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My Date with an Ancient Alien(88)

Date 88


“放肆!你这是干什么?放我下来!”


被朱雀像是抗麻袋一一样抗在肩头,鲁路修发出一声激愤的尖叫,双颊因为气愤和羞恼而充血。朱雀置若罔闻,大步流星地走进位于飞行器后半段的休息室,将鲁路修抛在了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大床上。


鲁路修摔在厚实柔软的床垫上轻轻地弹了一下,撑起上半身,如刀的视线透过凌乱的前发射向朱雀,“你以为成为了我的伴侣就能为所欲为了吗?我要你向我解释你的行为。”


“解释?”朱雀歪过脑袋装腔作势地沉思了片刻,按住鲁路修身侧的床垫缓缓俯下身,“那就是我要教你地球人在结婚之夜必须做的事。”


“我是法老王为什么要……”随着朱雀越靠越近,鲁路修的声音也越小,还未说完,就被朱雀用唇堵住了嘴。


朱雀用舌尖拨开鲁路修紧紧合住的牙关,像是逗弄小动物一般戏耍对方生涩的舌头。毫无经验的法老王只能抬起手扶住朱雀的肩膀,无助地被迫承受朱雀的攻城略地。绵长的一问过后,鲁路修的脸颊上透着缺氧后的嫣红,微微张开占着晶莹水光的红唇,喘息着问道:“你现在可以说实话了吗?在地球亲吻究竟是什么意思。”


“和我之前说的一样,在我那个时代的地球,亲吻的确有很多意思。”朱雀轻笑了一声,在鲁路修的耳边轻轻吐息,毫不意外地引得后者一阵颤栗,“当然刚才的接吻却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我爱你。”


鲁路修的脸颊以可见的速度变得越发红润,仿佛就要滴出血来。趁着对方还未反应过来,朱雀将罪恶双手伸向了法老王身上单薄的亚麻长袍。


“等等!朱雀你在做什么!”鲁路修如同木头一样僵硬的身体忽然动了起来,攒住朱雀探向长袍之下的手掌,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惊声尖叫。


“脱你的衣服啊。”朱雀无辜地眨了眨眼睛,继续解着亚麻长袍。


鲁路修猛地拽住自己的长袍,好似抓着自己的生命防线,结结巴巴地说道:“什、什么……所以为什么要脱我的衣服?!”


“不脱衣服怎么……”恍然浮现在朱雀的眼中,他低头凝视着鲁路修通红通红的脸蛋,挑起眉说道,“其实你完全不知道做爱的步骤吧?”


鲁路修没有做声,但是那副像是被哽住一般的表情,很好地回答了朱雀的问题。朱雀弯起唇角,贴近鲁路修的耳根轻声道:“没关系,我可以教你,只要……”


“不!这不可能!那根本做不到!”鲁路修越听越是瞪大眼睛,最后推开朱雀惊恐地喊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朱雀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再次凑到鲁路修的面前,在法老王的嘴角印下一个吻,“放心,我的经验很丰富。”


鲁路修警觉地眯起眼睛,“经验丰富?你为什么会经验丰富?”


“这你就不用管那么多了。”朱雀敷衍地笑了笑,用双唇堵住鲁路修更多的质问。


“可恶……告诉我,你究竟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再次败在朱雀的吻技之下,鲁路修不甘地低声喃喃。


“嗯,让我想想……”朱雀微微退开一些,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忽地展开一道暧昧的笑容,“对了,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在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晕倒前我说了什么吗?”


鲁路修瞪视着朱雀,眼中流露出渴望却又不甘的神情。


凑到鲁路修的耳边,朱雀存心压低嗓音,让每一个发音都清清楚楚地传进鲁路修的耳中:“那时候我说的是:死神都像你这么漂亮吗?”


评论 ( 3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