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6)

第六章
皇历2017年 日本解放战线歼灭战后
鲁路修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这个疑虑徘徊在朱雀的脑海中已经多日了。心事重重地走在学校的走廊上,朱雀开始回忆起这些天来发生的种种。
自从参加了对日本战线的歼灭战以后,鲁路修的异常便越来越显现出来。虽然说他的朋友仗着自己聪明的头脑总是缺席又或者无缘无故的消失,但是近来对方出现在学校中的频率已经快比他还低了。
这段时间来鲁路修神神秘秘的处事让朱雀忍不住去询问过友人几次,但每一次都被对方言辞闪烁地回避了过去。再加上之前无意间看见的药瓶,朱雀可不觉得鲁路修像是那种会定期服用维生素的人。而且奇怪的还有鲁路修和夏莉的事情,他本来以为那两人是闹了别扭才装作互不认识的模样,但是细看之下却又不像是那么回事。
出神地想着,不知不觉朱雀已经来到了学生会室的门口,心不在焉地打开了大门,还没来得及向里面学生会的成员们问好,一个人影朝着他直直地撞了过来。朱雀定睛一看,撞上自己的是他几乎没在学生会的活动中见过的妮娜,刚想开口说声“抱歉”,对方却惊叫了一声,慌张地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啊,又是那个味道,但是有一点不一样……”喃喃了一句,朱雀望着妮娜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地走进了房间。
“啊,是朱雀……”米蕾会长欢快地向朱雀打了声招呼,然后有点尴尬地向他解释道,“刚才那个你也别太在意,妮娜她有点特殊,是个Omega,所以对陌生的Alpha会有点过度警觉,你别放在心上,那不是针对你的。”
虽然会长声明妮娜的态度并不是针对自己,但朱雀心里很清楚,如果他不是Eleven,妮娜的反应也许也不会那么过激。然而他只是把这些想法埋在了心里,脸上露出了笑容,平静地回道:“嗯,我知道了。
“让Alpha和Omega在同一所学校里的确会有些不方便,但是阿修福德学院成立的时的宗旨就是让所有的学生无论种族性别,都能受到同等的教育。”朱雀的回答让米蕾的神情恢复了自然,谈论起学院的宗旨她自豪地挺了挺胸,“你可不要小看了我们,这里虽然只有五六个Omega,但是和大多数不愿接受Omega的学校比起来,这可是很高的比例哟。”
“那真好。”带着一脸感慨的模样,朱雀毫无知觉地说出了煞风景的话语,“话说回来,我能在这里上学也多亏了理事长的宽容。”
米蕾会长脸上的笑意微不可见地动摇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又振作起来,尴尬地为方才的发言添了一句:“也许在对待不同种族一视同仁的问题上还有待努力……”
“话说……刚才妮娜跑出去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很浓郁香气,那是什么香水的味道吗?但是比起香水,更觉得是种诱人的味道,更应该说是香甜……”话说到一半,朱雀发现米蕾和利瓦尔的两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眼神说不出的古怪,“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
“你居然从来没有闻到过Omega信息素的气味!”如果朱雀突然长出了两个脑袋,利瓦尔大概也不会更惊讶了。他不可置信地拿手指着朱雀,半晌后放弃地拍了拍额头大声道,“啊啊,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不是Alpha吗?”
“啊哈哈,是吗?我从青春期开始之前就一直呆在军队里了,所以在这之前我从来没遇到过Omega。”苦笑着挠着后脑勺,朱雀若有所思地喃喃道,“原来这就是Omega信息素的气味……”
忽然明白了什么,朱雀决定自己需要和鲁路修好好谈一谈。
------------------------------------------------------------------------------------------------------------------------
无论是被夏莉发现了自己就是Zero的事,还是毛的突然出现,都让鲁路修那颗烦躁的心无法得到平静。虽然最终这事由用Geass让夏莉忘记自己的方式暂时得到了解决,但是那心中隐隐作痛的感觉还是让鲁路修久久不能释怀。
而在那之上,压在他心头的还有另外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抑制剂的效果似乎也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了。对于产生这问题的原因,鲁路修心知肚明,与身为Alpha的朱雀太过密切的接触,使得自己被故意压制许久的Omega本能躁动不已。
“鲁路修?你在听吗?”
