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sychopath(10)

Document 10


男声A(由模糊到清晰):……尤菲死了。


男声B:(短暂沉默)啊,我知道,新闻里有报道。……(再次短暂沉默)抱歉,节哀顺变。


男声A:(声音微颤)她也是你的妹妹,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


男声B:我……(停顿)我感到很遗憾,我不知道你想要我说什么。


男声A:遗憾……(吸气声)她本来不应该死的。


男声B:我看过报道了,那是一场意外。


男声A:那不是意外,是Zero杀了她。


男声B:不,是意外。她当时不应该出现在那里。


男声A:是Zero!是你杀了她!


男声B:朱雀,你冷静点,先把枪放下来。


男声A:(愤怒)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男声B: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拜托,先放下你的枪。


男声A:……(哽咽)鲁路修,为什么是你?我那么相信你……


男声B:朱雀,(吞咽声)请你冷静听我说,不管你以为什么,那都不是真的,是你的妄想。把枪放下,我可以帮助你……


男声A:(激动地打断)妄想?妄想?!昨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


男声B:昨天晚上?我一个人在……


男声A:(再次打断)胡说,这里的电话没有人接通。


男声B:……(短暂沉默)这并不能证明什么。


男声A:那么告诉我上个月的12号,Zero在落基山脉发动炸弹袭击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男声B:(叹气声)我不记得了,那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男声A:一次是巧合,但不可能次次都是巧合,你就是Zero!


男声B:朱雀,不要再……


男声A:(自顾自地)证据明明都摆在我的眼前,除了娜娜莉以外我就是你最亲近的人,我早该发现的,只是视而不见而已。我可以在这一切发生前阻止你的……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尤菲!


男声B:(提高音量)朱雀!听听你自己说的话,根本毫无逻辑。快醒一醒吧,那都不是真的。


男声A:你是Zero,这就是真相。


男声B:你!(声音恼怒起来)好吧,退一万步来说,就当我是Zero,你有什么证据?


男声A:你是承认自己的罪行了吗?


男声B:如果这是唯一能够让你和我对话的方法的话,就当是吧。


男声A:尤菲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这样做……


男声B:朱雀,你的精神状况很不稳定,我建议你立即开始治疗。


男声A:尤菲在死前还请求我阻止你……(哽咽)她是真的关心你的啊!


男声B:尤菲让你阻止的是Zero,不是我。


男声A:你就是Zero!


男声B:(无奈又恼怒的叹气声)你究竟要我澄清多少次我不是Zero?


男声A:那你拿出你不是Zero的证据!


男声B:(短暂的沉默)


男声A:你没有,所以你就是Zero!


男声B:(缓慢地)朱雀,再让我重复一遍。你需要治疗,让我帮助你。


男声A:(深吸一口气)我要逮捕你。


男声B:这对你我都没有任何好处。


男声A:将Zero抓捕归案就是最大的好处。


男声B:朱雀……


男声A:(打断)不要喊我的名字!你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男声B:我·不·是·Zero。


男声A:(声音颤抖)我真的很想相信你……


男声B:那就相信我。


男声A:——但你欺骗了我。


男声B:我没有……


男声A:不要狡辩……啊……(痛苦的呻吟)


男声B:(焦急)朱雀?你头很痛吗?


男声A:别过来!把手举到我看得见的地方!


男声B:朱雀,你病了,我只想知道你病得怎么样,我只是想要帮助你。


男声A:不要靠近我!


男声B: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对你没有任何歹意?


男声A:你敢对着死去的尤菲发誓你不是Zero吗?你敢吗?


男声B:我——(停顿)


男声A:看着我的眼睛,你敢说尤菲不是因为你而死吗?


男声B:(低声)这有什么意义呢?


男声A:回答我!


男声B:(声音放柔)朱雀,你真的想要把我送进监狱吗?你应该知道如果其他人相信了你的指控会发生什么。


男声A:我不能原谅你……你毁了一切。


男声B:毁了一切的人不是我。


男声A:(痛苦的呻吟)今天的谈话我都录了音,这些就是证据。我得逮捕你。我必须逮捕你。那是我的职责。


男声B:(短暂的沉默)朱雀,你不想的。


男声A:别动。(手铐的声响)……鲁路修?!你……(倒地声)


男声B:……(轻声)睡个好梦,朱雀,等醒来就全都过去了。


(录音被掐断)


评论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