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YOU CAN(NOT) REDO(53)——YOU CANNOT REDO-39~40

YOU CANNOT REDO-39

C.E.2027年4月14日

“大哥哥,巡警大哥哥,什么时候再带我们摸鱼去?”

“上次上山抓甲虫也很好玩。”

“对了,你那身手什么地方学的?教我们两招吧!”

坐在警亭中待命的朱雀周围今天也聚了好几个孩子,央求着带他们出去玩。朱雀不介意有空带上这几个孩子,只是这周末的预定让他有点为难,“嗯……这周末我答应鲁……啊,我妻子不出去的,他说要做点好吃的,让我一起帮忙。”

“诶……无聊,其实要出去玩你也可以带上你老婆啊。”三个孩子中最大的一个今年不过11岁,听到朱雀的回答很是失望。

“我也想,但是他不怎么喜欢出门。”朱雀叹了口气。他也很希望鲁路修多出门走走,但是对方却说让他穿女装出去,他情愿宅死在家里。

“大姐姐做饭很好吃吗?”胖胖的男孩吮着手指问道。

“嗯,至少在我记忆里,没什么人做的东西比他好吃了。”朱雀回想了下他曾经吃过的东西,没什么疑虑地回答道,记忆中中华联邦招待他们的国宴也不过尔尔,那时他也无心享用。况且说到食物,令他印象最深的恐怕还是塞西尔的料理,“比起以前照顾过我的另外一位,那简直是天差地别。”

“真的?”男孩们似乎对这个话题更感兴趣。

“真的,下次有机会我带点他做的曲奇来给你们尝尝。”朱雀点头答应道,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我得去巡逻了,你们跟我走一圈吗?”

“嗯,去!”三个男孩异口同声地答道。

干着小镇中的巡警工作一晃眼就是两年,虽然比不上以前在军中或者Zero的工作,但是也算过得充实,至少朱雀很喜欢这种可以帮到他人的工作,就算只是帮镇上的人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或者是照顾小孩。

在小镇转上一圈也不过半个多小时,黄昏时分,目送着孩子们被叫回家吃晚饭,朱雀也准备先回去一趟和鲁路修一起吃顿晚饭,又正好碰上了顺路从农田归来的老伯,就边走边聊了起来,“还真亏你训得住那些淘气小鬼们,我们这些老人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整天被他们的恶作剧烦死。”

“说的也是,不过他们的本性不坏。”想当初那三个男孩在欺负小猫,被路过的朱雀正巧撞见,便带回警亭好言教育了一番。只可惜朱雀的说教似乎只有反作用,反而让他成为了孩子的眼中钉,成天想着坏点子来捉弄他。不过小孩的恶作剧终归是小孩的恶作剧,比起军队里那一套简直差远了,朱雀不费吹灰之力瓦解了对方安置的陷阱,从而驯服了那些个淘气的孩子,让他们乖乖听话。

“他们的父母都出去工作了,没时间看管他们,学校离这里又远,不可能一直照顾他们,所以就让他们学坏了。”

“啊,我小时候也是这样,我父亲……他不怎么管我,有一段时间我几乎看不见他的脸。”在提到父亲时,朱雀不禁顿了顿,心里一股抑郁之情油然而生,但他也没想到自己竟已经可以像这样提起那个人,“那时候我也没什么朋友,幸好有老师,还有……嗯,我的朋友在。所以我知道一个好的影响是很重要的,虽然我自己也做了很多错事,但是如果可以给那些孩子一点好的影响,我会尽力的。”

“哈哈哈,你太认真了,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老伯拍了拍朱雀的背脊,朝他笑了笑,“看你挺喜欢小孩的,怎么没让你老婆帮你生一个?”

“哈……”朱雀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问到了,于是他用事实回答道,“这不是生不出来吗?”