朱雀的声音让鲁路修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抬起头望着那对绿色的双眼,他怎么也无法做到为此疏远对方。是他拒绝了朱雀当时说是要在学校中装作不认识的提议,事到如今他又怎么能为保住自己的秘密弃朱雀不顾呢。
“对不起,我走神了。”鲁路修微笑着摇了摇头,但心中悸动的感觉让他一个激灵。又来了,每当这种时候,鲁路修就觉得心中被压抑的欲望正蠢蠢欲动,叫嚣着让他做回真正的自己。
“鲁路修,你果然有点奇怪。”
顾不上朱雀在说什么,鲁路修逃也似的离席而去,“抱歉,失陪一下。”
狼狈地躲进近在咫尺的厨房,鲁路修急切地掏出了随身携带的药瓶,临近失控的感觉让他的双手不禁颤抖,费了不少的功夫才从药瓶里取出了急需的药片。
“鲁路修,你果然有事瞒着我。”好不容易镇定下的心又因为突然出现在身后朱雀的问话再次忐忑不已,“果然你和夏莉之间这么奇怪,是因为她发现了你的秘密了吧?”
“夏莉”、“秘密”,当这两个词同时出现之时,鲁路修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难道他是Zero的事被朱雀发现了?应该不会这样才对,朱雀是从什么时候怀疑自己的?强装镇定,鲁路修露忘了收起药瓶,立即做出一个虚伪的笑容,小心翼翼地问道:“朱雀……你在说什么?” 
很快朱雀的质问又至,“鲁路修,你手上拿的是什么?果然不是维生素片吧?”
药瓶?对方意料之外的话语使得鲁路修呆愣了一下,傻乎乎地随着朱雀的视线望向自己手里的东西。片刻后,朱雀所说的“秘密”与Zero无关这个认知才在他的脑海里落根。心境的大起大落令鲁路修虚脱得几乎站不住脚,靠着厨房的柜台悄悄地长出了口气。但是朱雀随即而来的声音却让他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
“鲁路修,你是Omega,我终于可以确定了。”朱雀说着,一把从鲁路修手中抢过药瓶,从还未来得及加上盖的瓶子中倒出几粒药片来,“这是可以抑制信息素的药吧?你出去赌博就是为了在黑市上换这玩意儿吗?”
“我……”鲁路修想要辩解,却不知从何开始。
朱雀也没有给鲁路修太多迟疑的时间,他皱起眉,话语中满是焦急与不解,“鲁路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处心积虑地隐瞒你的真实性别,但长期服用抑制剂会影响到你的身体的,被人知道你是Omega就这么难以接受吗?”
“是啊!就是难以接受。”心底的某一根弦被朱雀强硬的态度所触及,鲁路修一改方才的被动,语气也变得咄咄逼人起来,“被人知道我是一个处处需要被区别对待的Omega,我怎么保护娜娜莉?你是个与生俱来强壮的Alpha,你当然不会知道当我知道我是个Omega时候的感受!”“虽然我不知道Omega的感受,但是我知道被区别对待的感受……”朱雀摇了摇头,似乎被鲁路修的诛心之论刺痛了胸口,“所以鲁路修,选择接受自己的身份,然后努力改变现状才是最好的不是吗?”
“对不起,朱雀……我刚才的话不是故意的。”如同被惊醒一般小退了半步,鲁路修却已无法收回刚才伤人的言论,只能移开视线小声道歉,“但是现状不允许我这样做,想要保护娜娜莉,我只能……”
“那我来保护你和娜娜莉。”朱雀坚定的声音令鲁路修惊异地再次看向他,“如果之前只有你一个人,这是无可奈何的选择的话,现在我回来了,我可以保护你们了,所以鲁路修,不要再吃这种东西了。”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这句话不自觉地从鲁路修的唇间漏了出去,如果是朱雀的话,鲁路修不介意恢复Omega的身份,被对方标记,但是不是现在,他还有Zero的身份和黑色骑士团需要兼顾,如果恢复了Omega的身份,难以抑制的信息素将会轻而易举地暴露他的身份。虚弱地摇了摇头,鲁路修用恳求的眼神投向朱雀,“谢谢你的好意,朱雀,今天你就先回去吧……”

评论
热度 ( 1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