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YOU CAN(NOT) REDO(79)——YOU CANNOT REDO-60~61

YOU CANNOT REDO-60

闲适的城郊住宅区,独栋的小洋房整齐地坐落在街道的两边,不同于城市中拥挤的公寓,给每一户居民保留着一份属于自己的空间。

将车停在一栋蓝顶白墙的洋房对面,鲁路修从车窗中探出头,确认后不禁咬牙,谁又能知道在这栋与周围建筑毫无违和感的温馨小屋已然已是个夺去多人生命的行刑场。

朱雀从后座前倾,扒着驾驶座的椅背问道:“鲁路修,你确定是这里?” 

“啊,我一辈子不会忘了这里。”虽然当时天色太晚不能看清房屋的颜色,但是房屋样式与门牌号同鲁路修记忆中的一致。转向街道的另一头,他们的车停在面包店的门口,熟悉的招牌更加证明了鲁路修找对了地方,“这一定就是连环杀手的家。”

“是吗……”得到了答案,朱雀只是发出了一声感叹。

朱雀的反应让鲁路修不禁挑眉反问:“怎么?看你还有疑虑的样子,难道是不相信我的记忆力吗?”

摇了摇头,朱雀坐回后座,“不,只是这里看上去太……普通了,实在不能想象有人竟会在这里杀人。”

“哼,这算不上什么出乎意料,等你看到本人才知道什么叫衣冠禽兽。”冷笑一声,鲁路修侧过头向朱雀调笑道:“你该不觉得连环杀手都是住在森林里诡异的小木屋吧?”

“那是巫婆吧?”朱雀朝鲁路修无辜地眨了眨眼,然后又叹了一口气,“我只是不能理解有着这样平和生活的人为什么会选择杀人呢?”

“不理解才是正常,那家伙就是个疯子。”鲁路修皱起眉,面露厌恶之色唾弃,“不过那是个头脑清醒的疯子,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满足自己的支配欲罢了。”

朱雀沉下脸,用无比严肃的神情一字一句道:“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肆意伤害他人,这种做法是错误的。”

“哈,真没想到还有想跟连环杀手讲正确与否的笨蛋在。”鲁路修支着脸笑对道。

朱雀瞪大眼睛,认真地答道:“我说的是事实。”

只能说这样的想法太符合朱雀的性格,让鲁路修无从吐槽只得回到正题,“既然已经找到了凶手,我们接下来的计划……”

“直接从正面上,我去按门铃。”没等鲁路修把话说完,朱雀已经打开了车门,“如果凶手在家,我直接擒下他送去警局,如果不在家就先把那个被绑架的女孩救出来再报警。”

“喂……”鲁路修从后面弱弱地叫了一声,却没能让朱雀放慢脚步。认命地将车停到更为隐蔽点的地方,为了车中亚瑟的生命安全,鲁路修没有熄灭引擎,只是锁上了车门追上了立在门前猛按门铃的朱雀。看着对方掩去笑容的侧脸,鲁路修这才意识到,朱雀似乎生气了——惹怒了朱雀,鲁路修肯定这个连环杀手的末日将至。

“没有人,门上锁了,我们绕到后面去。”朱雀说着便一溜烟地往房子后面走去,鲁路修也连忙跟上,只见朱雀站在一扇玻璃窗前,在鲁路修意识到对方意图的下一秒,朱雀便已经打碎了一面玻璃,然后伸进手去从里面打开了锁。

“太好了,这里的窗户不是远程控制的,可以直接打开翻进去。”留下这句话,朱雀便一脚踩上了窗台,轻松地翻入了凶手的家中。

“我说你这也太乱来了吧?”抱怨管抱怨,鲁路修也学着朱雀的样子踩上了窗台,但是这个动作远没有对方完成的这么轻松,最后还是由朱雀上前搭了把手,才让鲁路修成功进入了屋内。

环视四周,鲁路修虽然没有看清房间一层的摆设,然而整个房间的布置与地下室如出一辙。绕回了玄关处,鲁路修凭借着记忆在通向厨房的走廊地板上发现了一个可打开的暗门,暗门下是一段铁质的梯子,与他在地下室所见到的一模一样。回到了这个被杀的现场使得那些讨厌的回忆又浮上了脑海,鲁路修感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开始快了起来。

突然鲁路修感到朱雀的手按在了他的肩上,“鲁路修,让我先下去。”

点了点头,鲁路修起身为朱雀让开了一条路,目视着对方灵巧地爬下了梯子后,鲁路修也顺势跨入了暗门内。通往地下室的入口其实并不狭窄,毕竟犯人需要扛着另一个人下来,但是较一般楼梯来得要陡得多。

