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sychopath(8)

Document 8


日期:XXXX年XX月XX日  主治医师:鲁路修·兰佩洛基


访谈记录


医师:你又来了。


来访者:你知道,如果每次你都是这样迎接我的话,我会误以为你非常不想看见我。


医师:我只是以为上次的毫无进展足以让你重新考虑对心理医生的选择。

来访者:我能说什么呢?你是我最信任的人。


医师:(叹气声)你永远都是那么固执。


来访者:(轻笑)而你永远最了解我。


医师:好吧,看来今天你心情不错。


来访者:没错,猜猜我今天遇到谁了?


医师:这我可猜不出,毕竟我对你的交友圈没有太多认知。


来访者:尤菲!我见到尤菲了!


医师:你说的尤菲是指……


来访者:没错,就是你的妹妹。


医师: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也有交集……而且严格意义上来,她只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来访者:鲁路修,没必要表现得那么冷淡,尤菲可是和我说了很多你们小时候的事情。


医师:你把我们的事告诉尤菲了?!我知道你总是在动得比想得快,但这也……


来访者:放心,尤菲不知道我认得你的事情。我只是和她聊了聊最近新认得的“某个朋友”,然后她告诉我她曾经也遇见过类似的人,当然没过多久我就意识到我们在说的其实是同一个人。


医师:(很长时间的沉默)……我不觉得你把我和你的关系告诉尤菲会是一个好主意。


来访者:我这不是还没说嘛。对了,我还没告诉你我今天为什么会遇到尤菲呢。


医师(狐疑):为什么?


来访者:这是这段时间以来发生在我身上最幸运的事,(停顿)——当然与鲁路修你重逢除外。


医师(敷衍地):我在听着,不用讨好我,直接说重点。


来访者:尤菲把我举荐给了局长,这样我就可以正式参与调查Zero的案件了。


医师:局长?你是说修奈泽尔?


来访者:诶,原来鲁路修你已经知道了啊……我原本还想让你大吃一惊呢。


医师:你以为尤菲为什么可以接触到修奈泽尔?他也是我的哥哥。


来访者:你这不是很关心你的兄弟姐妹嘛。


医师:知道他们的职业不代表很关心他们……说到底,我为什么要和你解释这些?


来访者:(窃笑)我不知道,不如鲁路修你告诉我?


医师:比起这些我们还是谈谈你的事情吧。所以你想告诉我的好事就是你被准许加入Zero的调查了?


来访者(疑惑):是的。鲁路修,怎么了?你好像并不怎么高兴。


医师:通常情况下,我一定会对你说“恭喜你”,可是Zero……


来访者:我只是想抓住Zero。就算是你也没有办法说服我改变主意。


医师:我只是站在心理医师的角度,不赞成你继续插手Zero的事,这对你有害无益。


来访者:只要Zero被绳之以法,就都结束了。


医师:我这是没法说服你了吗?


来访者:Zero的案子我是参与定了。


医师:你该听听自己的话,一旦涉及Zero时就充满了不可理喻的执念。


来访者:……(沉默)


医师:又来这一招?好吧好吧,那么就让我们换个话题。比如说你是怎么遇见尤菲的?


来访者:尤菲?我之前被误当做凶手被释放后,在街上偶遇的。她当时正好从大学里溜出来玩,我就带着她一起去逛街了。


医师:和一个女孩刚认识就出去逛街?你还挺“能干”的嘛。


来访者:鲁路修,你是吃醋了吗?


医师:如果我说是呢?


来访者:放心吧,我的爱永远属于你。


医师:(诡异的短暂沉默)……话说,我还没有问过你,在遇到我之前,你交过几个男朋友和女朋友?


来访者:这重要吗?


医师:就说吧,到底有几个?


来访者:我说鲁路修,你该不会和我是第一次吧?在这自由的大美利坚,我简直不敢相信!


医师(咬牙切齿):是又怎么样?这是我的自·由吧?


来访者:其实知道我是鲁路修的初恋,还是挺高兴的。


医师(讥讽地):能让你高兴真是我的荣幸,但总之反过来就不是了,我说的对吗?


来访者:反过来?(恍然大悟)不是啊,鲁路修也是我的初恋。虽然抱歉,把你忘记了。


医师(态度柔和下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来访者:鲁路修……


医师:朱雀……(布料摩擦的声音)不,先关录音。


来访者:你居然还在录音?


医师:只是职业习惯罢了。


(录音中断)


医师的心理评估与诊断


(空白)


评论 ( 2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