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YOU CAN(NOT) REDO番外-10~12

YOU CAN(NOT) REDO番外-10

“朱雀?朱雀!”从黑暗中渐渐夺回意识,当朱雀缓缓地睁开双眼后,映入眼帘的是鲁路修关切的神情。

“鲁路修,我……”嘴里充斥的血腥味让苏醒的记忆一下子灌入脑中,朱雀猛地坐起身张望四周,“鲁路修,那个人呢?难道已经被……”

“别着急,先冷静下来……”知道朱雀最关心只是,鲁路修连忙安抚道,“放心,那个人没死,被接上手臂捆起来扔到一边了。”

“呼……”刚松了一口气,朱雀又想起什么再次环视四周,寻找着那两个身影,很快他便发现另外两个与他们相似之人在不远处的洞穴附近搜寻着什么。皱了皱眉,朱雀问道:“他们在干什么?”

“寻找进入C的世界的方法。”鲁路修觉得自己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叹气,“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是C的世界中发生了什么异变才导致了外部世界的异状,与其等着那个会不会出现的F.F.自投罗网,拥有Code的我们主动去寻找从这里进入C的世界的方法看起来可行得多。“

见另两人仿佛周围再无他人的模样,被缢住喉咙生生扭断了脖子的感受再次回到了身上,朱雀对那个可以毫不犹豫夺人性命的“枢木朱雀”只剩下了愤恨,“鲁路修,我们真的还有与他们联手的必要吗?”

“是的。”这是鲁路修的判断,在对与C的世界没有深刻了解的前提下,与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和朱雀联手看起来本该是锦上添花之事,虽然现状让鲁路修让联手一事多有疑虑,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自己最初的判断,“在一切都为明朗之前,多一个帮手就是多一份力量。”

“可是……”朱雀的眉间皱成一团,仍然厌恶又警惕地瞥了另一个自己一眼。

望着朱雀与另一个自己之间难以调和的隔阂,鲁路修咬了咬嘴唇下定决心,“朱雀,有一件事我必须得告诉你。”

鲁路修将与那两人的短暂交集一一告知朱雀,换来的是对方难以言喻的神色,“你是说……如果没有他们俩,我们的结局可能也是那样吗?我不信!”

“你说的这种情况也的确可能,但我不敢保证,”鲁路修和朱雀一样感到心情复杂,但他讲出那段经历的原因并不止于此,“朱雀,我和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能暂时放下对那两个人的成见。那时他们会特意给我们忠告,也许也是出于悔恨。”

“我讨厌那个人不单是因为他的过去,也是因为他现在的所作所为,”朱雀憎恶地微皱了下眉头,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但既然鲁路修这样说了,只要他不主动来生事,我也不会去招惹他的。”

鲁路修露出舒心的笑容,撑着膝盖直起身,同时伸手把朱雀顺势拉起,“太好了,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我们也一起去找C的世界的入口吧。”

*

“朱雀,你怎么了?又头痛了吗?”在发生了和朱雀的冲突之后,鲁鲁修就一直担忧地不停瞥向枢木,想要上前安慰,却又怕惹对方厌烦。但是当看见枢木停下了探查的动作,蹙眉轻按太阳穴的模样,鲁鲁修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我没事,继续干正事吧……”摇了摇头,枢木推开了一脸忧虑的鲁鲁修,再次埋首进了探查的工作。

明知道对方在说谎,鲁鲁修却别无他法,只能纠结地站在一旁,看犯了老毛病的枢木在那儿逞强。余光瞥见加入搜查队伍的另外两人,鲁鲁修在心里做了一个决断。他趁着枢木没有留意,悄悄接近落单的另一个自己。

“喂,那个谁。”实在叫不出口自己的名字,鲁鲁修朝对方肩头戳了一下。

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鲁路修扭过头看清来人时所有的惊吓都化作了恼意,“你知道我也是有名字的。”

挑了挑眉,鲁鲁修用相似的高傲态度回应对方,“我不觉得我们需要纠结这个问题。”

意识到另外两个朱雀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动静,鲁路修似乎明白了什么,“那你觉得我们有什么好聊的,需要存心避开那两个人的视线?”

