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番外1)

咳,其实我忘了说了,这篇文在上个星期就算是本篇完结了。

接下来是番外~番外~


注意!涉及角色死亡!!


---------------------------------------------------------------------------------


番外 朱雀Ver.


朱雀没有想到,他的生命这么快就到了尽头。


心电图“滴滴”的响声让卧室染上了一抹生命渐息的气氛,枢木朱雀——代替鲁路修成为Zero的他,如今只能靠各种仪器来维持自己为时不多的生命。


零之镇魂曲后的第十年,在战后复兴正要步向正轨之际,朱雀却突然倒在了KMF的机库中——若不是塞西尔最早发现了他,恐怕Zero的身份便要就此曝光了。原本只以为是劳累过度的朱雀,在娜娜莉一再的强烈要求下进行了一次秘密的身体检查,结果却是一张死亡通告。


得知自己命不久矣,朱雀的心境并没有什么波动,只觉得多年来透支体力得来的恶果终于报应到了自己身上。比起杯水车薪的治疗,朱雀选择将最后的时间花在整理Zero的工作上,好让自己死后现行的体系也能毫无停滞地运转下去。而当整理刚告一段落后,被疾病餐食的肉体便再也无法行动了。


朱雀最后的时光,便是在卧室的大床上,与仪器和疼痛一起度过的。


也许是因为已经无限接近死后的世界,朱雀眼前鲁路修的脸庞也异样的清晰起来。


不,并不是说在之前孤独的岁月里朱雀从未曾想起过鲁路修。事实上,他发现在鲁路修逝去之后,怀念对方变得更为容易——不用去想起恶逆皇帝的骂名,不用回忆横亘在两人之间无数的鲜血与牺牲,只需要记得那些早已逝去的温暖与甜蜜。


但这与那些回忆都有些微妙的不同。当朱雀在独自一人时默默回忆封存在久远记忆中的美好时,鲁路修的脸庞总是带着些许朦胧,仿佛朱雀的潜意识总是在美化自己的记忆。被柔光所笼罩的年轻面容上露出温暖的笑容,这些在鲁路修逝去前早已消失不见的珍贵画面便是朱雀时时在脑海回味的珍宝之一。


而如今出现朱雀眼前的鲁路修却是那么真实,就仿佛鲜活地站立在只有朱雀一人看得见的虚无空间中一般。


——或许很快就能与鲁路修重逢了吧。


然而朱雀本已模糊的大脑忽然意识到,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另一个世界的鲁路修。现在的他算是完成与鲁路修最后的约定了吗?更加重要的是,当记忆不再只是记忆时,那些不曾洗去的血色仿佛一道沟壑深深地嵌在两人之间。


——活下去!


猛然间,这个念头占据了朱雀的整个脑海,随着生命渐歇变得愈发强烈。是的,他还不能死,他不能就这样抛弃Zero的责任选择安详的永眠。代替鲁路修作为Zero“活下去”是他的承诺,也是对他的惩罚,就这样死去,他将会背弃与鲁路修的约定,也逃避了他本应承受的罪孽。


——活下去!必须活下去!不得不活下去!


如同绷紧的细绳终于被扯断,充斥在朱雀脑海的声音忽然消失了。与此同时原本几乎失去了知觉的沉重身躯好似突然重新接上了电源,朱雀缓缓地睁开不知何时合起的双眼。


与记忆中不同已经成长了的娜娜莉挂着悲伤的笑容立在他的床畔,在她的身边,杰雷米亚、罗伊德、塞西尔以及很多在他还未抛弃枢木朱雀这个姓名时的友人聚集在一起。


“朱雀,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相信哥哥也会告诉你,你完成了与他的约定。”


仿佛为了附和娜娜莉的话语,亚瑟跳上了病床,轻柔地舔了舔朱雀的手指。


——是吗?但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朱雀动了动嘴唇,然而虚弱的身体让他无法再将心中的想法化作声音传达出去。


抱着这个念头,朱雀的意识堕入了黑暗。


-----------------------


咳,请勿抽打LZ!

LZ表示下一章是最初承诺过的朱雀3P肉~


评论 ( 2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