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sychopath(3)

Document 3
日期:XXXX年XX月XX日  主治医师:鲁路修·兰佩洛基  来访者:枢木朱雀
访谈记录
医师: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就接着上次的话题,来谈谈你的童年吧。
来访者: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你想听我说什么呢?
医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聊聊你父母的事吗?
来访者:嗯,可以,反正他们已经去世很久了。
医师:听起来,你对你的父母并没有多大感情?
来访者:母亲的话在我有记忆的时候就已经不在了,也谈不上感情深不深。我的父亲……他的工作很忙,从小我就很少能见到他,后来在我10岁的时候他也过世了,要说感情的话,的确没有什么。
医师:在你的想象里,你的母亲应该是什么形象呢?
来访者:温柔,有包容力?其实我也没怎么想过……
医师:那你父亲呢?你对父亲的印象是什么样的?
来访者:父亲……我父亲留在我印象中最多的便是回家后走进书房的背影,他严厉固执,从不过问我的想法,似乎工作才是他的全部,所以他对我而言很生疏,在来不及能够更了解他之前他便去世了……
医师:你有想过去理解,或者拉近与你父亲的关系吗?
来访者:其实……也并没有。
医师:如果可以的话,你希望自己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来访者:嗯……可以是一个严肃的人,但是意志坚定,有责任心,能够给人激励以及奋斗的榜样。
医师:听你的回答,是不是有一个类似形象的人在你的童年充当了父亲的角色?
来访者:嗯,那是我父亲死后成为我监护人的人。他是我父亲的好朋友,也是我从小的剑道老师,在父亲不在的时候,我有时候会被送去他的道场,受他照顾。我记得小时候我不怎么盼着我父亲回家,而是更希望一直留在藤堂先生身边,学习剑道,听他告诉我做人的道理。
医师:听起来他对儿时的你的确有很大的影响。
来访者:是的,小时候我一直想成为藤堂先生那样的人,还偷偷地想过如果我父亲是藤堂先生那就好了。
医师:那你觉得自己现在有达成小时候的期望,成为像藤堂先生那样的人吗?
来访者:不知道……好像后来小时候的那个想法也就渐渐淡了。
医师:什么时候你不再想要变成你剑道老师那样的人了呢?
来访者:什么时候……我也说不清,只是不知不觉……
医师:为什么会有这种改变呢?有什么契机吗?
来访者:……不知道。
医师:真的没有吗?好好想一想,是什么时候什么让你改变的。
来访者:真的想不出来,大概在父亲过世之后,我突然就有了这种想法。
医师:是你父亲的死让你有了这种想法吗?
来访者:……不,应该不是……我不是很清楚。
医师:那你后来,也就是现在的理想是什么呢?
来访者:只有正确的手段才能达到正确的结果,所以我想成为一个维护社会秩序的人。
医师:哦……你的目标异常的明确。但是“只有正确的手段才能达到正确的结果”,突然萌生这样的想法,你不觉得有些突兀吗?
来访者:突兀?为什么会让你想到这个词?
医师:难道不是吗?普通人应该不会突然之间毫无理由地为自己定下一套行事准则吧?
来访者:难道这样的想法不正确吗?
医师:我想探究的不是正确与否,而是你萌生这个想法的原因。
来访者:原因?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我只是突然这样觉得了而已……
医师:所以你才不能接受Zero的所作所为吗?
来访者:那是因为他的做法是错误的。用错误的方法得来的结果没有任何意义。
医师:你的想法太绝对了吧?你看,因为Zero和黑色骑士团,前不久发生的宾馆劫持案不是有了很好的结果吗?人质全部获救,只有恐怖分子的伤亡。虽然Zero可能没有按照国际法则并且动用了私人武装,但是这样的结果你能说是不好的吗?
来访者:但是之前在落基山脉捣毁恐怖分子基地一事呢?他们的举动波及到了山脚下平民,没有被规则制约的武装只是一颗定时炸弹,就算他们自誉为正义的伙伴,可是无论他们有什么理由,他们的行为还是犯罪。
医师:(叹气声)就像我刚才所说的那样,你的想法太绝对了。尽管有所牺牲,但是Zero和黑色骑士团的确也带来了大家想要的结果。
来访者:那他们为什么不通过正确的手段来达到这样的目的呢?成为警察或者加入军队,一样可以达到这样的结果。
医师:可是事实却是警察和军队无法做到的事情,Zero和黑色骑士团却做到了。
来访者:那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努力过而已。我要亲手抓到Zero,不能放任他们为所欲为。
医师:算了,不谈这些了,这不是我们谈话的目的,让我们回到之前的话题。先不论你父亲的过世有没有促使你想法的转变,他的死这件事对你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吗?
来访者:没有……大概……
医师:真的是这样吗?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对你来说真的没有影响吗?
来访者: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都记不清了。
医师:别紧张,冷静下来,我没有逼问你的意思。其实我的情况和你有些类似,我与我的父亲之间也有隔阂,并不亲近。我的父亲也是工作为先,还有数不清的情妇,我母亲只是其中的一个。所以在我幼年的印象中,一年到头难得能见到父亲几次。后来因为一些变故,我的母亲过世了,唯一的妹妹也留下了残疾,那时候我也差不多十岁……
来访者:……是吗?对不起,让你提起自己的伤心事了。
医师:没关系,能够倾诉这些事对我也是有帮助的。
来访者:那么后来呢……你父亲他……
医师:我父亲他就给了我们兄妹一笔钱,把我们送得远远的。但是好在在我们最困难的那段时间里,有人帮助我们振作起了起来。
来访者:那是一个很可靠的人吗?
医师:(轻笑声)可靠?我可不会用这个词来形容他。当时他也是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鬼,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揍了我一拳,还扬言说最讨厌像我这样的人。但是,后来我和我的妹妹遇到困难的时候也是他出现,向我们伸出了援手。不知不觉的,我们就成为了朋友。(停顿了下)不,与其说可靠,不如说他是个精力旺盛的笨蛋。
来访者:能有这样一个朋友真是太好了,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
医师:很可惜没有了,我想他现在恐怕认不出我了吧……
来访者: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因为我小时候性格比较霸道,所以总是孤单一人,我身边的同龄人不是疏远我就是畏惧我,我不喜欢这样的关系,所以更加喜欢与藤堂先生亲近。直到我改掉了这个毛病,在中学里才认识了一点可以称得上朋友的人。
医师:……是吗?虽然你觉得父亲的事并不是造成你想法改变的原因,但是也不排除它在潜意识中对你造成了影响。所以,下一次也许我们可以尝试用催眠的办法让你想起些什么,或许会对你有所帮助吧。
来访者:嗯……我明白了。谢谢你,今天能够对你有所了解,我也觉得很高兴。
医师的心理评估与诊断
虽然从受访者的自述来看,父亲的影响对他有限,但是受访者处事理想的转变与其父亲的去世有着极大的关联,希望可通过今后的催眠治疗发掘其中的原因。

评论 ( 1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