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sychopath(11.5)

Interlude


鲁路修 POV


这一切从来都不在鲁路修的计划之中。


不管是与朱雀的重逢还是之后的事态发展,似乎一旦与朱雀牵扯上关系,事情就会脱离鲁路修的掌控,就好像冥冥之中有这么一个规则,名为枢木朱雀的人会是鲁路修最大的克星。


不是说鲁路修从未预见到朱雀的出现会给他的生活、他的理想带来变数,只是他和朱雀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


将朱雀送进疗养院不是他的本意。


看着对方犹如困兽被护工制住的时候,鲁路修的心中并不是没有浮现悔意,只是很快那一丝柔软便被另一股愤恨所替代——为什么朱雀就不能有一次站在他的立场考虑一下?永远只会固执地坚持自己的意见,从来不愿听见他人的劝说,朱雀从小到大未曾改变的特质令鲁路修又爱又恨。


只要愿意倾听鲁路修的解释,朱雀很快就会发现他所坚持的正义在腐朽又不知变通的法律体系之下只是个笑话。Zero的面具代表的正是法律所无法伸张的正义。


当然,他和朱雀之间的分歧并不只是对于正义的不同理念。


尤菲,光是想起这个名字就让鲁路修感到舌根苦涩,她是Zero的生涯中永远无法抹去的失败。对于鲁路修来说,天真又无害的尤菲也许会是Zero面前的麻烦,但永远不是一个必须去除的障碍。然而如今说再多都于事无补,尤菲已经死了,虽然不是鲁路修直接造成,却的确是受到了Zero的牵连。


只不过伤心愤怒的朱雀不愿意看见为了尤菲的死而感到痛心的人绝不止他一个。似乎在朱雀的眼里,鲁路修是一个残酷的冷血之人,但他不明白一开始正是胸口涌动的热血让鲁路修戴上了Zero的面具。


尤菲的死是一个错误,一个他与朱雀都不愿意发生的错误。但事实是它已经发生了,没有人能够改变过去,他们能够做的只不过是带着伤痛继续走下去。


鲁路修感到有些疲惫,他不知道朱雀何时才能看透这一点,什么时候才愿意从过去中彻底走出来。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希望再一次在逼仄的会见室中与对方见面。但这一切的绝对权全都在朱雀的手中,Zero的面具牵扯到太多,鲁路修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心软而做出不理智的行为,他只希望朱雀能够快一点看清事实。


事实便是,Zero的出现让民众看见了希望,在人们的心中Zero是一个游走在法律之外的灰色英雄。


*


朱雀 POV


朱雀至今不明白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


一夜之间,尤菲死了,而凶手Zero竟然就是鲁路修——那个曾经的玩伴,如今的恋人。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朱雀蜷缩在这个四周皆是白墙的房间角落,一遍又一遍地责问自己。究竟是哪里出了错?一切的发生都是因为自己吗?


过去弑父的罪孽让他不由地依赖起鲁路修,让这份逃避罪责的软弱蒙蔽的自己的双眼,就算依稀察觉鲁路修在对待Zero的问题上有些不同寻常,心中的依恋却让他选择了忽视不见。


然而就这样,尤菲死了,被Zero杀死了。如果可以早一步发现鲁路修就是Zero的真相,那么悲剧就可以被扼杀在摇篮中了吗?是的,一定可以的。然而一切都太迟了,朱雀觉得自己就是那个看着凶手手持凶器走在街上,却用手捂住双眼装作没有看见的懦夫。


如果说鲁路修犯下的是杀人罪,那么他就是那个帮凶。


然而当举起武器对准Zero这个仇人之时,朱雀还是踌躇了。那黑色的短发、紫色的眼睛、姣好的容貌……一切的一切都提醒着他,眼前那个是他深爱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是鲁路修?!为什么偏偏是他!!


心中的矛盾让朱雀几欲疯狂。身体中的血液仿佛沸腾了一般涌向脑部,冲破了他控制身体的闸门。朱雀痛恨欺瞒自己的鲁路修,更痛恨无法将罪犯逮捕归案的自己,就算在鲁路修将他扔进这个实质上的监狱,在内心的某处他还抱有一丝侥幸——鲁路修不是Zero的可能性。


不可原谅!Zero不可原谅!鲁路修不可原谅!枢木朱雀更加不可原谅!


猛然间,朱雀冷静了下来。既然他或是鲁路修都是不可被原谅的所在,那么他便有责任去结束这一切。


评论 ( 1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