小心翼翼地爬下梯子后,鲁路修却发现朱雀怔怔地站在原地,顺着对方的视线,鲁路修看到的是一地的玻璃碎片、残破的茶几部件以及还没有清理的干涸了的血迹。显而易见这是一个凶案现场,只不过受害者是自己罢了,鲁路修的心情在涌上的愤怒与一种微妙的不真实感间徘徊着。

拉了拉朱雀的手,鲁路修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歇斯底里的尖叫声打断了,朝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汉娜——被囚禁了一年多的女孩在玻璃墙的对面张大着嘴,因惊恐扭曲的表情加上她被折磨得过分消瘦的容貌让她更像个幽灵。

被叫声惊醒的还有朱雀,在鲁路修还在思考之时,朱雀已经将他的想法付诸于行动,抄起桌上的烛台砸向了玻璃门上的电子锁,两下后电子仪器很快就结束了它的寿命后,再用蛮力硬生生地将玻璃门掰开了一个可供人进入的缝隙。只是朱雀的进入没有停止那直刺鼓膜的尖叫声,反而使它更甚。

“朱雀,别这样,你吓坏她了。”从门缝中挤入,鲁路修拉回进退两难的朱雀,想让自己试试,然而结果却更加适得其反。

“走开!别过来!”瞪着鲁路修,汉娜深凹的眼眶中蓝色的双目几乎像要掉出来似的,太过凄厉的尖叫已接近无声,夹杂在几个短小的词语中,“你不是人!走开!走!”

转头向外,那堆茶几的残渣从这里看过去一览无余,鲁路修在心中暗骂了一句“该死”,吓坏女孩的其实是他。虽然已经换回了身男装,不过没有可以改变过容貌的鲁路修知道自己就是那个惨死后又出现在目击者面前的幽灵。

面对精神有些失常、竭斯底里状的女孩手足无措,朱雀转身向鲁路修求助道:“鲁路修,怎么办?”

“不管怎么样先把她弄出去再说。”鲁路修只能给出这个答案,这件事无论如何都得快点搞定,他们还得远走高飞呢。

“别怕,我们是来帮你的。”小心翼翼地再次向汉娜跨出一步,却没能减轻对方的抗拒,鲁路修最终放弃了迂回的战略,径直走向了女孩,却不料在极度的惊恐下,女孩下意识地乱踢乱蹬,正好踹中了鲁路修的小腿,让他吃痛地蹲下了身。

“鲁路修,你没事吧?”朱雀急忙上前将鲁路修扶起,并且让他们俩再度沐浴了一次高分贝的尖叫。

“没想到她竟然有这么大力气。”按着被踹中的地方,鲁路修觉得他的腿上现在一定起了个淤青。然而突然想到了什么,鲁路修再次朝着女孩开口道,“你看你踹中我的脚了,我有脚所以我不是幽灵,让我们帮助你好吗?”

终于,虽然依旧保持着惊魂不定的眼神,警惕地打量着突然出现的两人,汉娜的尖叫声开始慢慢平息。

与朱雀相视一眼,松了一口气,鲁路修再接再厉地安抚道:“好了,相信我们,我们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我能离开这里?”这句话似乎触动了女孩最脆弱的部分,惊恐的哭喊声慢慢化为了小声的抽泣,并终于放弃了最后的反抗。

然而当两人的欣慰没能持续太久,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转过头,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梯子上,虽然从这里看不清对方的容貌,但是那个令人作呕的声音鲁路修永远不会忘记。正好,主角也到齐了,鲁路修可不会放过这个残忍杀害自己的人,确定男人同样看不清自己,鲁路修用低沉的男声虚张声势道:“什么人难道你猜不出吗?弗兰克·舒泽,你是连环杀手的事警方已经知晓,警察马上就会包围这里,你现在不选择束手就擒吗?”

男人怔了怔,似乎已经落入了鲁路修用言语织成的圈套,但在片刻的沉默后,再次抬起头的连环杀手眼露疯狂,“既然这样,那就让你们一起陪葬吧。”

“别想跑!”见男人后退了一步,朱雀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快到鲁路修几乎没看清对方是怎么从门中缝挤出去的。然而在朱雀还未来得及到达梯子前,爆炸的响声连带着四周火光四起,从看似管道中喷出的助燃液体让整个地下室顿时成为了一个火场。

“混蛋,被摆了一道。”没想到除了他还会有人在家里安装自爆装置,鲁路修气得几乎咬碎了牙,袭来的热浪已经扭曲了外面的景象,眼看就要烧入玻璃墙之内。

从天花板砸下的吊灯让朱雀的脚步放缓了一下,连环凶手已经消失在了暗门处,回头向玻璃墙内看了一眼,朱雀没有继续追缉凶手,又穿过火场冲了回来,并且关上了玻璃门,“鲁路修,放心,我会带你们出去的。”