“让我的朱雀静一静。”

愣了半晌,鲁路修被对方突兀的话语砸晕了的大脑才渐渐清醒过来,“哈?让你的朱雀静一静?你是不是弄错了在刚才的事件里谁是加害者谁又是受害者?”

鲁鲁修告诫自己不要如此轻易地被对方的讽刺激怒,沉声替枢木辩解道:“不是你的朱雀一再刺激他,他也不会有如此过激的反应。”

“他的神经有这么脆弱吗?说得好像有病似的。”鲁路修把手环在胸口,又讥讽地撇过嘴。

与自己相同的声音在鲁鲁修耳中变得讽刺,在脑中斗争了片刻,鲁鲁修放弃了掩饰,如实告知道:“他的精神状况一直不佳,这两年好不容易稳定了一些,别让他复发了。”

鲁路修惊得把胸前的手也放下了,瞠目结舌地望着身着女装的另一个自己。等到回过神,他朝枢木的背影飞快投去惊疑不定的眼神,然后将注意力再次放回面前的鲁路修身上,咬牙切齿地道:“既然你早知道他的情况不稳定,那为什么不早点阻止他?”

“如果可以的话我早就做了。”对方再三的挑衅耗尽了鲁鲁修最后的耐心,他语气不善地甩下自己的最后一句话,“算了,就当这是我的请求,接不接受在于你。”

“哈,这是拜托人的态度吗?”鲁路修不屑一顾地冷哼了一声,但看着另外两人的背影,又不禁陷入了深思。

*

无言的沉默环绕在四人之间,鲁路修发现两个朱雀下意识地远远避开对方,小心地不接近对方五十米的范围内。这样的状况与其说是联手,不如说是容忍对方的存在。

正当鲁路修心不在焉的关头,却突然感到身上Code的印迹开始发烫,一直在他们的探查下毫无动静的扭曲空间也如同呼应Code的异变般产生了一阵波动,张开一张无形的大嘴将猝不及防的鲁路修吞入其中。

鲁路修未来得及出口的呼救声也一同被异空间吞没,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他看见黑发的朱雀向自己扑了过来。




YOU CAN(NOT) REDO番外-11

穿过古怪的墙,鲁路修发现自己再次置身于那个奇妙的世界。周围是一片空无的白色,在这个一望无尽的空间之中,除了自己唯一存在的便只有枢木了。

所谓最糟的状况,就是和一个无法信任的人困在了一个未知的空间。鲁路修原地踱了几步,踌躇不前,枢木也若有所应地抬眼朝他看来,熟悉的面容搭配着格格不入的陌生发色和瞳色总让人不能习惯,却突然掉起了在陷入空间缝隙前的回忆——在未知的危险前赶来营救自己的也是那人。也许情况并没有他想得那么糟糕,不管怎么改变,对方的本质仍与他的朱雀相同,只是枢木对另一个时空的自己痛下杀手的那一幕还是令鲁路修没法那么容易打消心底的疑虑,一时之间进退两难。

迟疑踯躅了半晌,鲁路修还是咬了咬牙,第一个伸出了改善两人关系的橄榄枝,“看起来我们是被困在这里了。”

“啊……看起来是这样……”环视着四周,枢木只是用最简单的言语回答道。

果然不知道该如何与对方搭话,在鲁路修的记忆中,与朱雀在一起的时候对方才是那个喜欢牵起话头的,而枢木表现出的沉默比起修饰过的外貌更让鲁路修觉得陌生。正当鲁路修苦思冥想与对方的下一句谈话时,他们的面前一条小径竟毫无征兆地凭空出现在虚无的空间之中。

那条小径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道通往何方,如同随意在画布涂抹的一笔,突兀自两人脚下延伸。鲁路修诧异地挑起眉头,“这算什么?”

枢木不出所料地没有对鲁路修的话作出任何评论,只是戒备地看着眼前这条处处透着诡异的小径。

“这是在邀请我们吗?”嘴角勾起一抹挑衅的微笑,鲁路修向不知尽头在何处的小径远方眺望。

顺着鲁路修的视线望去,枢木用毫无波澜的语调问道:“你是要顺着这条路过去吗?鲁……”

“难得别人盛情邀请,拒绝也太失礼了,”理解对方的话音为何戛然而止,鲁路修接过话头答道,“况且,也不能一直留在这里不是吗?就算是陷阱也只能去探一探了。”

*

朱雀不死心地摸索着石壁,仔仔细细地像是要把每一寸墙面都摸个遍,然而石墙还是石墙。瞪视着消失的空间裂缝曾经所在的位置,充斥着不可置信与担忧焦急,“怎么会这样……鲁路修!”

