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Gentleman and the Tramp(1)

黑色骑士团去年的朱雀生日贺文

--------------------


第一章 命运的邂逅

鲁路修是一只家猫。

他觉得他应该有一个好品种,就算不是这样,他也有足以在其他猫面前炫耀的黑得发亮的皮毛以及纤细完美的体态,更重要的是他有一对猫不常有的紫色双眸,这让他作为猫的身价倍增,足以弥补他缺少的那一点点身为猫的敏捷和力量。

他的住处是临近公园一栋高级公寓三层的一间套房,虽然对人类而言这样的空间不算太大,但对于猫来说应该还算宽裕,并且那里有着可以供他舒适生活的一切设施。他可以随意来去房间的任何地方,无论那是沙发、床或是壁橱之上,甚至他还有不愁会饿肚子的充足食物补给。

对于大多猫,特别是在野外几餐露宿的猫而言,他的生活是值得羡慕的,但鲁路修却不满足于这样的生活。就算那些人类给了他舒适的生存环境,他也不想他的一生只是为了去取悦他人,然而他也不想像楼下的那些野猫一样拉帮结派,只是为了可以争到更多的口粮。

可事实上,鲁路修也不知道他想要一个怎样的猫生,只是喜欢现在无聊的生活能够有所改变。自从他有记忆开始,他便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生活的套间,猫是领域观念很强的动物,不愿意轻易离开自己的地盘,鲁路修也是一样,更因为外面的世界看上去也无聊得很。

有一天,鲁路修仍旧百无聊赖地从卧室的落地窗向外张望时,一个新来的家伙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只姜黄色的虎斑猫,看上去和鲁路修差不多大,他有着所有杂交猫的特征,但从身上的斑纹可以隐约看出他有些狸花猫的特征。新来者看上去也像只家猫,但自从落户在附近的公园之后便从不回家。鲁路修心想,那大概是被主人抛弃了吧。不过那只虎斑猫却不像大多数被抛弃的家猫躲在角落中自怨自艾,反而在公园中上蹿下跳得引起了原住民的排挤。突然闯入的侵入者当然不会受欢迎,并且鲁路修还察觉到那只虎斑猫的行为举止有些奇怪,但却一时说不上来有些什么问题。

但是不知为何,在第一次注意到那个新来的家伙时,观察对方就成了鲁路修的兴趣。经过几天的观察,他不得不承认那只虎斑猫有超越一般猫的运动神经,特别是当鲁路修目睹了虎斑猫打退了前来挑衅的比他体型大了一整圈的壮年猫,也正因如此,新来者在公园中取得了一席之地,但仍遭周围其他猫的排挤。

虎斑猫看上去总是威风凛凛,只要出现在鲁路修的视线中时,总是无时不刻地显示出他矫健的身姿,像是在无意识地炫耀一般。不过比起威风的模样,鲁路修还是更喜欢对方瞪大他那绿色眸子时的可爱样子。

鲁路修第一次有了偷溜出家去和对方结交的冲动,并且他很快有了这个机会。

时值深秋,刚过了一次猫界的生育高峰后,几个月大的小奶猫开始往外探出手脚,却还没有什么自保能力,正好是被路过的犬科动物欺负的对象。讨厌狗是猫根深蒂固的观念,就连鲁路修也不能幸免,特别是他正好目睹到了欺负的现场。鲁路修很想下去伸以援手,但无奈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干架,正当他在窗台团团转之时,那只虎斑猫突然从灌木丛中窜出,挡在了两只小奶猫面前,当鲁路修以为对方会立即将两只小猫叼上树时,对方竟然与那只体型比他大得多的中型犬对峙了起来。

天啊,这是多么愚蠢的举动,鲁路修经不住想骂出口,并开始着手伸爪开窗,至少有两只猫的话,应该可以顺利将小猫叼走且不被狗追上,但当他的爪子还没来得及将窗户刨开之前,虎斑猫已经动起了他的爪子宣告开战。鲁路修一时忘记了继续开窗的动作,紧张地关注着那场战事,一只猫对上两只狗,他可不想看到他的同族被咬烂脖子躺尸在地的样子。

可是战局好像和鲁路修预测有点不一样,那只虎斑猫的战斗水准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利用猫的速度和弹跳力迂回在狗之间,不多时狗的脑袋上就多了好几道血痕,最终讨不到什么便宜的狗悻悻而归,两只小奶猫也早就逃得不知踪影,只剩下姜黄色的虎斑猫似乎扭伤了爪子,一瘸一拐地拖着自己的身体回到灌木丛中。

接下来的两天鲁路修没能看到虎斑猫的身影,他开始焦躁了起来,在即将入冬的时节,一只受伤没有捕食能力的野猫会怎么样,他不用仔细思考也知道。

鲁路修觉得他得去做些什么。

--------------------------------------------------------------------------

朱雀是只流浪猫。

准确地来说,他曾经也是只家猫,只不过被主人抛弃了,因为他的主人家刚添了一个新生命,他们听说猫对小婴儿不那么友好。并且他还是一只在狗群中被养大的猫,不觉地养成了不少狗才有的习性,以至于开始流浪生涯后,他总是被其他猫排挤。

刚被抛弃时朱雀难免有些沮丧,他不是不认得回家的路,但是就算回去也没他的栖身之所,那便也没有再回去的理由了。好在朱雀自认为是一个优秀的猎手,他有着比一般猫更加矫捷的身手,这使得他就算单枪匹马也不会让自己饿肚子,况且在实在不好运没有打到猎物时,他还有一些从人类那边取得食物的途径。