“嗯,看看也知道,你老婆她太瘦了,不好生养,你应该让她多补补。”说着老伯示意让朱雀低下头,见朱雀照做后,老伯凑到了他的耳边神秘兮兮地道,“我知道桑托斯家的老太太有秘方,当年他们家的媳妇吃下去一年就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你要不要让你老婆去试试?”

“那个……我会转告他的……”嘴上这样说着,朱雀干笑着决定让这些话烂在自己肚子里,被鲁路修知道了对方的脸色一定会很难看,虽然朱雀觉得既然他们都扮了夫妻便也不用再在意这种事了,不过鲁路修在有些地方总有着奇妙的矜持,又比如穿女装。

*

“鲁路修,我回来了。”听见朱雀的声音,整理餐桌中的鲁路修抬起头来,正好见到对方换完鞋往屋内走,“怎么了?少见的穿着女装,还看上去一脸不爽的样子。”

闻言低下头,鲁路修这才发现自己忘了把连衣裙换下,不禁涨红了脸答道,“刚才突然发现没有牛奶了,所以出去买了东西。”

“然后?”朱雀似乎不觉得故事就此结束了。

“然后……”鲁路修咽了咽口水,轻声回答道,“有人问我要不要买点东西补补,治疗不孕不育。”

话音刚落,鲁路修便听到“噗嗤”一声,顿时脸更黑了,“朱雀,你笑了。”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一时没忍住。”朱雀打着哈哈,朝鲁路修天真地眨了眨眼,“反正你的确生不出,用不着放在心上。”

“不是这个问题!”羞愤之情上升到极致,反而让鲁路修萌生出了另一个念头,朝朱雀招了招手,见对方眨着眼不明所以地走到餐桌前,鲁路修绕到朱雀身前,把人禁锢在自己与餐桌之间,“朱雀,你喜欢小孩吗?”

“还算喜欢吧,为什么这么问?”朱雀歪过头问道。

不禁在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鲁路修伸手在朱雀的小腹间轻轻搓揉,凑上前用嘴唇贴着对方冰凉的耳垂,私语间又不忘挑逗地吹着热气,“既然这样,我们来造人运动吧。”

感到朱雀的手绕过自己身体扶在腰间,然而却又得到了对方听似无奈地喃喃声,“但是我也生不出来啊……”

“我有时候真不知道你是真没眼色还是装的。”鲁路修轻声抱怨着,干脆将脑袋靠在对方的肩头,伸手解开朱雀的皮带,“躺到桌子上去。”


点我吃肉

 

 

YOU CANNOT REDO-40

C.E.2027年6月21日

“巡警大哥哥,你这次一定得帮帮我们。”

见面前三个男孩面如死灰地站在自己面前,仿佛如临大敌,朱雀也不禁被这样肃杀的气氛感染,吞了吞口水问道:“有什么事?如果我有能力的话一定倾力相助。” 

“下个星期就要期末考了,我爸打电话回来说如果成绩不好就自己看着办……”

“老爹他要回来了,说是要看我的成绩单……”

“怎么办?我的数学还没拿到过70分以上……”

“哦……”朱雀若有所思地发出一声感叹,原来只是学校的期末考试害他白担心了一场。没想到这群看起来调皮的小鬼们还会在意自己的成绩,回想起来就算是自己也光顾着教他们怎么上山下河地玩,从来没有关心过他们的学习,作为一个大人还真是失职。尴尬地抓了抓头发,朱雀问道,“你们需要我帮什么忙?”

“教教我们功课吧!大哥哥的话没问题的吧?”