 

 

 

YOU CANNOT REDO-61

“朱雀,不能在这里待下去,我得冲出去。”

助燃剂让火势蔓延得很快,就算是特质的玻璃墙可以暂时抵挡火势,也会很快因为氧气不足窒息而死。鲁路修想去解开束缚住女孩双手的绳索,但女孩好不容易从惊吓中缓过来,却再次被火势打回了原形。面对精神不安定的女孩,朱雀狠了狠心,不顾对方的挣扎在对方后颈轻轻一掐,女孩立即停下了挣扎,顺势倒进了前来接应的鲁路修的双臂中。

鲁路修让女孩暂时靠在墙上,擦去从额头上滴下的汗水,指了指房间中的另一扇门,“朱雀,我猜那里面是浴室。”

立即明白了鲁路修的意思,朱雀如法炮制地砸坏了门边的电子锁,用力将门掰开,果然里面是一间小型浴室。室内的温度越来越高,朱雀也觉得汗水像雨滴一样往下落,却也早已顾不得了。

见鲁路修已经进去将所有可以接水地方的水龙头打开,朱雀抱起床上的床单与被子一起扔进了浴缸中,等待布料吸满水的时间是漫长的,玻璃墙外已经是黒与红的一片,黑烟从门的缝隙中侵入进来,朱雀刚开始感到自己的嗓子时,鲁路修的咳嗽声便已经传来。

将汉娜从外面的房间移入浴室,朱雀将还没完全浸透的被子将女孩紧紧裹住,又捞起床单披在了鲁路修的身上,“把自己裹住,捂住口鼻,等一会儿我们一口气冲出去。”

“等等,朱雀,那你怎么办?”从被床单中露出了个脑袋,鲁路修满脸的担忧。

环视了一周,实在找不到可以用来阻挡火势的东西,朱雀咬了咬牙,用架子上的脸盆舀了水从自己头上浇下,反复几次直到自己浑身都湿透了才停下。戴起衣服后的兜帽,朱雀一手扛起晕倒在旁的女孩,一手拉住鲁路修的手,“我这样就行了,反正有Code,一点点烧伤马上就能好的。”

连玻璃墙后都已经是浓烟滚滚,朱雀屏住呼吸找到了门所在的位置,当手接触到玻璃门,灼烧的疼痛让他不住闷哼了一声。

“朱雀!”鲁路修惊叫了一下,接下来声音就被剧烈的咳嗽取代。

“别说话!”忍住剧痛将看起来快被烧化了的玻璃门打开,浓烟滚滚的房间中只能看见橙红色的火光,朱雀搂过鲁路修的腰,不让对方与自己分开。前方的路已经无法识别,朱雀只能凭着记忆与直觉往前摸索着。火舌吞噬着屋内的一切,就算身上的衣服浸透了水也不能完全阻隔这种灼烧感,但是朱雀不停地告诉自己不能停下脚步,他一定要把鲁路修和这个女孩安全地送出去,而不是困在这里变成三具焦尸。

终于找到了上去的路,但金属的梯子已经吸收了过多的热量,朱雀轻轻碰触了一下,就猛地抽回了手,“鲁路修,别碰到梯子你先上去。”

不容鲁路修辩驳,朱雀将怀中的人往前送,又小心不让他碰到任何金属物,然后自己再紧跟而上。一楼的火势虽比地下室稍有减弱,但也凶猛异常,与其突破到门口,朱雀直接将目标放在了不远处的窗户上,暂时将肩上的女孩托给鲁路修,朱雀用肩膀向窗户撞去,几下后整个窗框都被卸了下来。回到鲁路修身边,朱雀再次背起女孩,将两人一起扔出窗外后,自己也跳了出去。

脱出火场后,朱雀和鲁路修都趴在草坪上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这时被火势吸引过来的邻居已经团团围了上来。

“看!有人出来了!”

“喂!你们没事吧?”

“有人叫了救护车了吗?”

气管里呛入了不少浓烟,朱雀的嗓子不太利落,只听见身边鲁路修的声音道:“这个女孩拜托你们照顾,还有有没有看见刚才有人从里面出来?”

