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7)

Siebtes Kapitel


当身着皇室专属骑士制服的朱雀突兀地出现在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时,鲁路修已经学会了不再惊讶,只是在视线接触到白色布料上刺目的血迹时才微微挑起眉。他停下脚步,四周的空间果然已经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切换到了一个室外的会场。用不着看见遍布在会场的斑驳血迹和弹孔,鲁路修已经认出那边是宣布日本特区成立时的会场。


——尤菲。


曾已愈合的伤口被残忍地再次撕开,带给鲁路修的是胸口处熟悉不已的剧烈疼痛。他努力定了定心神,举步向朱雀走去。


“鲁路修,为什么是你?”


沾染着血色,朱雀仿佛一头受伤的猛兽,迷惘的眼神聚焦在鲁路修的身上。在他微微颤抖的右手中,一枚带着羽翼的骑士受封徽章分外刺眼。


鲁路修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事实上花费了那么久的时间他从未找到过答案。所以他只能沉默地继续接近朱雀,希冀这个举动不会引起对方太过剧烈的反弹——虽然在这个空间的死亡似乎并不是什么具有永久效果的事情,但那和现实里一样痛苦,鲁路修并不想重温一次。


“就算我曾经有所怀疑也没有相信……所以鲁路修,为什么偏偏是你?”


“朱雀……”


也许是鲁路修的祈祷起了作用,朱雀仿佛并没有真正看见鲁路修一般,继续用呢喃的话语轻声重复着没有答案的问题。而他脸上矛盾不已的痛苦表情更是让明知这不是现实的鲁路修依旧为之心中一恸。


“为什么Zero偏偏是你,为什么你要杀死尤菲?”


好似一只慢慢从梦境中苏醒的猛兽,朱雀的每一声质问都愈加激烈,充满恨意的声音几乎回荡在整个空间。


“杀死尤菲是一个错误,只是它已经无法挽回了。我能够做到的只有弥补。”


鲁路修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错误的选择。然而结束就如同开始一样突然,朱雀又平静了下来。不,不是平静。身上染血的骑士服瞬间化作了圆桌骑士的熟悉制服,朱雀仿佛化作了一块人形的坚冰,用冻彻骨髓的凛冽目光冷冷地注视着鲁路修。


“所以我发誓了,‘能杀死Zero的,只能是我’。”


“那么就动手吧,直到你的恨意消失为止。”


鲁路修闭上眼睛,等待不可避免的死亡来临,然而等来的却是朱雀一句困惑的低语。


“可是它没有消失。为什么杀了你也无法减轻那份仇恨?”


“因为你并不恨我。”


这一次鲁路修没有迟疑,他向前倾身,用尽所有的力气搂住朱雀。


“你恨的只是自己的无能为力和无法挽回。”


“我……”


一声轻不可闻的呢喃徘徊在耳边,鲁路修更加用力地搂住对方,却觉得怀中一空。回过神来,朱雀早已不在那里,只有那枚骑士徽章紧紧地躺在他的脚边。


蹲下身将徽章拾起,不知是不是鲁路修的错觉,在重新回到空白一片的空间中,金属制的徽章仿佛闪烁着曾经主人灵魂的光芒。小心翼翼地将其收起,鲁路修知道自己得启程寻找下一个朱雀。


评论 ( 1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