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YOU CAN(NOT) REDO(15)——YOU CANNOT REDO-8

YOU CANNOT REDO-8
C.E.2021年1月11日
半夜的铃声扰人清梦,鲁路修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正好对上了枕边的电子钟。时间指向凌晨三点多,在床头柜上不断叫嚣且振动个不停的手机还没有被及时接起,这时候的电话不是恶作剧就是有大事发生,本就睡得较浅的鲁路修已经完全清醒,在基本排除了前者之后,推了推身边睡前又灌了一堆安眠药的朱雀。
“喂,是我,什么事?”身边的朱雀努力地撑起身子摸向还吵得惊天动的手机,与残存在体内的药物做斗争。鲁路修目送着朱雀摸下床摇摇晃晃地向浴室走,他知道对方需要一些冷水来使自己完全清醒过来。到头来还是没能解决这个安眠药与噩梦之间的矛盾,只能由着朱雀用安眠药麻醉自己,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Code的作用下药物的副作用似乎并不那么显著,只有像这样在药效未过时被吵醒,朱雀才会显得很痛苦。
摸到床头灯的开关,让室内得以有一点照明,鲁路修眯着眼睛适应了下突来的光亮,觉得今晚自己似乎又睡不太着了。本想坐在床上静静等着朱雀回来再问他出了什么事,鲁路修却等来了浴室门与整个房间的自动门同时开启,让他一时不知该将注意力放置于哪一边。
“对不起,这么晚打扰了。”
伴随着娜娜莉的声音,起居室那边的灯亮了起来,鲁路修跳下床正好撞到了从浴室中走出的朱雀。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眼前的人,朱雀只是怔怔地望着前方,揣着手机的右手还在微微颤抖,鲁路修直觉明白过来对方不是还未清醒,而是刚才的那通电话的内容足以让他清醒到动摇。
“出了什么事?”鲁路修脱口而出。
“哥哥,朱雀,我进来了。”与此同时,咲世子的脚步声与娜娜莉轮椅的声响也已至卧室门口,还未得到答案的鲁路修下意识地将头转向另一边。娜娜莉和咲世子与他们一样身上还穿着睡衣,只是在外面披了一件外套,脸上写满了无从掩饰的焦急。朱雀半夜接到电话不是第一次,但是引得娜娜莉急迫地来找他们却是头一次。 
“E.U.宣布退出超合众国。”
朱雀冰冷的声音让鲁路修一个激灵,然而那句话的内容带来的冲击足以在瞬间让他忽略对方的语气,鲁路修此时只觉得手脚冰冷,像是身体内的血液在一瞬间全部倒流回了心脏。太快了,虽然鲁路修知道合众国的制度可能不会维持太过长久,毕竟那只是当时用来对付布里塔尼亚帝国成立的临时机构,在没有了布里塔尼亚帝国这个超强帝国的存在后,在战后一时抑制战争再起后,超合众国的约束力渐弱也是可以预见的。但是现在布里塔尼亚合众国成立还未满两年,E.U.在这时就退出超合众国,这意味着他预想的这一天提早到来了。
“E.U.中央会议场当地时间今早做出的决定,具体声明现在应该已经向媒体发布了。”娜娜莉的声音明显在颤抖,“哥哥,抱歉具体的情况现在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现在要和朱雀赶去商讨对策,修奈泽尔哥哥已经在那里等我们了。”
“嗯,娜娜莉,我准备好了便在大厅等你,你也先去换套衣服吧。”朱雀的声音比刚才柔软了很多,但是眼神也从之前的动摇变得阴沉下来,那是他强压下变故带来的冲击后常有的表情。
咲世子推着娜娜莉离开了房间,朱雀已经开始穿戴起Zero的装扮,还没有掌握到足够的情报让鲁路修一时无从开口,他知道现在朱雀和娜娜莉所知的也不会比自己多多少,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朱雀,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
“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请求你的帮助的。”在带上Zero的面具前,朱雀微微点下头,然后消失在关闭的移动门后。
*
C.E.2021年1月12日
被留下的鲁路修再次感到了被娜娜莉和朱雀抛在身后的无力感,自那天半夜的匆匆离去之后,他便再没见到两人回来的身影。打开电视,几乎每个电视台都在轮番报道E.U.退出超合众国的最新消息,在这些新闻中鲁路修还时不时能见到米蕾的身影。
“我们欧罗巴联合共和国经过决意,决定退出超合众国,因为我们很遗憾地发现超合众国现在所实行的制度并不能为加盟国保证真正的公平以及利益。首先,采用民主制度进行决意的超合众国中,身为议长的皇神乐耶却并非由选举而产生。其次,根据国家人口比例决定各个国家投票数这一政策使得人口总数本就占少数的E.U.在一开始就处于不利的地位,而人口大国便能得到超合众国中的话语权和决定权。最后,放弃军备与黑色骑士团签署契约以获得军事安全保障,对于这一点我们不得不很遗憾地表示这并非维持和平的手段。自从前领导人Zero辅佐布里塔尼亚合众国代表起,我们并不认为还有一个人可以保证他公平公正地管理运营这庞大的军队,而不是将其用于自己的野心。因此为了我们国民的安全与国家的发展,我们决意退出超合众国。”
鲁路修半卧在沙发上听着电视中的各界声明、评论以及预测然,而他知道超合众国的瓦解已经提上了日程表。
战后利益分配不均造成的分裂,多么现实又讽刺的结果。
E.U.作为战后的一大势力在高调宣布退出超合众国后,那些从中华联邦分裂出的小国以及脱离布里塔尼亚殖民的新兴国家也会随之动作。而最终会留守在超合众国的恐怕只有布里塔尼亚合众国、中华合众国还有日本吧。唯一能够庆幸的只有“恶逆皇帝”所留下恐怖记忆还没有完全从人们的脑海中消失殆尽之前,大规模战事短时间内不会再起。
——现在朱雀和娜娜莉一定正忙得不可开交吧?
