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sychopath(9)

Document 9


日期:XXXX年XX月XX日  主治医师:鲁路修·兰佩洛基


访谈记录


医师:我开始觉得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在这里见面了,因为显然在这个办公室以外对你的心理健康治疗起到了更大的作用,每一次走进这个门口你都显得比上一次心情更好。


来访者:鲁路修,我向你发誓,和你的谈话绝对不是毫无帮助。只不过最近好事接二连三地发生,我只是情不自禁。


医师:所以说,果然是“那个原因”。


来访者:鲁路修,你也知道了?


医师:当然,毕竟各种媒体上铺天盖地都是这件事,想要不注意到也很困难。


来访者:那鲁路修你是怎么想的?


医师:什么意思?


来访者:尤菲呼吁Zero自首,让我听见了许多以前没有听见过的声音,至少她让许多人看清了Zero并不是正义真正应该有的模样。那鲁路修你呢?之前你一直在问我对Zero是什么看法,鲁路修你又是主张哪一种看法的?


医师:……(短暂沉默)我觉得这个问题并不能武断地用支持哪一边来回答。客观地来看,Zero的出现给社会带来的既有积极也有消极的地方。的确,他做的事情并不在法律所容许的范围内,任由他继续也许会对法律造成动摇,但同时他也提醒着人们法律的局限性。


来访者:所以,你并不觉得Zero做的不对?


医师:不,我说了我并不支持任何一方,只是做客观评判而已。


来访者:但我觉得每个人总应该有自己坚持的信念。一切正义的行为都不应该超出现有法律,否则就该视为犯罪。Zero的所作所为就算有他积极的一面,但却让维护法律变得更为困难,所以我一定要把Zero捉拿归案。


医师:就像我说的,两方面,但显然你只看重消极的那一面。


来访者:鲁路修……


医师:停,别让我们再继续下去了,我说过不会评判你,这句话依然有效。让我们聊点与你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的话题,比如说尤菲。她这次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身为下任总统的有力竞争者的女儿,一向只关心慈善事业的尤菲米娅突然公开发表对Zero一事的看法”,你知道很多人都把这看成是一次政治作秀。


来访者:尤菲还是你的妹妹,不止和我息息相关。


医师:……好吧,你说到点子上了。我承认有些在意许久不见的妹妹的事,而现在显然是你与她更为亲近,所以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


来访者:鲁路修,你有没有考虑过和尤菲相认?我知道,你也许有自己的理由,但我相信尤菲一定会理解你的,只要你不愿意,她不会告诉别人,所以为什么不去见见她呢?我看得出来,她非常想念你和娜娜莉。


医师:不,还是再等等……我还没想好怎么面对那些“家人”……


来访者:你还对你父亲对你母亲的死置之不理一事感到介怀吗?


医师:哈,我是不会原谅那个男人的。


来访者:你怎样看待你的父亲我不会多嘴,但这一切和尤菲没有关系,不是吗?


医师:(短暂沉默)……我说了再等等。等时机到了我会去见她的。(停顿)所以现在尤菲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加上之前的绑架人质事件里Zero曾经救过她一次,她的公开演讲让Zero的支持将矛头都指向了她。


来访者:的确有一些不理智的声音,但尤菲和我都感到很乐观,因为她做了正确的事情,就算那些人现在无法理解,总有一天也会明白的。


医师:正确的事情?无意冒犯,但是呼吁Zero自己站出来认罪……我的意思是,如果Zero真的如你所认为的那样十恶不赦,这根本是一项无意义的举动,不是吗?


来访者:尤菲就是那么善良,因为Zero曾经救过她,所以她觉得就算Zero也能改过自新,成为一个好人。


医师:(长时间的沉默)……啊,这样吗。


来访者:鲁路修,你怎么了?忽然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医师:不,我想只是在办公室坐了太久的缘故,这也算是这份工作的弊端之一。


来访者:(轻笑声)就算换了份工作,鲁路修你也不愿意离开办公室的吧。


医师:哼,抱歉,我就是不喜欢运动了。


来访者:我不是要对你的生活方式评头论足,不过为了身体的健康,还是多运动运动比较好,否则你小时候也不会总被人嘲笑像个小姑娘了。


医师:几个星期前你连认得我的事都还不记得,而现在你已经想起来我被嘲笑的糗事了?说真的,朱雀,我开始怀疑起你对我的感情了。


来访者:怎么会呢,不管鲁路修是怎么样的我都喜欢。


医师:我觉得我已经对你的甜言蜜语免疫了。


来访者:那鲁路修你的意思是不是今天晚上我不能去你家了?


医师:……我并没有这么说过。


医师的心理评估与诊断


(空白)


评论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