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番外二)

番外二


鲁路修至今仍记得伊丽莎白刚来到家里时的模样。瘦瘦小小的女婴被裹在厚厚的襁褓里,更是衬得她异样得孱弱,一张小脸可怜兮兮地紧皱在一起,似乎在哭泣却只是发出如同猫叫般的细微声响。


“她被遗弃在了警亭,”在鲁路修彻底理清状况之前,朱雀已经把孩子放进了他的怀里,一边脱去外套一边解释,“在找到愿意接收她的福利院前,我们得暂时照顾她一段时间。”


鲁路修探出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女婴的脸颊,孩子的脸蛋皱得更紧了。心中一沉,鲁路修突然感到有些无措,他实在缺乏应付婴儿的经验。娜娜莉刚出生的那段时间他们的母亲还在;而朱利安的情况又有些不同,对那时的鲁路修来说让咲世子小姐照顾朱利安,他自己负责适当的时候在朱雀的面前表演出父子和谐的假象已经是他的底线。


所以没有人可以告诉他怀里的孩子是为了什么而在哭泣,至于朱雀——也许在最不负责父母的排位赛上他可以争得一席之地,事实上如果现实里真的存在这样的赛事的话,他们两个都会是这场称号争夺赛中的重量级角逐选手。


鲁路修可以感到慌乱开始在心底滋长。


幸好,伊丽莎白(不,我并没有在她刚进家门时就给她起了名字。鲁路修之后向朱雀反驳。)似乎察觉到了鲁路修的不安,再次抽了抽鼻子后奇迹般地停止了哭泣,甚至一边咂着嘴一边第一次对着鲁路修睁开了她的眼睛。


“她出生时就带有眼疾,也许是因为这个才会被抛弃的吧。”朱雀的声音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你每次的解释都迟了一会儿。’‘啊,是雾蒙蒙的颜色。’是当时鲁路修的脑海里响起的两道声音,他没有余裕向朱雀投去一个眼神,只是带着一丝惊叹垂首与女孩儿对视。事后回忆起那时的情景鲁路修总会觉得自己有些犯傻,当时的伊丽莎白根本无法看见,可是对于当时的鲁路修来说,他的确是感受到了那两道没有聚焦的目光穿透了外表射入了自己的灵魂深处。


那一瞬间,鲁路修想起了娜娜莉。


“我们得去购置东西,”匆匆去找自己的钱包,鲁路修抛下了茫然立在原地的朱雀,没头没脑地说道,“Aptamille和Hopp*哪个牌子比较好?我觉得是Aptamille。”


*


当婴儿用品堆满了房间后,伊丽莎白就这样被心照不宣地留了下来。


鲁路修与朱雀并没有就领养一事多做讨论,便自然而然地为被抛弃的女婴办下了各种手续,就连朱利安也没有任何抵触地接纳了这个“妹妹”。鲁路修甚至不远万里地将伊丽莎白带回布里塔尼亚,在最先进的医院进行了先天性眼疾的手术。


鲁路修不得不承认自己在伊丽莎白的身上看到了娜娜莉的影子,以至于他无法放下女婴不管。成功的手术让伊丽莎白重拾光明,也弥补了鲁路修心中的一些遗憾。


对于朱雀来说,“女儿”的到来用“家里又多了一只可爱的小动物”来形容比较准确。朱雀最大的乐趣就是手持会发声的婴儿玩具在摇篮前逗弄伊丽莎白,就如同他用狗尾巴草逗弄亚瑟一样。


所以当朱雀第一次用跃跃欲试的神情向他提议“要不,鲁路修,你也再去生一个女孩吧”时,鲁路修连一秒的犹豫也没有果断地给出了否决的答案。


然而这个世界好像总是和鲁路修有些不对付。


“呕——”鲁路修抱着马桶干呕了起来。


朱雀笑得很是灿烂,可是鲁路修总觉得从他的笑容里看出了些许黑色的气息,或者那就是世界的恶意。火速将伊丽莎白的婴儿车从储藏室里刨了出来,朱雀特意推着车子到鲁路修面前炫耀道:“太好了!这些婴儿用品又用得上了!”


*注:品牌名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一定是作者故意的……


评论 ( 5 )
热度 ( 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