鲁路修多想在这种时候为他们减轻一点负担,而不是在家中将所有的电视台看一个遍,从屏幕中看到两人略显疲惫的身影。朱雀和娜娜莉忙得甚至没有找他做参谋的空隙,而自己相较下极端的空闲让鲁路修感到的是另一种煎熬。
长叹一口气,鲁路修继续按动遥控器,曾经的他是那个站在世界局势这个漩涡中央的人,而如今他只是一个无法伸出援手的旁观者,这难道就是对“已死”的他最大的惩罚吗?
*
C.E.2021年1月18日
朱雀已不知连续工作了多久,然而身体的疲劳并不能填充内心的空洞。E.U.的退出已成定局,这意味超合众国将不再是那个可以约束几乎全世界各国的国际组织,并给现今的局势带来巨大的波澜。
朱雀不觉地感到害怕,害怕可能随之到来的战争,害怕曾经与鲁路修的决定又是一个错误,害怕是自己的无能才没能延续零之镇魂曲后的安定……
朱雀逼迫自己不去做这些假设,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事物上,然而此时此刻大多人已到达了体力上的极限,包括修奈泽尔和卡诺也选择了暂时的休息。坐在轮椅上的娜娜莉头一点一点地打着瞌睡,朱雀放下手中的电脑,单膝跪在轮椅前轻声呼唤道:“娜娜莉,你这几天来太辛苦了,先回去好好睡一觉吧。”
半睁开双眼,娜娜莉淡紫色的双眸注视了带着面具的朱雀片刻,才细声细气地回答道:“那Zero也与我一同回去吧。”
迟疑了片刻,朱雀点了点头,他知道如果现在自己不选择答应,恐怕娜娜莉也不会安心地回去休息。
“我去准备车辆。”
*
回到家中目视娜娜莉被咲世子推走后,朱雀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在那里鲁路修在等着他,“朱……Zero,娜娜莉也回来了?”
“嗯,娜娜莉已经去休息了,她让我转告你,她很好。”脱下面具和斗篷,朱雀甩了甩脑袋,就算是他长时间带着这个头盔也会感到有些气息不顺畅,他想先去洗个澡清醒一下,然后再做些什么。是的,他不得不去做些什么,否则焦躁不安会啃噬他的内心。
“你也去休息一下吧,你的脸色很差。”
鲁路修的眉头紧蹙着。朱雀觉得对方想问些什么,却又迟疑了。鲁路修的话不会不紧张现在的局势,那他现在不开口实在顾虑自己的身体吗?
“如果你想知道这两天的决议,我可以先告诉你。”朱雀将视线投向被放置在餐桌上的电脑。
“你先去休息吧,我可以自己看。”鲁路修摇头答道。
“我本来也没打算休息。”朱雀不想就这样睡下去,服用药物的话在短时间内他就很难再起床了,比起闭上眼后的噩梦,他更情愿保持清醒。现在需要考虑的事已经够多了,他不能再让自己分散精力了。只要有Code在,他便不会有事。
突然朱雀觉得浑身一阵无力,不由地靠向身后的橱柜。
——又是怎么了?对了,自己好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朱雀勉强撑起身体,开始寻找房内有什么食物可以先补充一点能量。自从Zero的敏感身份让他不能自由选择用餐时间后,朱雀养成了不到万不得已就不去进食的习惯。过去“活下去”的Geass会逼着他在饿晕之前去找些东西补充可以支持身体和大脑运作的能量,现在缺了这个自动提醒功能,就算Code能保证他不会搞垮自己的身体,但多少还是有些不便的地方。
“喂!朱雀!我都说了你需要休息了,现在就给我躺回床上去!”鲁路修的斥责声在耳边响起。
“没关系,我只是有点饿了,我去找咲世子小姐让她帮我弄点吃的。”已经没有精力去计较一个称呼,朱雀无视了背后鲁路修的愤怒,走向自动门边的内线电话。
现在他还不能让自己停下来,曾经的过错需要他用行动来补救,就算这只是他微不足道的赎罪。

评论
热度 ( 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