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2)

第二章
“看看,那个11区人,真不知道为什么学校会允许那样的家伙入学。”
“一定是军方内部的阴谋吧,之前克洛维斯殿下的事也是,虽然说无罪释放,但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那家伙一定有问题。”
虽然议论的对象就在同一间教室里,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放低音量,或者不如说,这些声音不高不低的非议就是故意为了让当事人能够听见。
“啧,明明是个11区人,竟然还是个Alpha,真是碍眼。”
“哈,是个Alpha有什么用,11区人就是11区人,最终也是被送上战场当炮灰的命。”
又是几句冷嘈热讽之后,朱雀蓦地推开座位站起身,本来兴致勃勃说着闲话的几个学生立即就将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用一种看好戏的神情等着他们话题中的主角接下去会有什么举动。但是令他们失望的是,朱雀只是无动于衷地从教室里走了出去。
“切,胆小鬼,真没意思。”
“这样不是挺好,也不用担心我们学校的那几个Omega了不是?没用的Alpha根本就没有做Alpha的价值。” 
鲁路修担忧地向朱雀离去的方向望了一眼,可是只能迫不得已地做出不甚关心的模样。耳边继续传来方才那几人大放厥词的声音,鲁路修暗自咬了咬牙,明明知道这些人只是在嫉妒朱雀,然而他却无法为友人辩护什么。
“说到底就是阿修福德学院的入学条件太宽松了,不仅是11区人,还有那些Omega,既然难得生作Omega,在特征出现后就乖乖地在家生孩子吧,还上什么高中。”
“就是就是,早点找个Alpha标记了不就完了,还要让学校专门为他们设立什么校规,给别人添了麻烦还不自知。”
再也无法忍受他们那些狭隘的论调,鲁路修拍案而起,然后在那些人向自己投来疑惑的视线之后,他才收敛了脸上的怒容,装作平常的样子同朱雀一样也离开了教室这个是非之地。
在走廊里疾走了几步后,鲁路修才从被之前那几人挑起的怒火中渐渐冷静下来,他也随之放慢了脚步。不过既然已经一时激愤地从教室里跑了出来,鲁路修也没有就此直接回去的打算,再说现在他还略微感到了一些不适。思忖了一下之后,他索性调整了下前进的方向,朝天台继续迈开步子,打算之后两节课的时间就去那里消磨了。
小盹了一会儿,鲁路修被午休的铃声吵醒,没想到竟然一闭上眼就过了两节课,想到马上会出现的四处找午餐地的人群,鲁路修便起身想去寻找朱雀的身影。
走在向下的阶梯上,突然口袋中的手机震了起来,掏出手机扫了一眼来电显示,鲁路修皱了皱眉,确定四下无人这才按下了通话键。
“Zero?”
“啊。”鲁路修随意地答了一声,漫不经心地听着那边的报告。
“虽然新闻还没有播出,但是中部的‘武士之血’已经被柯内莉亚全部歼灭,我们难道不该有所行动吗?”
“先稍安勿躁,静观其变。接下来由我联系你们。”挂断电话,鲁路修嗤笑了一声那些爱套近乎的反抗组织成员,却在眼角瞥向落地窗外的一瞬惊讶地睁大眼。
落地窗正对的是社团用的洗手池,朱雀却不知为何在那里洗着不知什么东西。然而在朱雀将盆中的洗涤物捞起时,鲁路修的心顿时抽了一下。朱雀白色的体育服上被红色的喷漆涂鸦上了咒骂的言语,虽然从这里看不清朱雀的表情,但是那种他孤立无援的身影还是令鲁路修不由自主地将手握成了拳。
——在学校中我们还是装作不认识吧。
昨晚离别前朱雀的话语再次回荡在了鲁路修的脑海中。
——我很高兴,本以为我不会再有机会对鲁路修说“明天再见”了。
真的这样就可以了吗?鲁路修在心中自问道。矛盾的心情让他不知所措,只能咬了咬牙先离开了窗前。

评论
热度 ( 1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