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sychopath(2)

Document 2
日期:XXXX年XX月XX日  主治医师:鲁路修·兰佩洛基  来访者:枢木朱雀
访谈记录
医师:我很高兴你能选择继续接受心理咨询。
来访者:……这是我拿回警徽和配枪的强制交换条件。
医师:那你本人是什么想法呢?
来访者:你在我的报告上写了什么?你又是为什么觉得我需要接受心理咨询呢?
医师:我只是陈述了一下我的建议,很高兴你的上司接受了我的建议。
来访者:……(沉默)
医师:不用对于心理咨询如此抵触,像平时聊天一样就可以了。
来访者:那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医师:不要表现得好像接受审讯一样,多一个可以敞开心扉的聊天对象不好吗?
来访者:可是普通的聊天对象是不收钱的……
医师:……你可以找警局报销,这是你的权力,维护警员的心理健康是有政策扶持的。
来访者:哦,这点我已经听说了。
医师:那就好,不用那么紧张,我们可以交个朋友。桌上有茶点,我们可以边吃边聊,就像在朋友家里的时候一样,你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告诉我。
来访者:(拿了一块曲奇)这曲奇挺好吃的,是什么牌子的?
医师:……这是我自己做的。如果你喜欢,走的时候可以给你带回去。
来访者:诶……真看不出来,原来心理医生有这个爱好啊。
医师:你是怎么看待心理医生的?
来访者:坐在宽敞办公室的豪华皮沙发上,随便聊上一小时就有一百多美元的收入进账。
医师:……(沉默)
来访者:啊……抱歉,我不是针对你说的!兰佩洛基先生。
医师:(轻咳声)没关系,我不介意,是我让你畅所欲言的。还有,不必如此正式,称呼我鲁路修就可以了。
来访者:那也请你用朱雀来称呼我吧。
医师:好,朱雀,这是一个好的开始。罪名洗清之后,你在工作上有什么不顺利的地方吗?
来访者:没有什么特别的,大家对我都很照顾。
医师:难道在你背后就没有什么流言蜚语吗?
来访者:或许有吧,但我不在意,反正我什么都没有做过。
医师:你觉得你和你的同事可以相处融洽吗?
来访者:可以啊,我的上司还有我同部门的同事都很照顾我,或许的确有人不怎么喜欢我,那也是他们的自由,我也不介意。每个人都有喜欢别人或者讨厌别人的权利。
医师:这样吗……那你有与同部门或是其他关系较好的同事聊起过被作为嫌疑人时候的事情吗?
来访者:多少有过吧。其实我无罪的证明里还有一部分我上司的间接证词。
医师:这一方面看起来的确没有什么大问题了。那你的私人生活中有什么变化吗?
来访者:嗯,好像没什么……啊,对了!我养了一只宠物算不算?
医师:哦?是什么宠物?
来访者:一只灰猫,一个眼眶、四只爪子还有尾巴尖是黑色的,长得可可爱了。
医师:为什么突然想到要养宠物了呢?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来访者:特别的原因没有。其实也不是我想到要养宠物,而是在路上看见了一只受伤的猫就带回了家。后来那只猫就在我家住下了。
医师:那只猫叫什么名字。
来访者:亚瑟。
医师:你很喜欢猫?
来访者:看得出来吗?
医师:你没发现你健谈起来了吗?
来访者:真的?这么明显?我一直很喜欢猫,就是猫好像不太喜欢我,所以总是在单相思。对了,鲁路修,你知道怎么才能讨猫咪欢心吗?
医师:嗯……只要假以时日,爱意一定可以传达到的。
来访者: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医师:照这个感觉来就可以了。接下来,我们可以聊一聊你上司比较关心的问题。
来访者:上司?哪一位上司?
医师:其实按照规定我是不能告诉你的,但是我觉得让你知道应该也不会什么大问题吧……是你的上司中的那位女士。
来访者:也对,罗伊德先生可不会关心这种事情。那么塞西尔小姐在意的是什么问题呢?
医师:据你的上司反映,你经常在行动中把自己暴露于危险之中。她对此很担心,希望我可以给你一点帮助。
来访者:是吗……看来是我给塞西尔小姐添麻烦了……
医师:你很介意自己给别人带去麻烦这件事吗?
来访者:嗯……塞西尔小姐只是我的上司,却对我的生活给予了很大的帮助,我却一味地让她担心,这让我很过意不去。
医师:不只是塞西尔小姐,对于其他人呢?你也会有这层顾虑吗?
来访者:多少都会这样觉得吧……别人都说这可能与我是日裔有关系。
医师:别人这么说……那你自己又是如何看的?
来访者:果然因为自己的关系给别人带去麻烦不太好。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尽力避免。
医师:我明白了。那继续回到刚才的话题,是什么让你总是在行动中把自己暴露于危险之中?
来访者:因为我想救更多的人。
医师:那么你自己的生死呢?你就不在意吗?
来访者:我是警察,保护平民是我的责任。
医师:就算是警察,但是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平民的安全也不是你们的义务吧。
来访者:话是这样说,但是那些暴力事件的受害者在绝望之中可以依靠的就只有警察了,如果我不做些什么,一定会辜负他们的期待的。
医师:也就是说,驱使你这么做的是他人的期待?
来访者:也不是,我只是想这样做。如果可以用我的性命换来别人的安全,我很乐意这么做。
医师:你为什么会这样想,你觉得别人的命比自己更重要吗?
来访者:……我也说不清楚。但我就是这样觉得的。
医师:你会这样想是有什么原因吗?
来访者:……没什么特别的。
医师:你真的没有可以隐藏你的某些方面吗?
来访者:你上次也是这样问?为什么?
医师:因为你表现得很矛盾。从你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来看,你是一个很自我主义的人。但是你又极端的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并且将他人生命凌驾于自己之上。这其中真的没有什么原因吗?
来访者:……没什么特别的。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是很明白,我们真的要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探讨吗?这对我有什么帮助?
医师:一部分是你上司的要求,另外更好的了解自己说不定也能对你今后的工作有所启迪。
来访者:虽然还是不是很明白,但是好像挺有道理的……
医师:你能这样想那很好。今天的预约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
来访者:诶?时间这么快就到了?
医师:能让你这么觉得,也就表示心理咨询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不是吗?下一次我希望可以和你聊聊你的童年。
来访者:……童年?
医师:你不愿意吗?童年对你来说难道有什么不愿意提及的经历吗?
来访者:……不,没什么特别的,下一次就这样吧。今天谢谢你了。
医师:这是我应该做的,你可以把桌上你喜欢的曲奇打包带走。
来访者:真的可以吗?那谢谢了。

医师的心理评估与诊断
克洛维斯暗杀事件没有对来访者造成后续的影响,来访者在人际关系上没有显著的焦虑和不安的情绪,对于新生活持较乐观的评价。
来访者对于他人与自我的价值评估存在较大的矛盾点,对于造成来访者这一认知的深层性原因在今后咨询过程中有待发掘。

评论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