“呃……这可头痛了……”看着孩子们诚恳且真挚的表情,朱雀心虚地干笑几声。不是说他连小学生的功课都不会做,只是一直以来他都是被教的那个,突然要站到教授别人的位置实在惴惴不安。真算起来,他在普通的学校中度过的时间实在少得可怜,就凭这样的学历让他来教小学生颇有误人子弟之嫌,“其实我也没怎么上过学,小时候也没比你们好到哪里去,多亏有朋友相助……”

突然灵光闪过,朱雀神秘兮兮地掏出手机编辑了一封短信,发送后微笑着对男孩们道:“放心,我帮你们找了个更好的老师。”

正在电脑前用国际象棋蹂躏网线另一端的人时,鲁路修突然收到了朱雀的邮件,内容是让他准备一下,等会带客人过来。疑惑地回信“知道了”,鲁路修用三分钟料理了残局,换上女装,戴起隐形眼镜,拆掉用来绑头发的发圈。鲁路修刚在镜子前厌恶地看了看自己的样子,便听到楼下大门的开锁声。

应声下楼而去,在朱雀身后那几个小屁孩的身影映入眼帘之时,鲁路修不禁抽搐起了嘴角。然而带来客人的始作俑者似乎没有察觉鲁路修神情有异,笑着向他挥了挥手,“这些孩子快期终考试了,你来帮他们补习一下功课吧?”

“哈?”朱雀把一群小孩带到他们家,还让他不得不穿女装出来示人,就是为了让他教小鬼念书?鲁路修的表情不禁更加扭曲,反向朱雀招手示意对方上来一谈。

在视线与视线相互碰撞之后,朱雀妥协地点了点头,倒上茶水,拉开餐桌的椅子让三个男孩乖乖就座后,步上了楼梯台阶。

一把将朱雀拽到楼梯的转角处,鲁路修压低声音质问道:“你带那群小鬼回家,就是为了让我教他们功课?”

朱雀毫不畏缩,“是啊,我看你一直待在家里挺闲的,趁这时候教教小学生也不错不是吗?”

“我一点都不闲!”朱雀的话太过不中听,刺得鲁路修极力反驳,“你知道投资需要做的准备工作有多少吗?而且我还得做家务,给你弄吃的,我可没兴趣花时间在小鬼身上。”

“你赚的钱已经够多了,偶尔休息几天也没关系吧。”朱雀脸上依旧挂着微笑,又加了一句,“再说你现在还在干网上赌棋的事吧?”

“呜……”鲁路修呜咽了一声,借口道,“我也需要娱乐活动的时间。”

“你上网下棋我没意见,但是赌博不行。”

“放心,我保证只赚不赔,这也是赚钱的手段之一。”

“我们可没这么缺钱,那些网站都是违法的吧?你知道被你赢钱的那些人可能会因此困扰的。” 

“哼,敢出来赌钱就要有输的觉悟,没有几下子就敢出来赌棋,我只是给他们一点教训。”

“鲁路修!”

“好了,你就是想让我教那几个小鬼念书不是吗?”听朱雀的语气严厉起来,鲁路修连忙转换话题,然后瞥了对方一眼,“话说你自己干吗不去?别告诉我你连小学生的题都不会做了。”

“动脑子的事情还是交给你比较好,你以前不也一直教我念书吗?”朱雀眨了眨双眼,同样放软了语气。

不得不说朱雀的战略运用得当,先攻击敌人的软肋让其处于劣势,然后在将人逼到绝境前打出情理牌。鲁路修按了按太阳穴,发现或许当朱雀把那些小鬼带到他们家时,他就已经上了贼船了,“好吧……我教……”

“别说得这么勉强嘛……”朱雀用半哄着的语气道,“你又不是不会照顾人,对娜娜莉你不是一直很有耐心的吗?”

“哼,等那些小鬼有娜娜莉十分之一的可爱再说。”挥了挥手,鲁路修走下楼梯,在嘴角挂出一抹笑容,“既然要我教他们功课,那就得做好一定的觉悟。”

朱雀回到了他的岗位上,屋里只留下了鲁路修和三名等待补习的男孩。拿过男孩们的作业本,鲁路修粗略地翻阅了一遍,便叹气着扔回原处,手支着脸颊道:“这么简单的题目你们都不会做吗?”

