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Gentleman and the Tramp(2)

第二章 日常生活

三天后,朱雀果然在鲁路修家的阳台出现,并带着回礼,但是那回礼让鲁路修不由地抽搐起来。

那是一只肥胖的灰老鼠,已经被咬断了脖子但是没死透,朱雀将他的猎物放到鲁路修面前时,他还可以看见那只灰老鼠的脚还在一蹬一蹬的。

“谢谢你,鲁路修,我的伤已经好了,虽然你说不需要回礼,但是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带点什么来比较好。”朱雀使劲地甩着自己的尾巴,像是一只乞求表扬的狗,第二次看到这只这么像狗的猫咪后,鲁路修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表达方式,那条甩来甩去毛绒绒的大尾巴看上去还不错。

鲁路修叹了一口气,虽然他很高兴朱雀能来,但是对于这样的回礼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望着虎斑猫的嘴角,鲁路修开口道:“那个……你嘴角还有血迹。”

“呃……”朱雀尴尬地抖了抖胡须,连忙用舌头在嘴周围转了一圈,“对了,我刚捕到的猎物,还没死透,趁着新鲜快吃吧。”

看着对方绿色的充满期待的大眼睛,鲁路修不想拒绝,但是吃惯猫粮的他看着眼前还在蹬腿的大老鼠,真的不知道从何下口,“那个……我不喜欢这个。”

“是吗?”朱雀的耳朵耷拉下来,又马上竖了回去,“没关系,我还可以留着当储备粮。”

“外面很冷,你想进来坐坐吗?”鲁路修打了个寒颤,果然现在外面的天越来越冷了。

“可以吗?”朱雀尾巴的晃动幅度更大了,在跟着鲁路修进屋之前,他迟疑地看了眼他的猎物,“算了,等会离开的时候带走吧。”

鲁路修的主人是上班族,在平日的上午不会出现,所以现在这个家只有他一个人。它是一只很聪明的猫,他会开锁,开关门窗,翻抽屉找吃的,甚至他还知道怎么打开电视机和电脑。

等到朱雀进屋后,鲁路修关上了身后的门,让前者发出了一声“喵”的惊叹,“鲁路修,你真厉害,我很少能见到记得关门的猫。”

“哼,这算不了什么。”鲁路修昂起头,其实他很喜欢听到朱雀赞赏他的声音,这比他主人的赞扬要受用得多,“里面暖和很多吧?”

朱雀点点头,在屋子周围转了一圈,屋子里充斥着鲁路修的气味,照理来说他会很排斥一个充斥着其他公猫气味的地方,但是他却很喜欢这间房间,乖乖地趴到了地毯上,“比外面要好得多。”

鲁路修一跃跳上卧室的大床,并对朱雀说:“你也上来吧,这里比较舒服。”

朱雀没有动作,在他做家猫的时候,他的主人不允许他上床,所以他养成了这个习惯,“那个……还是算了吧,我不像你身上很脏,被你的饲主发现了的话就麻烦了,他们不喜欢野猫吧?”

“好吧。”鲁路修有点扫兴地晃了晃尾巴,从床上跳下来紧贴着朱雀坐到了他的身边,朱雀的毛皮不似他光滑紧贴于皮肤上,而更加柔软蓬松,这使得对方的体型虽然应该和他差不多大,却看起来比他大上了一圈的缘故。

“那个……我们做点什么好呢?”朱雀也回蹭了鲁路修一下,他喜欢对方柔顺的皮毛。

“我也不知道。”鲁路修勾起尾巴,在身后扫了两下,“你是我第一个朋友,所以我不知道和别的猫在一起该干什么。”

“真巧,我也是。”朱雀勾过鲁路修的尾巴,“你也是除了养大我的狗之外第一个愿意接近我的人,所以当你在我受伤时给我吃得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既然我们都不知道两只猫在一起该做些什么,那就一起来发现吧。”



之后的每一天朱雀都会在差不多的时间到访,并带着他的回礼。自从那一天鲁路修表示他不喜欢老鼠后,朱雀便每天换着花样,带来了各种猎物,如果只是麻雀之类的鸟类那还没什么,当猎物升级到了池塘里的锦鲤鱼和灰色胖胖的广场鸽后,鲁路修觉得有必要制止对方无意义的行为,以防下一次他会在自家阳台上看见一只还在蹬腿的乌鸦。

在朱雀瞪大的绿眼睛下,鲁路修实在有些盛情难却,就吃一口吧,他这样告诉自己。将鼻子凑近肥胖的灰鸽嗅了嗅,一股血腥味从鸽子被咬断的脖子处溢出,让鲁路修不舒服地挤了挤鼻子,他果然不怎么习惯这种味道。鸟类的皮肤被厚厚的羽毛覆盖着,鲁路修不想让自己弄得满嘴毛,不知道从何处下嘴,只是尝试着轻舔了一口从鸽子的颈脖处流出的血液,一股腥味立即刺激着猫敏感的味蕾,不能适应的味道让他直吐舌头。

