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3)

Drittes Kapitel
睁开双眼,那是一个熟悉又令人生厌的地方,眼前是连绵的红色地毯,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厚重大门。当年鲁路修就是走在这条红色的地毯上,扯下身上的披风心怀怨怒地放弃了他皇子的身份,但是现在,他为什么会坐在这个皇座上。
“陛下,您睡着了。”
毫无起伏的熟悉嗓音在耳边响起,直到鲁路修扭过头看见那张深深烙印在记忆中的脸庞,才恍然辨认出声音的主人。
“……朱雀?”
怎么又是朱雀?每次从梦境中醒来,出现在鲁路修身周这片空旷的场景里,除了他自己以外,就只剩下朱雀。突然之前梦境里的经历在脑海中回溯,鲁路修浑身发冷,僵硬地在皇座上挺直了背脊。
难道这里又是梦境?不然该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张他所厌恶的皇座上。
“陛下,您有什么吩咐吗?”
突然觉得一道阴影隐去了自己的光线,鲁路修抬起头只见朱雀屈身将右手抵在左胸前,向他行了一个骑士礼。不自在地往后缩了缩,他偷偷地打量了下眼前这个行为举止有些怪异的朱雀。紧身衣和长靴完美显现了对方匀称的身姿,而外面华丽而厚重更突显出了气势与稳重,虽然这个打扮让鲁路修不觉地感到喜欢,但周遭的异样还是使他不由地出声问道。
“朱雀,为什么要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还有那身衣服又是怎么回事?”
朱雀没有抬头。
“这是你的命令,也是你的决意。”
算不得答案的回答令鲁路修疑惑加深。
“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
“这也是你的决意,你是与世界对立成为恶逆皇帝的人,而我是为你斩除敌人的剑。”
“朱雀,你在说什么?我为什么听不懂你的话……”
话甫出口,一种似曾相识的钝痛在脑海里炸开,霎时间,鲁路修再次被一系列混乱的记忆画面所侵袭。
他想起来了,是他决定让自己成为世界的敌人,绑架了超合众国的各国代表。而朱雀则是他的骑士,也是他的帮凶。最后他向世界开战。
可是为什么呢?所有的记忆都支离破碎,缺少了真实感,仿佛是一场旁人演出的电影,只是碰巧电影中的主角是他自己。所有的事情发展都好似是在按照剧情走向,让鲁路修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无法将脑中残破的记忆碎片联系在一起,鲁路修脑海中的钝痛不断加重,逐渐变得无法承受。痛苦地捂住脑袋,鲁路修从唇间溢出细碎的呜咽。
“陛下?”
朱雀的问话中听不出多少关切的感情,好像只是在尽他的职责。但是鲁路修顾不上这么多,只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朱雀……说点什么!”
“那就请下令吧。”
什么时候开始他和朱雀之间便只剩下命令了?从尤菲的死?抑或是别的什么?混乱不堪的回忆告诉鲁路修这就是现今他们俩真实的关系,但是鲁路修却拒绝承认这样的事实。
“你到底要我下什么命令?我究竟下过什么命令?!”
鲁路修的嘶吼声戛然而止,只剩下胸口的剧痛充斥着他的神经。
“这就是陛下您的命令。”
被鲜血浸湿的剑刃从鲁路修的胸口拔出,留给他一片逐渐被黑暗笼罩的视界,在失去意识之前,鲁路修隐约听见了那个熟悉声音的呢喃。
“为什么要下这种命令,鲁路修?”

评论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