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sychopath(7)

哈哈哈~我来填坑啦~


Document 7


日期:XXXX年XX月XX日  主治医师:鲁路修·兰佩洛基


访谈记录


医师:看到你站在这里,我又想起了我岌岌可危的医师执照。


来访者:不想见到我吗,鲁路修?


医师:不,毕竟是我提出你还能来这儿的,不是吗?


(一阵沉默)


来访者:(轻笑)在那一晚后坐在这里同你讲话的确感觉有些尴尬……


医师:尴尬?我以为你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


来访者:我感到自己受到了伤害,这是心理医生该说的话吗?


医师:好吧,那让我们回到医生和病人的身份。今天你想要和我聊什么?(停顿)——我假设你的确有什么想聊的吧?不然没有必要走这一趟,毕竟你随时可以打我电话,非工作用的那一个。


来访者:我还在离职阶段,你懂的,我需要心理医师的证明。


医师: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资格给你任何证明……或许我该把你转给别人。


来访者:不,我不想去见别的心理医生。


医师:但是我觉得我已经不能给你客观的评价了。


来访者:鲁路修,你不是一开始就认出我来了吗?难道你不该从那时起对我就不是那么的客观了吗?


医师:……你该知道关于医师执照的事情其实我不只是在开玩笑吧?


来访者:只要没有人知道就行了,我很擅长保守秘密。拜托了,鲁路修,我需要你。


医师:(叹气声)我觉得总有一天我会后悔这个决定的。


来访者:鲁路修,谢谢你!(停顿)那我现在可以拿到我的复职证明了吗?


医师:……别让我现在就后悔我的决定。


来访者:好吧,那我现在应该向你坦白什么?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


医师:那让我们继续谈谈Zero的事情吧。你还在追查他?


来访者:上司已经警告我如果在插手不该管的事情,就算拿到了复职证明也别想再出外勤。


医师:那能阻止你?


来访者:好吧,我的确有在查。非官方的。


医师:有没有考虑过你的这种执着是不健康的?


来访者(情绪激动起来):不,Zero是必须铲除的对象,我有义务将他逮捕归案。


医师:看,这就是我说的不健康。每次提起Zero,你的反应都太激烈了,不只是警察听见罪犯名字的反应。


来访者:我不知道。也许是Zero的做法真的触到了我的底线?我忍不住去想被他害死的那些无辜者。你知道吗?报纸上将他称作“黑暗英雄”,好像所有人都忘记了那些被牵连的牺牲者。


医师:社会的舆论导向不一定是正确的,别因为几篇不知所云的报道让自己迷失在愤怒里。


来访者:这不是舆论导向的问题,而是我对Zero的做法感到愤怒。


医师:看,就像我说的,现在的问题是你的愤怒管理。一旦提起Zero,你就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


来访者:我没有。说过了,我只是厌恶他的行事罢了。


医师:但是正常情况下,人们不会因为提起一个厌恶的人就激动得想要摔杯子。


来访者:我……鲁路修,这真的是心理咨询该使用的谈话方式吗?


医师:不是,但严格意义上你也不是我的病人了。要改变主意让我介绍新的医生给你还来得及。


来访者:我不需要医生,我只需要我的复职证明。


医师:你知道,这个态度会让你永远拿不到复职证明。


来访者:……(沉默)


医师:还有沉默也是。


来访者:能不能别再提Zero?


医师:你厌恶Zero是不是还有别的一层原因在?


来访者: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我重复过很多次厌恶他只是因为他自诩正义的做法。(停顿)——随意夺走他人生命、给别人带来恐惧的行为绝不可能是正义。


医师:好吧,朱雀,我就直说了。你是不是从Zero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来访者:你这是什么意思?


医师:你父亲的事情。


来访者:……(动摇)


医师:抱歉,我知道你并不想提及这件事,但既然你还想让我当你的心理医生,我觉得我们还是有必要一谈。


来访者:……(继续沉默)


医师:在你十岁那年,你为了自己所以为的正义亲手杀死了你的父亲。你是不是觉得Zero所做的事情正如同你当年的所为,所以为了纠正当年没能够挽回的错误才……


来访者(激动地打断):不!我们是不一样的!


医师:朱雀,你不能总是逃避。放心,在我这里,我会帮你保守秘密,所以为什么不放开一谈呢?


来访者:杀死父亲是我犯下的罪,既然已经想起,我便不会逃避。但我对Zero的观感与此无关。


医师:那么告诉我,你对Zero异样执着的背后究竟是什么?


来访者:(很长时间的沉默)……鲁路修,为什么我觉得你总是在袒护Zero?


医师:好了,我认输。让我们暂且抛开这个话题。


来访者:与男朋友相处时总是提起Zero那个名字的人不是我。


医师:所以,现在你是我的男朋友了?


来访者(语调轻快起来):你想要否认吗?


医师(羞涩):不……当然不是……


来访者:等到医生病人这些事结束,我会把你介绍给警局同事。


医师:你是真的想让我吊销执照的吧。


来访者:鲁路修,你知道我不会有那种想法。如果觉得这样不够诚意,也许我可以换个方法表达对你的感情?


(唇齿交缠的声音)


医师:(喘气声)等、等等,让我先……我觉得接下去的内容不适合出现在录音里,不管是不是正式报告。


(录音被截断)


医师的心理评估与诊断


(空白)


评论 ( 1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