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7)

第七章
因为军队工作的关系,朱雀已经有好多天没有在学校出席了。
上一次在鲁路修家的不欢而散在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一个症结,急于想找个机会再与对方好好谈谈。但偏偏在那之后,朱雀在军队的工作繁忙了起来,让他直到现在才有时间在学校现身。 
远远的,朱雀便望见鲁路修面带微笑地听着利瓦尔的胡侃,并且时不时心不在焉地“嗯”一声表明有在听,而当对方的视线扫到走进教室的自己时却脸色丕变地躲回了自己的座位上,留下利瓦尔在原地一脸迷茫。
“鲁路修!”朱雀眼疾手快地逮住了妄图逃跑的鲁路修,不顾对方的反抗把人拖进了杂物间。
关上了杂物间的门,彻底阻断了鲁路修逃跑的途径,朱雀发现他把自己和对方置于了一片黑暗暗之中。狭小的空间里陷入了寂静,只能听见两个人彼此间的呼吸声。
“朱雀,你干什么?放我出去……”可以感到手下鲁路修胳膊上的肌肉顺势绷紧,急于摆脱两人尴尬的处境。
“对不起,但是我有话想跟你说。”没有放开抓住鲁路修的手,朱雀虽然满是歉意,却也不愿妥协,“从那以后鲁路修一直躲着我,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不,不是你的错……”在幽暗的光线下,朱雀看见鲁路修慌张地摇着头。
“上次是我太莽撞了,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朱雀落寞地垂下视线,“我是个11区人,就算说要保护你,也不能给你标记,否则一定会给你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鲁路修主动抬手扶上了朱雀的胳膊,“不……朱雀,我没有在意这个,你的心意我很高兴……”
“那就是说你答应了?”一阵欣慰又激动的感情涌上心头,朱雀再接再厉地问道,“所以,你会停药的,对吗?”
似乎被朱雀的发言吓了一跳,鲁路修激烈地否认道:“答应什么?这和那没有关系!”
“鲁路修!”这一次朱雀的语气中充满着警告的意味,就算鲁路修不需要自己的保护,他也看不得对方糟蹋自己的身体,“你口口声声说这样是为了保护娜娜莉,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是会让她担心的?”
“娜娜莉……”心爱的妹妹的名字令鲁路修产生了几分动摇,但是很快他又回过神,找回了自己的立场,对着朱雀摇了摇头,“我自己有分寸。”
对方的话彻底激怒了朱雀,将想要从自己身边逃开的鲁路修拉回面前,朱雀再次厉声质问道:“鲁路修,这不是你有没有分寸的问题,违反生理规律的药有多大的副作用你难道不知道吗?”
不悦地拍开了朱雀的手,鲁路修的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我当然知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要再来管我了。”
怔怔地半举着自己被鲁路修拍开的手掌,朱雀心里有些隐隐作痛,愣神间便被对方抓住机会逃了开去。目送着鲁路修逃也似的背影,站在原地的朱雀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没有选择追上去。
------------------------------------------------------------------------------------------------------------------------
方才的口不择言令鲁路修懊悔不已,但是说出的话已经无法收回。失去了继续去课堂听讲的兴致,鲁路修打算回家一趟。  
走在回家的路上,鲁路修的脑海里一遍遍重温着自己与朱雀间的对话,心动不已的话差点令他堕入了温柔的陷阱,忘记了自己的责任和目标。
“哟,鲁路修,怎么了?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打开房门,迎接鲁路修的是正趴在他的床上悠闲地享用披萨的C.C.,“被你的发现秘密后,你就一直是那张苦瓜脸。”
屋子里浓郁的披萨香气挑动着鲁路修敏感的神经,他一边搬过一张椅子坐下,一边不满地说道:“和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在我的床上吃东西!还有,我让你准备的东西怎么样了?”
没有理会鲁路修的抗议,C.C.扭头张嘴咬了口手里的食物,在鲁路修厌恶的视线下带出几丝芝士。等她吞咽下了嘴里的披萨才施施然地回答道:“要那玩意儿,看来你是抵不住Alpha的诱惑,准备回归自我了?”
“那只是以防万一,现在那些药越来越不管用了,我得有备无患。”说着,鲁路修忍无可忍地拿起被C.C.摆在床上的必胜客披萨盒,把它搁到了桌子上。
“哈,随你怎么说,我只是你的帮凶而已。”失去了心爱的披萨,C.C.翻了个身,仰躺在床上直视着鲁路修,似乎在报复他的小气,嘴里毫不留情地刺中他的痛处, “不过,鲁路修,我还是得提醒你,在你决定接受别人之前,先想想那一位是否能接受面具下的你。”
“朱雀……”想起朱雀曾表现出的对Zero憎恶的心情,鲁路修心中一阵抽痛,只有这个秘密他还不能让对方知道,如安慰自己般喃喃着,“没关系,朱雀永远不会发现这个秘密的。”

评论
热度 ( 1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