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2)

Zweites Kapitel
张开了沉重的眼皮,能看见的是一片碧蓝的天空,这种在精疲力竭中醒来的感觉有点似曾相识,刚才那个果然是一场梦?回想起刚才在学校天台上遇到的那个奇怪的朱雀,鲁路修不禁想要发笑起来。
随着意识的清醒,身下坑坑洼洼的硬物硌着骨头,让鲁路修无法再继续保持躺着的动作。撑着身体从地上坐起,越来越多的熟悉景物映入眼帘,使得他知晓了自己身在何处。但是这份认知却令鲁路修心中的疑虑愈加加深,他为什么会在枢木神社醒来?
慢慢地站起身,鲁路修扭头打量着自己的四周。没有错,这里的确就是存在于他童年记忆中的那个枢木神社。脚下踩着白色鹅软石铺就的地面,一条小径直通神社的入口,在葱郁高大的树木的环绕下,枢木神社的老旧宅子还是那个样子。
然而还是有什么不同。
景色还是如同记忆中那般,但是却缺少了一点动态,眼前的一切就像一幅风景画一般空间被凝固住了似的。感觉不到一丝空气的流动,细看之下的话甚至会发现树上的每一片树叶都是静止的,没有树叶的沙沙声,也没有鸟叫虫鸣,鲁路修周围的整片空间都安静得可怕。
转过身,高大的鸟居之外延伸着一片天空,而在天空的尽头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点让鲁路修眯起眼睛细看起来。那些黑点有那么点似曾相识,没错,就在他与朱雀相识的那个夏天,他们被天空中的黑点给拆散了。KMF就这样像扰人的苍蝇一般盘踞在原本飞鸟所在的地方掩去了天空的蔚蓝,令人厌恶。
但是为什么是现在?战争又起了吗?鲁路修捂着脑袋觉得记忆中似乎有些断层阻碍了他的思考,而且那些KMF在长久的注视下慢慢显现出诡异的色彩。它们一动不动,也像是构成了风景画中的一部分那样,只是存在在那里而已。
这个地方果然很奇怪!
希望尽量远离那异样的天空,鲁路修倒退了一步,猛转过身却发现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身着圆桌骑士制服的朱雀赫然立在那里。
只觉得心脏漏跳了一拍,鲁路修张了张嘴却无法很好地发出声来。眼前的朱雀无声无息,就如同鬼魅一般突然出现在了这个静止的画面中,这里难道还是一场未醒的梦?
“……朱雀?你怎么穿着圆桌骑士的制服?”
小心翼翼地向前迈了一步,鲁路修的声音里充满了疑惑和不安,却换来朱雀一句冰冷的回答。
“你不是也穿着Zero的制服吗?”
好似触电般地浑身一震,低头所见的是正如朱雀所言的那身Zero的装扮。惊慌失措地想换下这身衣服,这应该是永远要在朱雀面前守住的秘密,然而已经太晚了,他现在就在朱雀的注视下,一切的掩饰都无济于事。
为什么朱雀会发现他就是Zero的事实?为什么朱雀穿着圆桌骑士的制服?鲁路修将脸埋在双手之中,他渐渐地觉得奇怪的是他的大脑,为什么眼前的一切好似发生过,却无法用记忆来解读。
“鲁路修,你为什么要杀了尤菲?”
尤菲米亚?朱雀在说什么?他怎么可能会去杀了尤菲?迷茫的双眼失去了焦距,朱雀的质问仿佛打开了脑中封印的一道枷锁,带给鲁路修阵阵疼痛。杂乱无序的一幕幕在他的脑海里重现:尤菲关于日本特区的天真想法、自己与尤菲间的争执和妥协、Geass的失控还有尤菲胸口那抹渐渐渗开的鲜红……
“为什么杀了尤菲的Zero偏偏是你?”
从指缝中刺入鲁路修眼中的是朱雀控诉般哀怨的眼神,对方颤抖的右手中紧紧握着的是那枚他作为尤菲米亚专属骑士的徽章。在一瞬间,鲁路修竟看到了一个穿着尤菲米亚专属骑士装浑身浴血的朱雀,而那些鲜血的主人则是……
“不……不,我也不想那样的!那是意外,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了尤菲……”
疯狂地摇着头,想从朱雀面前逃离,但鲁路修却无法避开朱雀饱含怨恨的绿眸,只能趔趄着步步后退。
“Geass是扭曲人心的力量,拥有那种力量的你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上,你的存在便是个错误!”
无法承受朱雀残酷的话语,鲁路修不由自主地再次向后挪动脚步,但是这次迎接他的却不再是坚实的地面。方才想起自己已经退至鸟居之后的台阶边缘,失重感再次席卷了鲁路修。

评论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