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5)

第五章
皇历2017年 成田连山战役后
从夏莉父亲的葬礼上归来,鲁路修的心好似有千斤重,坠到了深不可见的谷底。
——卑鄙,黑色骑士团的做法、Zero的做法真是太卑鄙了,从不亲自设计策划,而是假以他人之手坐收渔翁之利,以审判者自居。这样什么都无法改变,用错误的方式得来的结果是没有意义的。
朱雀的每一句控诉都仿佛是一柄利剑,残忍地刺入了鲁路修内心最柔软的那个部分。参加这场葬礼原本已是一场对他的折磨,亲眼目睹夏莉的悲伤痛苦,心知这一切有很大一部分是由自己所造成,鲁路修几乎想要在葬礼上狼狈逃开。自己在那位纯洁善良的少女心中有着不一样的地位,这一点在夏莉羞涩亲吻他的那一刻鲁路修就知晓了。但最后却是他的失误抹去了少女脸上的笑容,这个想法令鲁路修的心脏好似被一股大力扯拽般酸涩疼痛。
“将平民卷进战争,Zero和黑色骑士团的所作所为根本就不是什么正义。”
朱雀的声音再次响彻在耳边,鲁路修的嘴角划过一抹自嘲的冷笑,他的所作所为本来就不是正义。一旦布里塔尼亚宣战,那么牺牲便在所难免,为了替母亲复仇、为了创造一个能让娜娜莉幸福生活的温柔的世界,他已经做好了化身恶魔的觉悟。明明是这样的,可是他的胸口为何还会传来那隐隐的痛楚呢?是自己的觉悟还不够吗?
而在这份几乎占据了他整个内心的负罪感之上,更使得鲁路修伤心愤懑的,却是朱雀对他的不理解和指责,虽然在朱雀看来,自己所痛恨的对象是那个戴着面具的Zero。为什么朱雀宁愿抱着自己天真的理想不放,也不愿后退一步来理解他呢?每每想起朱雀提及Zero时那不加掩饰的厌恶和反感,鲁路修就心如刀割,朱雀是他除了娜娜莉外最为看重的人,但事实却是就连朱雀也不能理解他的想法。为什么朱雀就不能看到Zero所能带来的结果呢?只要推翻布里塔尼亚,朱雀也可以不用再遭受来自他人的压迫和歧视了,这样的结局难道不也是朱雀所期望的吗?
“嗯?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很香的味道?”突然,朱雀话锋一转,挤了挤鼻子,在学生会室四处嗅了嗅,“甜甜的,但是说不出像什么……”
鲁路修悚然一惊,一种不好的预感让他心下一沉。朱雀说的味道难道会是……
“这样说起来,好像的确……”卡莲也小声赞同道。
“嗯?很香的味道?我怎么没闻见?” 利瓦尔也学着朱雀的样子用力地用鼻子在周围嗅了嗅,但却似乎一无所获。
听了利瓦尔的话,卡莲立即又附和道:“啊……那大概是我的错觉吧……”
“是吗?”朱雀不罢休地又嗅了嗅,“但是我还是能闻到……”
“抱歉,我先离开一下。”不想继续留在房间里听他们讨论气味的话题,鲁路修掩饰住内心的焦躁,带着歉意的笑容出声说道。

评论 ( 2 )
热度 ( 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