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9)

Neutes Kapitel


这是鲁路修第一次在这个空间里看见除他与朱雀以外的人类,但这也太多了。被狂热的人群挤在中间,鲁路修根本无法选择自己前进的方向,只能在推搡间随波逐流。


密密麻麻的脑袋阻碍了鲁路修的视线,让他无法看清自己究竟在哪里,只能通过压抑的窃窃私语推断出这也许是一个游行,虽然作为一个游行气氛实在太过安静诡异。


鲁路修暗自祈祷最后的那一个朱雀也在人群中的某处,最后能在下一秒就出现在他的眼前。现下的状况使得鲁路修根本无法有效地搜寻朱雀的所在,也许他曾经期望过能够在这个奇怪空间里遇到其他人,但绝不是这样的状况——鲁路修甚至不能肯定地断定周围这些是不是人类。他们就像是雕塑家们在塑造作品的最后关头犯了懒,躯体衣物全都如同现实世界一般真实,只有脸上的五官一片模糊地扭曲在一起。


“来了,来了。”


伴随着悉悉索索的话音,人群停止了移动推搡,静默地站在原地,将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远处的一点。


鲁路修循着众人的视线向远处眺望,在被坦克以及KMF护送下慢慢驶来的游行车队中,他捕捉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没错,那不是别人,就是他自己。


鲁路修诧异地打量着身着皇帝白袍端坐高处嘴角带着嗤笑的男人,那就像是镜中的自己,那么的熟悉。然而那又肯定不是他,因为他现在就站在人群里。


鲁路修简直要被其中的哲学意味搞晕了,但是既然这空间里能有四个(三个杀了他一次和一个躺在水晶棺里的)朱雀,那显然有两个鲁路修也是可能的。


然后鲁路修又看见了,他一直在寻找的对象。做着Knight of Zero打扮的朱雀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脱离了两侧的人群,以人类不可能做到的矫捷身姿躲闪过阻拦的护卫和KMF,向着另一个鲁路修所在的车辆冲去。


——不可能……不应该是那样的。


脑海中不断尖叫着的困惑与不解在看清朱雀手中握着的长剑时攀升到了顶峰,鲁路修大张着口,像是在观赏一部荒诞的默片一般眼睁睁看着朱雀将剑刃刺入另一个鲁路修的胸膛——那一刻周遭所有的声音都如退潮时的湖水一般退去了,只剩下白色长袍上逐渐扩散的嫣红和行凶者脸庞落下的透明液体不断灼烧着鲁路修的双眼。


——为什么?为什么朱雀会将剑捅入他的胸口?为什么……朱雀又在流泪呢?


仿佛感应到了鲁路修无声的询问,朱雀蓦地扭过头,穿过层层叠叠的人影笔直望向鲁路修。同一时刻鲁路修发现原本的人群已经连同那具倒在阶梯下的“自己”的尸体一起消失无踪,这里又成为了只有他与朱雀两人的空间。


——果然这只是又一个梦境?


如此想着,鲁路修低下头,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衣着不知在何时变成了被鲜血染红的皇帝长袍。再抬起头,对上的是朱雀控诉的眼神。


——你杀了“我”,为什么却要用自己是受害者的眼神看着我?


混乱的大脑忽然被一种熟悉感所侵袭,在意识到之前鲁路修已经脱口问道。


“这是我下的命令吗?”


朱雀没有回答,只是原本从眼眶中流下的清泪慢慢变为了血的颜色。


也许是因为这片奇特的空间,鲁路修第一次将心底的声音毫无隐瞒地化作语言。


“朱雀,我想带你一起走的,但是我别无选择。”


原本绷成紧直线条的眉眼瞬间舒展了开来,血泪下的朱雀流露出释怀的表情。


“代替你留下也是我的选择。只是我想亲耳听你说出这句话。”


朱雀双颊的血泪消失了,身体也渐渐变得透明起来。鲁路修疾奔而去,却也没来得及让指尖感受到朱雀留下的温度,只有那一柄带着血色的利剑透着丝丝寒意,差点将他冻伤。


评论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