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37)

137


“你刚才说什么?”

 

鲁路修“嚯”地站起身,方才还挂在嘴角的从容不迫的微笑彻底褪去,撕去了所有风度急切地追问着C.C.。

 

不见往常的漫不经心,绿发魔女金色的眼瞳中似乎掺杂了几分怜悯,在鲁路修迫切的视线下重复道:“娜娜莉和尤菲米娅已经离开了白羊宫。护着她们躲开守卫的是基诺和阿尼亚,根据向团的情报,这件事的背后应该有修奈泽尔的推波助澜。”

 

“娜娜莉,尤菲……”脚下的地面仿佛被抽离开去,鲁路修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如若不是朱雀的相扶,几乎便要跌倒在地。耳边响起骑士担忧的呼唤,可是对此时的鲁路修来说根本无法在他早已掀起惊涛骇浪的内心再掀起任何波澜。下意识地紧紧抓住朱雀搀扶自己的手臂,鲁路修茫然地喃喃自问:“……为什么?”

 

“你知道他们离开皇宫后会去哪里吗?”

 

“接应他们的人是修奈泽尔的副官,所以我的最好猜测是,他们会同修奈泽尔汇合。”

 

朱雀和C.C.的问答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鲁路修却发现自己分不出任何余裕去关心,充斥在脑海中的只剩下娜娜莉和尤菲主动选择从他的身边逃离这个事实。与她们温馨聚餐的画面好似还残留在眼前,现实却已张开它丑陋的大嘴肆意地嘲笑鲁路修的愚蠢和迟钝。

 

良久,随着最初的震惊逐渐淡去,当鲁路修发现自己终于能够勉强思考的时候,撕裂灵魂般的痛楚袭上胸口,如同一只猛兽残忍地啃噬着鲁路修心底最为柔软的部分。剧烈的疼痛几乎掩盖了其他所有的感情,让他分辨不清此时在心底酝酿的复杂感受究竟代表了什么,唯有一种被背叛的苦涩在舌根愈发鲜明。

 

“鲁路修……”

 

朱雀的声音好似一个开关,使得堆积在鲁路修心间的愤怒洪流一股脑地倾泻而出。他抬起头,因为用力而发白的指尖几乎嵌入骑士的手臂。用闪烁着愤怒与狂乱的眼神凝视着朱雀,鲁路修嘶声质问:“她们为什么要那么做?!朱雀,难道是我做错了吗?”

 

骑士的回答迟迟未响起。

 

不可置信从鲁路修的双眼中盈溢而出,朱雀下意识躲避开他视线的举动仿佛一记重锤,敲碎了鲁路修所有的坚持和信念。只有一个震人耳聩的声音在他的心底不断回荡——

 

“难道一直以来错的人都是我吗?”

 

--------------------------------------------------------------------------


娜娜莉和尤菲的出走对于朱雀而言,说是意外但也不是那么意外。


在内心的某个角落朱雀早已隐隐的知道,他和鲁路修走上的是一条孤独的杀戮之道,在这条充满血腥的道路上越行越远之时,所爱之人便会一一离他们而去。这个众叛亲离的结果并非他人所造成,而正是他们葬送了太多生命后的自作自受。


——但错的是鲁路修吗?


手臂被鲁路修白皙纤长的手指扣得生疼,但朱雀没有将人甩开,顺势将鲁路修搂进怀中。朱雀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纤细的身体不住地颤抖,一定很痛吧,对鲁路修而言,最爱妹妹的离去在心中烙下的痛远比他手臂上的更甚千倍。


——这不都是鲁路修的错。朱雀如此告诉自己。


鲁路修只是想要创造一个温柔的世界,为此他选择了将阻挡在梦想之前的腐朽摧毁殆尽。这个想法并没有错,只是或许连鲁路修也没有想到,在实现梦想之前,所需的付出已经远远超过了预计。然而在这条路上踏出第一步之时,他们已经没有了退却的选项。


——如果说鲁路修的选择是错误的话,那么他枢木朱雀也是同罪。


“我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沉默良久的朱雀终于开口回答道。指尖插入柔软的黑发,将鲁路修的脑袋微微抬起,在那双湿润的紫眸中透出的迷惘与不安让朱雀也为之一痛。


“但无论我们的所作所为是对是错,我都会陪伴你到最后的。”


--------------------------------------------------------------------------


在朱雀的怀中慢慢冷静下来,过去的种种如走马灯一般在记忆中闪回。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鲁路修发现自己的身边开始被血色所染,由他而起的死亡与伤痛如同噩梦般挥之不去,为了守护那些所爱的人他又制造了更多的杀戮。不知不觉中,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已经成为了众人口中的暴君,而枢木朱雀也被冠上了“白色死神”的称号。一切犹如一条罪恶的链锁,不从当中斩断,便周而复始地延续下去。


偷偷的抬眼向上望去,朱雀温柔的安慰声后,却是一副难掩悲伤的表情。鲁路修开始疑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自内心的笑容从这张脸上消失了呢?是啊,这一场场的杀戮是他所发起,但由朱雀完成,这些血腥又给对方带来了多大的负担呢?


回想起朱雀夜夜的惊醒,鲁路修隐约开始意识到自己似乎搞错了那些噩梦的缘由。此时,娜娜莉的泪水与尤菲的质问又如另一波巨浪袭来,让他的心被冰冷卷去。原来在这些日子中,自己的决定都在让所爱的人痛苦,而被仇恨所蒙蔽的他却毫无察觉。


口口声声说着保护,最后却伤害了他们,真是讽刺至极。所以娜娜莉与尤菲的出走是为了提醒他斩断连锁的时刻到来了吗?但是现在收手不就前功尽弃了吗?好不容易将反对势力一一清除,只要再将修奈泽尔……


——修奈泽尔真的是最后了吗?


一个脑海深处的声音让鲁路修不禁一惊。打倒修奈泽尔之后,自己真的就能放心地将权利交出吗?现在的他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没有人会任由一个没有了绝对权力的暴君稳坐在皇座之上,在将权利放出的那一刻,便又是一场政治的动荡。所以,只要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还是皇帝,那他所期望的那个未来便不会实现。


“哈哈哈哈哈……”


“鲁路修?!”


在朱雀的怀中,鲁路修不禁嗤笑起这个愚蠢的自己。他错了,他都错了。但是现在的局面还正好能挽回这个错误。


“要追吗?公主们还没走远,现在让杰雷米亚出兵的话说不定还追的上。”在鲁路修从朱雀的怀中坐起时,在一边沉默许久的C.C.适时发问道。


鲁路修觉得浑身上下像是被抽干了力气,疲惫的摆了摆手,“不用了,让她们去吧。”


“这样真的好吗?”朱雀的询问声中带着些惊异。


缓缓地吐出一口气,鲁路修道:“我想好了,是时候让一切结束了。”


评论 ( 1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