鲁鲁修也一起上前查看枢木消失的地方,但是结果与朱雀别无二致,“看来这里的空间极度不稳定,刚才的入口已经不能用了,只能另寻他法。”

“但是这样的话,鲁路修他……”朱雀还是难掩焦躁地盯着石壁,似乎是想要用眼神在那上面烫出一个洞口来。

“朱雀也在那里,至少他不是一个人。”鲁鲁修收紧眉头,心不在焉地安慰了一句。枢木同那个鲁路修一起掉入了未知的地方,鲁鲁修和眼前之人一样担心,但他知道光是在石壁前发愁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就是因为有他在才更令人担心,那家伙太危险了。”敌意满满的视线再次落到了鲁鲁修身上,朱雀似乎也已将他也纳入了危险分子的名单。

本已因未能预料的变故而暗生恼怒,而朱雀的话更无疑是火上浇油,鲁路修不悦地打断道:“够了,我忍你很久了,你可不可以暂时放下你的成见?就算你们是两个世界中相同的人,你也没资格这样说他。” 

“成见?他的所作所为足够让我有讨厌他的理由,你也一样。”

“他的所作所为?”鲁鲁修不屑地从鼻间冷哼一声,“你指的是哪些所作所为?是大众所认为的所谓‘事实’,还是指刚才你们俩的冲突?前者的话,不了解真相的你还是不要开口为好,我想‘单纯’如你也该明白众人皆知的也不一定是事实这个道理吧?至于后者,你该先问问自己才对,朱雀可没有不分青红皂白对人下重手的习惯,所以也许问题还是出在你的身上才对!”

朱雀张了张嘴,却半天也没能从喉头挤出一句话。愤愤不平地瞪了鲁鲁修一眼,朱雀悻悻地扭过头眼不见为净。

朱雀孩子气的举动让鲁鲁修也不再想去打理,集中精神再次搜寻起C的世界的入口来。

*

“这条路究竟要通向哪里?”不知道在小径上行走了多久,周围一成不变的白色让鲁路修简直想要发疯,前方是路,后方也只有路,无论走过了多少也没有见到前方的路有缩短的迹象,让他开始渐渐疑惑他们从刚才开始是否有移动过。

见鲁路修渐渐停下了脚步,枢木也配合对方不再前行,“不知道,我们差不多已经沿着这条路走了2000多步了,但是周围一点变化也没有。”

“不,这条路的出现一定有它的意义,就算是陷阱那也应该出现点什么才对。”

像是应证了鲁路修的话,远处的小径应声发生了变化,从视野的尽头开始渐渐粉碎崩塌,只留下一片漆黑。

眼见小径的异变以不断加快的速度向自己逼近,鲁路修与枢木电光火石间对看了一眼,分别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同一个字:“跑!”

*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昙花一现的神秘入口还是连影子都没有找见,朱雀已经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遍又一遍地来回细细搜寻着那堵石壁。

“你到底在乱晃什么?”

在相对无言地自顾自行动了半晌后,鲁鲁修的突然发问令朱雀有些措手不及。本想无视对方,但是抿了抿嘴,朱雀还是打消了那个幼稚的念头,“找C的世界的入口,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叹了口气,鲁鲁修瞥了眼对方看起来好像被踢了一脚的小狗般颓丧的模样,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果然体力笨蛋不擅长这种事情吗?你盯着这堵墙看再久无济于事。会出现通往C的世界的入口一定是空间最不稳定之处,如果要说现象的话一定是眼前景象变化最频繁的地方,那堵石墙从刚才开始就没有任何变化,应该是刚才的裂缝让积蓄在那里的能量全部释放了,所以放眼其他的地方才是正确的方法。”

鲁鲁修的一大段解释只换了朱雀更加可怜巴巴的简短回答:“变化最频繁的地方?我从刚才就没有注意过……”

“所以说是体力笨蛋啊……”鲁鲁修用一种“我果然不该对你抱太多期望”的语气感叹了一句,随后扭头指了指身后的空间,“我现在站着的地方就是从刚才开始景象在频繁变换的地方,如果像刚才一样出现入口的话,Code应该能够感受到。想找到那个人的话,就过来吧。”

