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38)

138


布里塔尼亚的皇宫可容纳数百人的庞大殿堂中,如今只剩下了皇帝与他的骑士皇妃,在那至高无上的皇座上被死寂所包围。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如果是修奈泽尔或许还有别的办法……”皇座上身着白袍的少年皇帝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在迂腐守旧的贵族们被清洗之后,世间所有的仇恨便都集中在了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这个暴君身上。我的灭亡便是宣告旧制的结束,接下来新的制度将被建立,那会是没有战争与侵略,贵族与平民间不再有鸿沟的温柔的世界……”


身着华服的骑士屈膝在皇座下,轻轻执起皇帝的手,俊眉微皱,“鲁路修,其实还来得及,你也可以做到的。”


“来不及了,”摇了摇头,鲁路修没有挣开朱雀温暖的手掌,只是用指尖慢慢在俊朗的脸颊上划过,挑起对方的下颌让自己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那双翠绿的双眸。朱雀,他心爱的皇妃,信赖的骑士,作为皇帝,鲁路修自以为将他能想到的所有荣耀赐予了对方,但在对方的眼中读出疲惫、痛苦与悲伤只是,他只能嘲笑自己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后的愚蠢,“现在属于我的权利就如同一只吹起的气球,只要任何一个微小的漏洞,便会被炸得荡然无存。只要我稍有放松,便会被积累的仇恨所吞噬,接下来定又是旧贵族们的复辟吧。但我若是紧紧抓住手中的权利,那我也只是一个独裁的暴君,与我们的理想抱负背道而驰……”


“可是就算你现在退位结果不也是一样吗?”朱雀的手越收越紧像是一个抓住最后一把稻草的坠崖人。


“不一样,现在的话还有娜娜莉、尤菲,和……修奈泽尔,”说道最后一个名字时,鲁路修不甘地咬了咬嘴唇,“当他们除掉暴君之时,将拥有这个国家、甚至是他国前所未有的拥戴,相信娜娜莉和尤菲,她们会替我创造一个温柔的世界。现在我已经将阻碍她们的障碍清除得差不多了,接下来便是她们大展宏图的时候了……”


眼中泛起了一波涟漪,朱雀的声音与手一样颤抖着:“可是她们还需要你……”


“不,你知道她们能做到的,更何况还有修奈泽尔和柯内莉亚在。”在娜娜莉和尤菲选择离开之时,鲁路修清楚地认识到了他的妹妹们并不是笼中的金丝雀,是他太过自大硬是将雏鹰关在不该属于她们的笼中。


缓缓呼出一口气,一直以来压在胸口的重物似乎在慢慢被移去。指尖摩挲着骑士的脸,鲁路修柔声道:“朱雀,辛苦你了,一切都结束了。”


--------------------------------------------------------------------------


——一切都结束了。


残酷的杀戮已至尽头,一直萦绕在周围的血腥味将就此慢慢散去,延绵的战火中早已疲惫不堪的心也终于在长久以来束缚中得以解脱。如果可以用一死来止战并偿还在战争中逝去的生命,朱雀求之不得,然而唯一不忍的只有一人。


“鲁路修……”将鲁路修的手熨帖在自己的脸颊,熟悉的体温让朱雀眷恋不已,就算他们的所作所为真的罪无可赦,朱雀也不想这只手变得冰冷,只是现在的他并没有选择的权利。


从很早以前,朱雀便隐隐有了预感,他们的选择会引导他们走向毁灭,然而朱雀却没有阻止,因为他坚信鲁路修可以创造一个温柔的世界。事实证明他没有错,只是这其中的牺牲必须有人来偿还。因此作出决定的皇帝与没有选择阻止的骑士作为最后的献祭难道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如此想来,虽然悲伤却也释怀,朱雀将头枕在鲁路修的膝头,喃喃细语:“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会与你一同……”


“不,会死的只有我一个。”


“你说什么?”猛地起身,朱雀如同从噩梦中惊醒,不可置信地望着皇座上之人。


“朱雀,我要你活下去。”鲁路修的话语充盈着令人窒息的温柔,“需要负起责任得只有我便够了,你不必受此牵连。”


鲁路修的柔声细语在耳边拂过,在朱雀心头留下了一阵刺痛。鲁路修是想抛下他自己去死?这时不能被允许的。脑海中爆发出的想法让朱雀不受控制地脱口吼出:“不,我不同意。你不能这样对我,这太残忍!”


“朱雀,你冷静些。”鲁路修让朱雀突然的激动之语弄得一懵看,伸手抚摸棕色的卷发安抚道,“我怎么会做出牺牲你的决定?放心,娜娜莉和尤菲不会为难你的。”


单膝跪在鲁路修膝间,朱雀忘记了逾越将皇帝白袍的衣襟紧紧攥在手中,“你是想让我被永远囚禁在皇宫中,还是如行尸走肉般徘徊在陌生的土地上?你忘了吗?除了你的身边我早就没有归处了。”


“这是我的命令,你是我的皇妃,我的骑士,我的命令你必须服从。”按下胸前的手,鲁路修回以不甘示弱的强硬,然而紫眸中一瞬闪过的动摇却没能逃过朱雀的眼睛。


“只有这一点你无法命令我,我的生死由我决定。”


“朱雀,拜托……别让我做出残酷的决定……”无法再维持坚强的见面,鲁路修恳求道,“我好不容易让你活了下来,如果你就这样随我而去,之前你所受的痛苦又是为了什么……”


“鲁路修,那个时候我之所以撑了下来,是因为你在我床边让我永远陪伴在你的身边。所以这一次,你也不能扔下我一个人。”松开被揉作一团的布料,朱雀倚在鲁路修的胸口,听着那里心脏的鼓动,将自己的吐息徘徊在对方的颈间,“这一次也请允许我,让我永远陪伴在你的身边。”


“朱雀……”


鲁路修的声音哽咽在喉,将朱雀拥入自己的怀中。



评论 ( 2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