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10)

Zehntes Kapitel


周围的空白场景如同被画笔涂抹一般显现出第一次遇上沉睡中的朱雀时所见过的锁链帷幕,鲁路修的记忆也与其一同在一一浮现。


零之镇魂曲、游行中的车队、泪水与鲜血……不再是幻想中呈现的似是而非的场景,记忆中鲜活的一幕幕重新回放在鲁路修的脑海。


鲁路修闭上眼,紧握手中三个朱雀在离开前留下的馈赠,虽然不知路在何方,但他却几乎可以肯定,他马上就能找到那个在水晶棺中沉睡的朱雀。


睁开眼,在锁链的尽头汇集的地方,与现实世界中如出一辙的C世界大门静静矗立在鲁路修的面前,被锁链紧紧包裹的模样仿佛在无声地呼唤着他解开其束缚。


鲁路修依着直觉向前迈进,踏出的每一步都让缠绕在四周的锁链如同受到惊吓的蛇群退散开去。随着鲁路修的前进,锁链占据的空间不断压缩,直至他站定在C世界的大门前,所有的锁链轰然断裂,通往未知的大门向他敞开。


在一望无尽的白色空间中, 那口水晶棺突兀地躺着,鲁路修手中的利剑刚一靠近,束缚在水晶棺外的锁链仿佛丝线一般全数断开,覆盖的锁链下,水晶棺中朱雀还是如同上次见到的那般安详地沉睡着。


“朱雀……”


鲁路修轻声呢喃着,朱雀身上的Zero服饰早已不再令他惊异,因为他已想起这是自己留给朱雀的惩罚。沉睡中的朱雀好似全然感受不到外界的变化,在两人最后的时光里早就无法得见的从容睡颜令鲁路修探出的手迟迟不敢落在他的身上。


正当鲁路修犹豫之际,一路上并未显现出任何特别之处的朱雀的三份赠礼,散发出了幽幽的光芒。


“这究竟是……”


鲁路修怔怔地注视着三个朱雀的幻影,他本以为他们不会再出现了。


“在你离去之后,我们随你来到了这里。”


“只有他独自留在另外一边。”


“品尝着只有他才能感受到的痛苦。”


三个朱雀如同一人一般轮流接过彼此的话头,不,也许是因为他们原本就是同一个人。


“然而当他来到这里后,那种痛苦将不再持续。”


“那是不能被原谅的。”


“所以我们封印了他。”


鲁路修下意识地向水晶棺望去,被封印的朱雀依旧沉睡着,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


“但是我们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力量。”


“特别是再次遇见了你之后。”


“我们本是一体,所以只要再次融合,他便会苏醒。”


朱雀虚影的话语仿佛是一道魔咒,打破了加注在沉眠朱雀身上的封印,随着三道幻影逐渐消融在水晶棺中,棺中人紧闭着的双眼微微颤动。


下一秒,熟悉的碧绿眼眸深深地望进鲁路修的眼底。


“鲁路修,我们终于还是殊途同归了。”


“啊,是啊。”


张开双臂揽住眼前的身影,鲁路修体会到了久违的温暖与安逸。


此时,鲁路修已经想起了他与朱雀的一切,他们的相遇,他们的重逢,他们的反目成仇,他们的再次携手,以及……他的死亡。


是的,鲁路修想起,自己早已死在了朱雀的剑下。


死后的意识漫无目的地徘徊在C世界中,仿佛没有尽头的刑期,直到他再次有了需要拯救的东西——那个他生前唯一没能给与救赎的人。


怀中的实质感让鲁路修充满了成功后的释然,然而当其退去后另一股复杂的酸涩萦绕在鲁路修的舌根。


——既然他已经死了,那么在这里的朱雀呢?


(完)

评论 ( 5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