朱雀狐疑地看了眼鲁鲁修,又瞥了眼对方身后的扭曲空间,有点不太理解鲁鲁修态度的突然转暖。

事实证明,态度转暖什么的都是朱雀自己想得太多,因为下一秒鲁鲁修就不耐烦地扔下了一句“你不过来的话来不及可不要怪我”后利落地转过身,投入到自己未完成的搜寻中。

这样恶劣的态度才是正常的反应啊,朱雀放下了怀疑,加快步子走到了鲁鲁修的身边。他刚刚站定,两人所站立的地面上居然不合常理地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黝黝坑洞,在感受到失重感的那一瞬间,朱雀分明地在鲁鲁修微微瞪大的双眼中看见了“扫把星”这样的控诉。




YOU CAN(NOT) REDO番外-12

失重感之后却没有预想中落地时身体与地面的碰撞,鲁鲁修只觉得自己在这个空间站定的一瞬完全违反了物理定理。不过如果说这里是C的世界,那么就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了,鲁鲁修嗤笑了一声,没想到自己还会有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天。

“这里是……C的世界?!我们真的进来了!”

身边响起了朱雀略带兴奋的嗓音,让鲁鲁修烦躁中带了些无奈。进入C的世界的确是他们的目的,但在这个完全陌生的空间中鲁鲁修实在不能像处事不经大脑的家伙那样保持乐观。

虽然已经进入过C的世界多次,但是鲁鲁修将其称为完全陌生的世界并无不妥。这一次他既不见记忆美术馆,也不见阿卡夏之剑那个他异想天开的父亲创造的控制系统,有的只是一望无尽的白色。原本遗迹中设置的思考电梯理应能够将人传送到C的世界中的指定区域,但是在他的世界的遗迹被自己亲手毁坏之后,通过Code和空间裂缝的力量只能随机来到C的世界中的某个地方,不过转念一想,本就不知道他们欲寻之人身在何处,那么有没有思考电梯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个……鲁路修?你知不知道接下来该往哪里去?”在周围转了一圈后,像只试探完新住所的小狗般跑回的朱雀发问道。

瞥了对方一眼,鲁鲁修不禁在心中腹诽了一句“我怎么可能知道”,然而对上了朱雀那对绿眸中含着些许期待的眼神,他还是换了一种表述,“不知道,但既然我们想要寻找的对象都在这个世界之中,总能得到什么提示的吧。毕竟这里可以说是集体潜意识,也是人类心灵与记忆的集合。”

“集体潜意识,也是人类心灵与记忆的集合……”喃喃地重复了一遍鲁鲁修的话,朱雀像个被难题问倒的学生一般蹙起眉,“C的世界还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是Code持有者,也算是最接近C的世界的人吧。”朱雀的话让鲁鲁修不禁开口讽刺起来。

面对鲁鲁修的嘲讽,朱雀只是诚实地答道:“我从C.C.那里接受Code之后便与C的世界再无瓜葛,对我而言Code只是一个会让我不老不死的印迹而已。”

朱雀的回答让鲁鲁修再次认清了发现C的世界的真相只能靠自己的事实,但在还未做出任何表示之前,他们周围的景物突然开始了巨变。与其说是巨变,更像是在原本空无一物的空间中瞬间造起了一栋建筑物将两人包裹起来似的。鲁鲁修望着周围像是一座军事基地的空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转机这不就出现了吗?”

此时,朱雀终于跳脱出了方才的不在状态,皱起眉警惕地环视四周,“这是谁制造出来的?”

