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40)

140


“杰雷米亚,把这些拿去销毁了。”


鲁路修的声音引得房间中的两个骑士都将视线落在那叠送到杰雷米亚手中的纸张上,几乎在同事认出了文件上的内容,朱雀和杰雷米亚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鲁路修,这不是……”


“陛下……”


“啊,”点点头肯定了朱雀他们的猜测,鲁路修也带着有些惋惜的神情注视着文件。那是被复仇所蒙蔽双眼的自己在还未看清现实的时候写下的计划书。彻底清除贵族阶级,让生活在底层的人民获得话语权……这份文件字里行间洋溢着鲁路修当初对未来愚蠢的乐观和热情,在现在的他看来还真是有点讽刺呢。


抬起头,与朱雀伤感又担忧的视线相交,鲁路修意识到自己的沉默无形中又撕开了骑士还未愈合的伤疤,急忙扯开笑容补救:“朱雀,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没有什么好可惜的,我已经作出了决定。这份计划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鲁路修……”好似祖母绿上出现了裂缝,无法辨别的复杂情绪在朱雀的眼中掀起层层波澜,他走到了鲁路修身后,弯下腰将年轻的皇帝揽进自己的怀中。过了片刻,有些模糊的声音从鲁路修被朱雀抵着的后颈响起,“……也许你不必走到那一步……”


“朱雀,”叹了口气,鲁路修先挥了挥手,示意杰雷米亚退下完成他之前的命令。侍卫长欲言又止地在原地踌躇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对皇帝的忠诚占了上风,沉默地行了礼之后离开。望着侍卫长被房门遮掩的背影,鲁路修可以感受到从朱雀的身上传来的微微震动,他抚上对方环住自己的手臂,轻声道,“这对话我们已经重复了很多次。这是最好的结果,你也同意了,不是吗?”


“抱歉,我只是……”直起身摇了摇头,朱雀想要从鲁路修的身后退开,却被对方制止了。没有收回环绕在皇帝周身的手臂,朱雀自嘲地轻笑道,“这么容易被感情所左右,我果然不是一个称职的骑士。”


将身体的重心彻底靠在朱雀的身上,鲁路修闭上眼睛感受着被对方的温暖所包围的感觉,叹谓着回答:“可是我只想要你这一个骑士。”


“鲁路修……”


静静地享受了一会儿也许以后都不会再有的安逸,鲁路修突然睁开了眼睛,“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C.C.应该已经与修奈泽尔接触了吧。”


“嗯,”环住鲁路修的手臂微微有些收紧,“可是修奈泽尔殿下会相信吗?一直忠于皇帝的情报组织首领突然投诚……”


鲁路修转过头,视线仿佛穿过了墙壁和遥远的距离,落在反叛军的营地应该在的方位,“呵,就像修奈泽尔了解我一样,我也了解他。他如我所料将娜娜莉推举为继任的女皇。因此我也知道对他而言,重要的不是C.C.是否可信,而是怎样最大限度地利用从C.C.那里得来的情报。这样就足够了。”


“在国内实施疯狂暴政的君主,引得全国掀起叛乱的狂潮之后,又疯狂地向他唯一的盟友日本宣战,就连皇室的秘密情报组织也弃他而去,最终在众叛亲离中孑然一身地迎来末路。很不错的剧本,不是吗?”好似朗诵一般地叙述完自己实施的计划,鲁路修顿了顿后却又惋惜轻叹一声,“只是连累了你。我为了与日本撇清关系与其宣战的举动,一定让你背上了叛徒、卖国的骂名。”


“不,我不在乎。”朱雀忽然捧住鲁路修的脸颊微微使力,还未来得及惊讶,鲁路修便对上了对方幽深的碧绿眼眸。一抹温柔却又夹杂着苦涩的笑容浮现在朱雀的脸上,“谢谢你愿意让我陪你到最后。我没有对你说过吗?能够与鲁路修相遇,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幸。”


仿佛有无数感情汇聚的波涛在鲁路修的胸口翻腾,猛烈地冲击着他的心脏,但到最后又全都趋于平静,只剩下苦中带甜的淡淡幸福。


“啊,我也是。就让我们一起见证最后的落幕吧。”


--------------------------------------------------------------------------


夜深人静的行宫中,修奈泽尔换上了就寝的长袍却无睡意,依坐案头将白王的棋子执于手中,耐人寻味地把玩着。


“卡诺,如今的局势你如何看?”


侍候在一旁的副官听闻召唤,俯身凑近修奈泽尔的耳边,“原本虽联合了不满鲁路修暴政的贵族以及欧罗巴联盟与萨尔森帝国,但我们的兵力还略逊鲁路修一筹。如今,我们不仅得到了两名幸存圆桌骑士的助力,将娜娜莉殿下推举为女皇,以两位公主的叛离使鲁路修自乱阵脚,到此为止都依计划行事,但是⋯⋯”


“但是?”弯起嘴角,修奈泽尔饶有兴趣地追问道


“但是鲁路修此后的应对之策让我难以理解。在两名圆桌骑士叛逃造成双方兵力不相上下之时,鲁路修为什么要向日本宣战,将他最大的助力推向我方?如此自取灭亡之策简直不似那个鲁路修所为。但我也不相信他会如同别人口中所言:恶逆皇帝因为妹妹的背叛而自暴自弃。”深知修奈泽尔的深谋远虑不可能没有思及,但卡诺仍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见地展现于对方面前。


修奈泽尔赞同地点了点头,“我了解我的弟弟,他的确不是一个自暴自弃之人。所以你又觉得鲁路修在谋划着些什么?”


“之前来造访的那位向团领袖,我不相信她是真的投诚,我认为她的举动是鲁路修的授意。”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卡诺望向修奈泽尔的眼神中多了一分忧虑。


修奈泽尔嘴角的笑意反而更浓,“我也是这样认为。”


“那殿下为何还要接纳她?!”卡诺不禁失声问道。


“因为我也想知道我的那个弟弟究竟想做些什么啊。”修奈泽尔微微坐起身,将手中的棋子落在棋盘正中,“毫无理由地将自己的心腹送往敌方阵营。面对如此昭然若揭的手段,不更让人想深究这背后的深意吗?”


卡诺的叹气无奈又带着些宠溺:“修奈泽尔殿下,您还真是敢将自己处于险境,却让别人担心。”


“哈,无需多虑,我自有分寸。”将手覆于卡诺掌上以示安慰,修奈泽尔起身道,“卡诺,替我更衣,那位向团的侍者今晚为我们带来了两位贵客。”



评论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