“果然还是不行……”鲁路修苦恼地摇了摇脑袋,抬起头鼓起勇气道,“朱雀,很抱歉,我只能吃猫粮,所以你以后就不要再带猎物过来了。”

“这样啊,你早说嘛,我的储备粮都塞不下了。”朱雀把肥鸽子拨弄回自己爪下,看起来没有太过沮丧,“也就是说你喜欢人类的食物?我记下了。”

“你的心意……我很高兴。”鲁路修将头瞥过一边,只是一对紫眼睛偷偷地瞟回朱雀,独处已久的他不习惯于表达自己,但是鲁路修觉得他得说些什么。

“真的?!”朱雀兴奋地竖起尾巴用它能做到的最快速度摇晃起来,然后一下子扑上了鲁路修,把对方压在身下,并对着黑猫的脸狂舔起来。

“住手!不要舔!”感到自己脸上被猫特有的带倒刺的舌头一遍遍地舔过,留下了浓郁的朱雀的气味,被压在身下的鲁路修在空中挥舞着爪子拼命挣扎着,但是无奈气力相差太悬殊,他没有任何可以推开朱雀的法子,只能“喵喵”叫着控诉,“笨蛋,你很重!”

听到了鲁路修抗议,朱雀连忙从对方身上退开,望着翻了个身坐起,用爪子擦脸的鲁路修,朱雀耷拉下耳朵,把尾巴盘在身边,“抱歉,太兴奋了,一时没控制住。”

“你还真像只狗。”放下抹脸的爪子,鲁路修在看到朱雀像做错了事一般沮丧的绿眼睛时便瞬间没了脾气,反而有些愧疚,“我只是一时被吓到了而已,进来吗?上次你说到一半的见闻,我还想听后续呢。”

“嗯!”朱雀猛点头,摇着尾巴跟着鲁路修,一边进屋一边说道,“我上次说到水产店老婆婆的事?她家有只蝴蝶犬,我还跟他说过话……”



自那以后,朱雀果然没有再带着他血淋淋的回礼登门,但都会在见面时给鲁路修送上一个猫扑和一脸的口水。习惯了以后,鲁路修也不怎么讨厌这个问候方式,互相舔毛甚至是个不错的交流方式。

鲁路修喜欢被朱雀仔细地梳理毛皮的感觉,特别是耳后这种无法自己处理的地方,每当朱雀的舌头舔过耳后的皮毛时,鲁路修就会感到一种说不上来的酥麻感,舒服得忍不住打起呼噜来,他的主人在抚摸他的时候也喜欢碰触这些地方,但是他更喜欢朱雀帮他顺毛时在这些地方多停留一会儿。

而鲁路修更喜欢去舔朱雀的下巴和脖颈,那里柔软的鬃毛般的白毛很帅气,触感也很好,让他在顺毛之余,还喜欢用额头去蹭几下,当听到对方喉间也发出表示舒服的呼噜声才肯罢手。

虽然说要一起发现能做的事,但事实上他们用不着刻意去发现,便能找到许多。在一起时,鲁路修喜欢听朱雀说他流浪时的各种见闻,比起电视机播放的为了人类的节目,这种同类亲身经历的故事更具吸引力。当然鲁路修也会自豪地教给朱雀很多人类世界的事情,这是他身为家猫的特长。不可否认,他们很聊得来。

他们有时会找出些小玩具,模拟捕猎游戏。但鲁路修只会在这个环节自尊心大损,他本来就不是只擅长捕猎的猫,而朱雀又太能打了,本来就相差太悬殊的体力,让这个游戏从一开始就失去了公平性。在有一次朱雀给鲁路修的捕猎机能下了“如果放你一个去野外你一定活不下去”的评价后,鲁路修就开始拒绝继续这个活动项目。

比起活动身体,能够和朱雀团作一团睡个午觉就能让鲁路修感到很满足。朱雀实在是一只精力旺盛的猫,鲁路修永远不知道对方体力的极限在哪里。就算鲁路修在午后犯困时,朱雀还能精神很好地转来转去,但是如果鲁路修提出要求想睡个午觉,朱雀便会趴下为他提供一个优良的抱枕。鲁路修实在是太喜欢这个抱枕的感觉了,朱雀的毛皮蓬松柔软,而且还是热乎乎的,在寒冷的冬天,可以抱着朱雀睡午觉简直舒服极了。

鲁路修不可想象如果没有在窗台上注意到那只特别的虎斑猫,他便永远不会知道怎样改变他每天无趣的生活。而朱雀也同样,如果那一天黑猫没有给他送来食物,他说不定已经饿死在灌木丛中,更重要的是他可能再也遇不到一个可以温柔待他的猫了。

两只猫的日常就这样继续着。

评论 ( 1 )
热度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