“谁知道呢?”鲁鲁修不改笑容,仔细观察起这个类似军事基地的空间,严密的安保设备、精密的监视设施,如果它们真的在运作的话,这将是一个难以攻破的堡垒。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鲁鲁修并不讨厌这样的布局,但前提是他是那个端坐在监控指挥室可以看到堡垒内一举一动的布局操控之人。

“嘘,有什么人来了。”

突然朱雀的话声打断了鲁鲁修的思考,让他立即屏息倾听。不得不说在警觉性这方面他还是略逊充满了野性战斗本能的朱雀一筹,在过了片刻后,鲁鲁修才勉强听见了越渐接近的脚步声。

“不管怎么样,先躲起来。”话音刚落,朱雀便将鲁鲁修不由分说地按向了走廊墙壁的凹陷处。

只能说不愧是野性的直觉,鲁鲁修发现朱雀已经完全进入了备战状态,摒弃了一切杂念聚精会神地瞪视着越渐清晰的脚步声传来之处。虽然没有做出任何抗议,但鲁路修却心中存疑,在这个他人缔造的意识空间之中,这样的躲藏是否只是多此一举。

然而很快,鲁鲁修便发现他根本就不用担心此事,又或者说是早已无暇顾及。在脚步声近在咫尺,鲁鲁修瞥到从走廊尽头显现的那个身影之时,震惊让他毫不犹豫地从隐蔽之处冲了出去。

“朱雀!”

没错,在走廊尽头的那人便是早他们几个小时进入C的世界的枢木,当鲁鲁修确定了意料之外的来者之后,突来的惊喜让他一时放弃了思考,比如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只是欣喜地向对方迎去,“朱雀,没想到你会在这里,他呢?没跟你在一起吗?”

得知来者的身份,朱雀也探出了脑袋,视线向枢木身后扫去,显然是在寻找他心目中的那个“鲁路修”。

然而枢木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如同鲁鲁修一般的欣喜,仍旧保持着面无表情,使后者多了一分疑虑。如果说C的世界是潜意识的反应的话,鲁鲁修绝不希望眼前发生的接下来的一幕是因为他方才的潜意识所致——枢木举起了手中的枪,将枪口对准了他。

“小心!”朱雀的呼喊声伴随着枪声而至,与此同时鲁鲁修便已被对方扑倒在地。

“朱雀……为什么?”难以置信地将视线在两个朱雀之间徘徊,鲁鲁修无法相信他的朱雀竟向他开了枪,反而救下他的是另一个世界的朱雀。现在枢木已经调整完枪口的方向再次对准了他们,而朱雀捂着肩上子弹的擦伤猛地向对方扑了过去。仅仅过去了短短的几个小时,两个朱雀间的另一场战斗又开始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很危险!”怒吼着,朱雀踩着“Z”的路径避开子弹向枢木冲去,然而就算如此子弹还是在他的手臂和腰间留下了几道血痕。但是仗着自己Code治愈的力量,朱雀并没有惧怕或者躲闪,而是飞踢而去击中了枢木手中的枪。

手枪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划出很远,枢木没有继续在意飞出的手枪,立即重新站稳向朱雀反击而去。

望着再次缠斗在一起的相似两人,鲁鲁修没有上前,只是无比困惑地看着这场战斗。就算两个世界的朱雀多么讨厌彼此,但鲁鲁修并不认为他们会私心地将战场搬进C的世界,而且就从方才枢木朝他开枪一事,鲁鲁修更愿意相信枢木遭到了某种记忆的篡改,就如同98代布里塔尼亚皇帝的Geass那般。

的确从被他们俘虏的Geass持有者口中得来的情报来看,除了他之外还有更多的Geass持有者潜伏在这个C的世界中。然而就算真的有别人拥有如同他父亲那样的Geass能力,在这之前还有另一个问题,拥有Code的枢木理应不会受到Geass的控制,那么对方对他展开攻击那又是为什么呢?

正当鲁鲁修还在埋头思索之时,交战中的朱雀已经完成了一次交锋,拉开了距离对峙起来。似乎吸收了上一次的教训,此次朱雀并没有手下留情,在枢木的颧骨上拳头留下的瘀痕清晰可见,然而朱雀这边也没好到哪里去,手臂腰侧子弹留下的伤痕还没愈合,而他的嘴角也在刚才的战斗中裂开了。

“鲁路修在哪里?你对他做了什么?”

面对朱雀咄咄逼人的质问,枢木仍旧保持着沉默。就在两人对峙的期间,朱雀身上的伤痕很快就被Code所治愈,反观枢木,他脸颊上的伤痕却仍留在那里。

“难道?”突然想到了什么,鲁鲁修迈开脚步上前想要阻止这一场无谓的战斗。

而此时另一个熟悉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在整个空间中回荡,“朱雀,先暂时撤退,接下来交给我。”


评论 ( 5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