“人?没有人出来。”一个中年妇女回答道。

没有人?朱雀抬起头看向车库,但没发现有车驶出过的迹象,再起将视线转回被熊熊烈火包围的屋子,朱雀嘶哑着嗓子惊问道:“难道那人还在里面。”

鲁路修虽然面有不甘,但还是撇了撇嘴道:“被发现了所以选择自我了断吗?随他去吧。”

“不行!这样太便宜他了!”已经缓过一口气的朱雀再次站起,拿走了披在鲁路修身上的床单裹到了自己身上,他不允许那个凶手用这种方法逃避法律的制裁,他必须走上法庭接受审判。

*

C.E.2035年11月27日

在汉娜·库恩被成功解救的三天后,连续诱拐杀害了多名女性的连环杀手,弗兰克·舒泽被捉拿归案的消息占据了报纸的最大版面。追踪各项报导的鲁路修还是忍不住抱怨道:“朱雀,你那时候真是太乱来了。”

“有吗?我相信我可以把那家伙带出来的。”刚从浴室出来的朱雀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坐到了鲁路修对面的沙发椅上,“反正就算是烧伤很快也能好,比起这个让凶手好好地接受法律的制裁更重要。”

叹了一口气,鲁路修还记得当时朱雀像一个火人似的扛着一个比他还高大的男人冲出火场时的情景,就连在场所有人张大嘴合不拢的表情他都能鲜明地回忆起来,包括朱雀的灭了身上的火后的下一个动作,一拳砸晕了那个连环杀手。

趁着救护车和消防局的民用KMF赶到现场之前,鲁路修与朱雀不顾众人的阻拦,跳上了早就停在一旁的车逃离了现场。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他们俩当时都是一副刚从火灾现场逃出灰头土脸的样子,才使得没有人看清他们的长相,以至于现在警方都在疑惑从火场中救出汉娜·库恩和弗兰克·舒泽的到底是什么人。

从事后警方公布的调查得知,当年弗兰克·舒泽和他的女友蕾妮亚•米勒所遭遇的火灾虽然没有蓄意纵火的痕迹,但是在火灾发生之前蕾妮亚•米勒曾经宣称过她要与弗兰克·舒泽解除婚约。警方推测两人可能是在争执时不小心撞翻了蜡烛和桌上的橄榄油,然后大火很快沿着地毯蔓延到整栋房屋,最后酿成了无法挽救的火灾。蕾妮亚•米勒丧生火场,弗兰克·舒泽也在火灾中烧伤因而辞去了录音棚的工作,用火灾的保险赔偿开了一家个人音乐工作室。但是无法满足于失去女友后的生活,弗兰克·舒泽便开始将目标放在了与蕾妮亚•米勒外形相似的年轻女性上,并且利用自由职业的空闲时间跟踪、诱拐,最终杀害了她们。以上猜测还未得到凶手本人的证实,因为弗兰克·舒泽否认了除诱拐汉娜·库恩外的一切指控,但是警方表示他们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弗兰克·舒泽就是他们搜寻了多年的连环杀手。

然而让鲁路修他们最为关心的一事最终成为了悬案。失踪的尸体、行踪不明的抢匪,以及被爆破的住处,警察至今不能确定那具消失的尸体究竟与弗兰克·舒泽有没有关系。因为连环杀手行凶之处被付之一炬,但从他的车库中找到了一辆伪装成出租车的家用车,这与一开始警方推断凶手是用出租车来实行跟踪的假设完全符合。

最终警方仍没有放弃寻找失踪的尸体与抢走尸体的人,这便导致了鲁路修和朱雀躲进了远离那座城市的小旅馆中。捋了捋自己被剪到齐肩的头发——因为火灾现场中惊人的热量导致他的长发都被弄焦了,鲁路修叠起报纸放到茶几上,再次长叹道:“EU我们是待不下去了,朱雀,我们这下该怎么出国?”

鲁路修果不其然得到的是朱雀写满“我怎么可能知道”的无辜嘴脸。烦躁地挠了挠头发,鲁路修站起身在房内来回踱起了步,虽然脑中闪出了几个应该有能力帮他们逃出EU的人,但是这些人选鲁路修一个都不想拜托,“朱雀,我们为什么走到哪里都能遇上这种事?”

朱雀煞有架势地低头喃喃道:“是啊,为什么呢?”

“我决定了!接下来与其等事情找上门,我们应该先他们一步将这些不法之徒全部送进监狱,化被动为主动。”与其被麻烦找上门,鲁路修情愿去找别人的麻烦,“朱雀,你呢?”

朱雀点了点头,“嗯,我也同意。”

朱雀答应得如此爽快倒是出乎鲁路修的意料,“真没想到你会答应,以前黑色骑士团这样做的时候你可是坚定的反对派。”

“不是这样的……”朱雀沉默了片刻,再次开口道,“与其说当正义的使者,我只是想在尽量不触犯法律的情况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而已。我想就算让这个世界得到了一时的和平,但还是有人在受到伤害,所以虽然救不了所有的人,我还是想尽力去救眼前的人。”

鲁路修的嘴角浮起一抹微笑,“那就这样说定了,不过我们得先想出怎么逃出EU。”

“对了,鲁路修,”朱雀又突然开口道,“到了新住处,我想当消防员。”


评论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