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Nella Fantasia(110)

Date 110


“鲁路修?你怎么来了?”挑起眉,卡莲惊讶地看向从天而降的黑影。


鲁路修收起骨翼,还未等双脚彻底落地,便开口问道:“卡莲,今天那只天使有没有来过你这里?”


卡莲紧蹙起眉,“哈?为什么要问那只蠢天使?我以为朱雀已经够蠢了,没想到还有比他更蠢的天使。”


卡莲口中的蠢天使就是基诺,在地狱之门的事件平息后,天使因为俾斯麦的堕落也损失惨重,这是主动向鲁路修抛出橄榄枝的便是他与阿尼亚,教会也因得到了天使启示,愿意与其他信仰和平相处。就这点而论,鲁路修并不讨厌基诺,然而那只金发天使不知为什么那么想不开,对身为异教徒的卡莲兴趣满满,甚至到了时不时飞下人间骚扰的地步,惹得红发少女不厌其烦。


焦急让鲁路修顾不上解释,飞快地说道:“我有急事需要找他,你只需要告诉我他什么时候会出现就够了。”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没法给你准确的答案。如果我可以控制的话,早就让那个白痴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了。”卡莲的眉挑得更高,双臂因为鲁路修毫不客气的态度环在胸前,但还是回答道,“不过按照他一般的出现规律,想来也快了。”


“那我就在这里等他……”


鲁路修的话音还萦绕在半空中,天际忽然闪过一道熟悉的白光,他们对话中的主角在圣洁的光柱中缓缓降临至人间。


“卡莲,我又来见你了!”金发天使兴冲冲地冲红发少女挥了挥手,随即在视线接触到鲁路修的时候惊讶地顿了顿,“诶,鲁路修?太巧了,你也在这里。”


“其实我是特意来这里找你的。”鲁路修止住了基诺惊喜的寒暄,单刀直入道,“你们天堂刚出生的蛋,我要了!”


基诺瞪圆了眼睛,好像鲁路修突然多长了一只脑袋,“诶,蛋?!你要蛋做什么,煲汤吗?”


鲁路修和卡莲一齐因为基诺古怪的联想而露出恶心的表情。轻咳一声,鲁路修回道:“放心吧,就算是恶魔也没有吃天使蛋煲汤的无聊趣味。我只需要那一只蛋而已。”


“因为之前的事情,现在天堂里有许多新生的蛋,你要哪一只?”基诺沉吟着反问。


鲁路修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地清晰说道:“我要朱雀。”


*


基诺带着鲁路修走到孕育着新生天使的圣树下,数十个从外表看来无甚区别的光溜溜蛋壳让他纠结地挠了挠金色短发,“你真的没有搞错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堕落的天使还能保持灵魂不灭迎来新生的。”


“我确定,我们有灵魂的牵绊。”鲁路修没有余暇施舍基诺一个眼神,只顾着认真又热切地扫视着圣树下静静躺着的蛋。终于,他走上前,从一堆蛋的中央抱起一只,小心翼翼地护在怀里,“找到了,就是他!”


“依照规定,你是不能把还未出生的天使带离天堂的……喂!你等等!”基诺为难的话语随着鲁路修抱着蛋便走的背影变作了急切的叫唤。金发天使追在恶魔的身后却没能阻止对方从天堂之门一跃而下,只能眼睁睁看着鲁路修“偷”走还未出生的同胞。


*


鲁路修的双眼胶着在比鸵鸟蛋还要大一圈的白色圆蛋上,透过略带透明的蛋壳,可以看见一个小小的人型生物正蜷缩在其中,就好像母亲腹中的胎儿,是不是可以看见其轻轻地颤抖,洁白细小的翅膀包裹在小小的人影外,像一层保护伞,遮挡住了小天使的容貌。


“我第一次知道天使是卵生的,看来我还是不够博学啊。”罗伊德推了推鼻梁上的圆镜片,伸手在蛋壳上扣了扣,“这真是朱雀吗?”


“住手,别乱敲。”鲁路修挥开罗伊德的手,宝贝地把蛋护在自己的跟前。


罗伊德举起手假装投降,嘴上仍旧说道:“陛下,看您着心急的模样,我敲碎了正好帮您把朱雀早点孵出来。”


“滚!”


*


C.C.看着没有任何变化的天使蛋,沉吟着问道:“这颗蛋孵出来需要多久?它在这里已经有好几个月了。”


“不知道。”鲁路修轻轻地替蛋拭去并不存在的灰尘。


*


“哎呀,这就是朱雀的蛋吗?真可爱!真不知道做成料理是什么口感。”


瞠目看着塞西尔,鲁路修惊恐地把蛋抱在了怀里。


塞西尔失笑地摆摆手,“陛下,别当真,我开玩笑的。”


*


“跟上次来看时比起来,朱雀有没有大了一圈呢?”尤菲跟在娜娜莉身后,充满好奇地踱到天使蛋的跟前。


鲁路修温柔地摸了摸蛋的表面,自豪地宣布:“他的直径已经比原来大了3厘米了。”


娜娜莉忍不住轻笑着低下头,注视着天使蛋喃喃说道:“朱雀,你可要快点出来,哥哥已经等不及了。”


*


“陛下,这只天使真的能孵出来吗?”杰雷米亚疑惑地打量着数年如一日的天使蛋。


“再等等,应该很快了。”


*


天使蛋躺在鲁路修为他特制的豪华摇篮里经历了尤菲的婚礼、卡莲的博士学位受封仪式、潘多拉贡重建十周年庆典……依旧没有任何孵化的迹象。


*


“我说基诺,你们天使的孵化时间究竟是多久?”


“啊哈哈,这可说不清,少则一年,多则百年。”


“……这也太含糊了吧。”


鲁路修抱着蛋,轻轻地叹了口气。


*


“哥哥!朱雀的蛋裂开了!”娜娜莉站在天鹅绒的“蛋榻”前,兴奋地高呼。


“什么?!”鲁路修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大厅传来,在一阵“叮铃哐啷”的嘈杂声后,恶魔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门口,“朱雀……朱雀要……”


娜娜莉回过头,对着她的哥哥点了点头。后者上前几步,同妹妹一起惊叹地注视着蛋壳表面的裂缝越来越大。只见一只肉肉的小手从缝隙中率先探了出来,拨弄着将蛋壳一点点地从里面推开,紧接着湿漉漉的白色翅膀也跟着挤了出来,使劲地扑腾了几下,终于“哗啦”一下,裂成两半的蛋壳中,初生的天使展现了他的全貌。软软的棕色卷毛还湿哒哒地粘在额头上,发尾扫到了他的眼睛,小天使本能地用力眨了眨碧绿色的大眼睛,用润着水色的眼望向鲁路修。


鲁路修的眼眶不自禁地湿润了起来,忍不住伸出颤抖的双手,把新生的朱雀捧在手心,放在眼底,希望能够更加靠近地看见对方。


软软的小手搭在鲁路修的脸颊上,缩小版的朱雀凑上前,在恶魔的嘴唇上轻轻地“啾”了一下。在鲁路修惊讶的视线下,小天使笑得弯起眉眼。


“鲁路修,好久不见。”




-正文完-


同样下周更番外~

评论 ( 13 )
热度 ( 1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