,无论对方接受与否,他都不会后悔。

见鲁路修没有回答,朱雀开始不安起来,一边用爪子挠着脸,一边继续道:“我知道我没有好的血统,还是个流浪汉,更重要的是我也是只公猫,但是我不想对你有所隐瞒,如果这冒犯了你,我会道歉,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也不会再来了。”

“不再来了?我不允许!”鲁路修对朱雀亮出牙齿,发出“嘶嘶”的威胁声,然后低头叼起那包小鱼干转头朝屋内走去,并用含糊的声音道,“小鱼干我收下了,你进来吗?”

“那你的答案是?”朱雀的绿眼睛中闪起了神采,跟上鲁路修追问道。

“你不是知道了吗?”果然还是说不出口,鲁路修才不会告诉朱雀他听到告白两个字时,他已经完全沦陷了。现在朱雀是他的了,他可以正大光明地去拥有对方,他不会让对方再离开这么久了。

当鲁路修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只觉得背上一重,然后就被一个重量压倒在地,紧接着猫舌这熟悉的触感带着口水的湿滑感再次落到了他的脸上。是的,朱雀今天还没有给他这个常规的见面礼,鲁路修还是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然后拜倒在了对方的蛮力下,然后朱雀的一句话让他彻底软下了身子。

“我果然很喜欢鲁路修。”

评论 ( 4 )
热度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