鲁路修得到了一片寂静的回答,却不难看出男孩脸上露出的不满。叛逆期来得过早的小鬼真是麻烦,不知道朱雀为什么能和他们处得这么好。这样想着,鲁路修换了姿势架腿而坐,又发话道:“现在是质疑解答的时间,你们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先问我。”

鲁路修的提问似乎只是让房间内的空气更加僵持,让他不禁想问自己看上去就这么不平易近人吗?当然鲁路修不会认为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只有朱雀可以驯服的小孩,顽劣程度可见一斑。记忆中幼时的娜娜莉,那样的乖巧可爱,与眼前淘气的男孩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发现自己的的思绪有点游离,鲁路修拿起摊在桌上的作业本,说道:“既然你们没有什么问题了,那就开始做题吧,稍等我一会儿。”

把作业本上的错题摘抄出来打进电脑,然后打印成三份,鲁路修又回到了楼下的餐桌前,发现三个男孩正在窃窃私语。虽然没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内容也猜得出,鲁路修当做没有察觉,将三份试题分发在每个人的面前,“在半小时内把它们全做完,然后我来打分,准备好了就开始吧。”

将试题交到每个人手里,鲁路修将闹钟搁在桌前,自己便翻阅起了看到一半的小说,时不时地去关注一下孩子们的状况。不得不说那些孩子不仅不是读书的料,也不怎么把时间花在学习上,看着一堆习题苦思冥想的模样倒是像极了某人。记得小时候,朱雀就喜欢强行让他帮忙做作业,只记得那一年朱雀的暑假作业有大半都是自己完成的;到了高中朱雀却努力得像个优等生,只不过因为拖课太久,导致成绩比起优等生实在是差了一大截,那时鲁路修则会陪在对方身边专注疑难解答,望着朱雀面对习题苦恼的模样,忍不住在心中偷笑。 

想到这里,鲁路修的心情不觉好了很多,然而晃眼到三个男孩身上,却发现他们都停下了手中的笔。清了清嗓子,鲁路修出声提醒道:“你们的手停了。”

“太难了,这根本做不了。”其中一个男孩扔下笔后,另外两个也纷纷投笔罢工。

“我说啊……这些题都是从你们做错的地方摘抄下来的,连这都不会,就算是被拜托的,我也无能为力。”

“明明长得挺漂亮的,却那么凶,亏我奶奶还说你温柔的很呢……”

“还是个搓衣板。”

“真不知道哥哥看上你哪点了……”

虽然还都是小鬼,但每句话都完美地戳中了鲁路修最不愿意听到的部分,不过他还没有傻到会跟小孩一般见识。果然还是娜娜莉比较可爱,不过既然朱雀把人托付给了自己,那至少也得拿出点成绩。不言不语地站起身,鲁路修走进厨房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个昨天就做好的布丁回到座位上,自顾自地开始享用。就像朱雀经常抱怨的,他很挑剔,特别对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更加精益求精,布丁正好是其中之一,不过这次的成品让鲁路修颇为满意。

在几声咽口水的声响后,终于有一个颤微微的声音问道:“那个……好吃吗?”

“好吃啊,因为这是我做的。”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在听到紧接着此起响起的咽口水声后,鲁路修又加了一句,“如果你们能把这些题都做出来,作为奖励我就勉为其难地算上你们的份。”

*

只能说美食的诱惑有着它的强大效应,虽然磕磕巴巴,但是鲁路修还是勉强让那几个脑袋不怎么聪明的小鬼把他列出的题给做完了。

“鲁路修,今天感觉怎么样?”让自己带来的孩子回家后,朱雀笑着询问道。

“和小鬼打交道实在不是我擅长的,以后可别让他们来了。”说完鲁路修按了按自己胀痛的太阳穴,“我觉得这比我看了一整天的财务报表还要累。”

“是吗?不过我觉得你说不定挺适合当老师的,要不要试试去这里的学校应聘一下?听说他们缺教师。”

“敬谢不敏,我可不想天天穿着女装出门。”


评论 ( 1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