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8)

Achtes Kapitel


漫步在望不见边际的白色,鲁路修有种错觉在这整个诡异的空间里只剩下他一个活物。当几临崩溃无法承受下去时,鲁路修都会去轻轻触碰身着圆桌制服的朱雀留下的徽章,每每都会带给他淡淡的暖意,支撑着他继续寻找朱雀。


鲁路修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也不知道距离上次遇见穿着圆桌制服的朱雀过了多久,甚至于在这个空间里他都无法感受到身体上的疲惫。但是漫无目的的行走还是让他感到了倦怠,鲁路修停下脚步,站在一片虚无之中,思索着接下去前行的方向。


眨眼之间,白雾茫茫中似乎若隐若现地藏着什么,让鲁路修不由地追寻而去,虽然仍旧不能看清,却可以感觉到那是一个熟悉的地方。地面由无止尽的白色变为了绿色松软的草坪,精心放置的灌木花丛也开始进入视线,猛然间一阵狂风刮过迷雾散去,鲁路修发现自己已置身于阿修福德学院屋顶花园——那个他们在米蕾的指挥下建起的地方,而身着学生服的朱雀正立于其中。


“朱雀。”


鲁路修感到积压在胸口的巨石瞬间滚落,不假思索地便向着花园中熟悉的身影走去。


“停下。”


鲁路修怔了怔,不解地看向朱雀。记忆中如同旭日的灿烂笑容被毫无温度的假笑所替代,在鲁路修眨眼的一个瞬间,几步之遥的朱雀又变得遥远——鲁路修又回到了最初屋顶花园外的位置。


“你会破坏这里的。”


朱雀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却异于常理得清晰。


“什么?”


大脑一时无法理解方才发生了什么,鲁路修摸索着举步向前,然而却像是走在一道不停后退着的履带上,而花园还是在那个触手可及的“远方”。


放弃了无谓的尝试,鲁路修索性彻底停下脚步。


“朱雀,我只是想和你谈谈。”


“谈什么?谈你为什么要破坏这个美好的回忆吗?”


朱雀的指责好似化作了实体重重砸向鲁路修,让他不禁苍白了脸色咬紧嘴唇,片刻后才重新找回声音。


“你知道,这也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朱雀没有立即回答,沉默中不知从何处吹来的微风拂过草地,发出细碎的沙沙声。


“但你还是选择毁了它。”


随着朱雀的话语,花园里的植物以看得见的速度枯萎下去,只是转瞬的功夫,原本生机盎然的人间桃源便化作了时间的残垣断壁。但同时,一直阻碍着鲁路修前进的无形之力也一起崩塌了,鲁路修不假思索地向朱雀走去。


“我选择的是保护它,只是……用错了方法。”


“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朱雀收起了毫无意义的假笑,用空洞的眼神望着周围花园的残骸。


“过去的确无法挽回,但是我们还有明天。”


虽然极其细微,但是鲁路修捕捉到了朱雀冰冷的表情产生了些许细小的变化。


“其实这个花园一直都没有枯萎,你是知道的。”


话音落下,花园顿时恢复了生机,又枯黄化为碧绿,几束烟火打上天空,绽放出绚丽的色彩。


“这就是你承诺的明天吗?”


朱雀脸上的微笑如同昙花一现,在鲁路修能够看真切之前,便随同他的身影一起消失在鲁路修的视野,只留下一句轻语顺着微风飘荡在耳畔。


“果然,这个我还是无法真正恨你。”


屋顶花园再次消失在一片白茫之中,只留下了一张掉落的照片——阿修福德学生会的成员的笑容被永远留在了那里。


评论 ( 1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