朱雀总是四处游荡着,直到来到了这个公园,他决定在这里定居上一段时间,就算冬天这里也栖息一些可以供他饱腹的小动物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则是他总能用猫的直觉时不时地从附近的公寓中感到被凝视着的目光。他无法分辨那个目光来自那里,因为公寓大楼的玻璃窗不能从外面看到里面,但是他并不讨厌那个目光,它并没有敌意,甚至让朱雀觉得有些温暖,为此他也下意识地经常从公寓的楼下经过,顺便摆出他自认为的最威风凛凛的模样。

然而现在,朱雀沮丧地缩在灌木丛中,咒骂着自己是个大笨蛋。如果只是想救那两只小猫崽,他还有更多别的方法可以选择,但是他偏偏选择了一个最愚蠢的,在谈判破裂后和狗干了一架,并且扭伤了他的前爪。他忘了对一只野猫来说,受伤随时意味着死亡,他没办法自己捕获猎物,甚至不敢走出他的领地去人类的地盘讨取点食物,如果被其他猫发现他受了伤的话,他一定会被再狠揍一顿的。

临近冬天的寒风似乎又较昨天冷了一点,朱雀只能把自己蜷在枯黄的落叶当中,饥肠辘辘的感觉真不好受,他已经两天没吃过东西了,前爪还是痛得无法正常行走,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在饿死之前把伤养好。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些动静,朱雀紧张地竖起耳朵仔细分辨,穿过灌木丛的沙沙声越来越近说明有什么正朝着他的方向,待声音更近一点后,朱雀立即明白了那是一只陌生的公猫。公猫对公猫一般不怎么友好,特别是他已经在周围的地方布下了自己的记号的前提下,对方还冒然闯入,那对于地盘原本的主人便是赤裸裸的挑衅。朱雀挣扎地爬起来,就算这样让他受伤的前爪变得更痛,至少他不能让对方一眼就看出自己受伤了。

全神戒备地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从灌木丛中窜出的是一只黑猫,而对方的模样让朱雀顿时放松了警惕。面前黑猫的毛皮油光发亮,身型保持着猫科引以为傲的完美曲线,从干净的身躯很容易推测出对方是一只现役家猫,而且恐怕没怎么出过门。然而使朱雀一眼便被吸引住的是对方紫水晶般的双瞳,他是第一次见到紫眼睛的猫,他不得不承认那很漂亮。

黑猫的嘴中还叼着一袋人类制造的小包装猫粮,朱雀见对方没有敌意也卸下了攻击的架势,他的前爪真的很疼,坐下会让他舒服点。黑猫没有什么畏缩的样子,又向他走近了几步,并将嘴中所叼的猫粮放在了他的面前,然后那对紫眸对上了朱雀的视线,瞬间朱雀想起了这个熟悉的目光,难道那就是他一直从公寓大楼中感到的视线?

---------------------------------------------------------------------------

这是鲁路修第一次离开家,他叼起一袋猫粮,顺着窗户边的树干一路滑到了地面,整个外面的世界都是那么新鲜,但却也危险重重。鲁路修定了定神,一头栽进了虎斑猫消失在了的灌木丛中,周围弥漫着公猫留下的气味记号,鲁路修知道对方就在不远处,虽然明知冒然闯入他人的领地是猫之大忌,但一想到对方可能正在饿肚子,他便义无反顾地冲了进去。

近看之下,虎斑猫虽然受了伤,但还是不减他的英姿,特别是对方挺起胸时露出的脖子周围一圈鬃毛般的白毛让他看上去更加威风。待对方放下了戒心,鲁路修将食物放到了对方面前,虎斑猫瞪大了他绿色的眼眸歪着脑袋看看猫粮又望望送粮之人,这个表情让鲁路修内心一阵悸动,果然对方很可爱。

“这是给我的?”虎斑猫先开口了。

“啊,我看到你受伤了。”鲁路修答道。

言毕,虎斑猫开始大幅度地甩起了他的尾巴,这让鲁路修感到有点受伤,是什么让对方不高兴了,他百思不解,只得向后退了退。

虎斑猫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即停下他摆动着尾巴,垂下头耷拉下耳朵,“抱歉,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很高兴而已,我从小是被狗养大的,所以有些习惯改不掉了……”

被狗养大的,这让鲁路修感到颇为稀奇,也就是说虎斑猫的行为习惯和狗是一致的,摇尾巴表示高兴吗?虽然鲁路修不喜欢犬科动物,但他却一点都不排斥这只虎斑猫,从方才的两句话可以得出在威风凛凛的外表下,其实对方还有呆的一面。

虎斑猫将视线停留在猫粮的袋子上,却没有马上动手,只是向鲁路修投来了征求的目光。鲁路修抬起头,摆出一副大度的模样,“别客气,我的口粮多得很。”

得到应许,虎斑猫说了句“谢谢”,便迫不及待地用牙齿和爪子撕开包装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看来对方真的是饿坏了。

在消灭完包装袋中的食物后,虎斑猫满足地抬起头用舌头在嘴的周围转了一圈,一瘸一拐地向鲁路修的方向走去,轻轻顶了顶他的额头,用猫的方式表示友好,“真是太谢谢你了,我叫朱雀,你叫什么?”

鲁路修也将脑袋回蹭过去,回答道:“我叫鲁路修。”

“鲁路修,你是不是住在附近的公寓大楼里?”突然朱雀这样问道。

鲁路修眨了眨眼,不知道对方这样问有什么用意,但还是如实回答道:“我住三楼,朝公园的套间。”

“那个……等我伤好了我可以找你去吗?”朱雀又眨了眨他翡翠色的大眼睛,认真地回答道,“我想回礼。”

朱雀说要来找自己,顿时一股暖意从心中涌起,鲁路修甩了甩脑袋,回答道,“回礼就不用了,如果你愿意来找我玩的话,我很欢迎。”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