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36)

136


橘黄的烛光透过水晶的折射将餐厅照得通亮,细碎的光辉在四周的墙面上拼接出华丽的花纹。与主宫殿极尽奢靡的餐厅相比,摆放在白羊宫的餐桌算不上多大,鲁路修、朱雀、娜娜莉和尤菲四人分坐在桌边,虽不如花园中的小桌那样亲近随意,也未太过疏离拘谨,倒是让多年未有新主人的白羊宫多添了几分人气。


女仆恭敬地将餐盘摆上桌面又静静退下,鲁路修的视线隔着餐桌落在两个妹妹的身上。无论是娜娜莉还是尤菲都不是擅长隐瞒心事的类型,鲁路修将她们神色中隐而未发的担忧与想念清清楚楚地收进了他的眼底。一时间,连日来因政事堆积在他心头的烦扰似乎都褪去了,只留下一片柔软。


轻抿了一口手边的葡萄酒,鲁路修低垂下眼帘掩去一抹愧疚,放下酒杯蓦地轻叹了口气,“娜娜莉,尤菲,抱歉,这段时间我没能常常来见你们。”


“不,我明白哥哥的难处。”娜娜莉一如往常的善解人意,只是忧虑仍未从眉间散去。她咬唇沉默了片刻后又忍不住轻声问道,“只是哥哥……你真的不能告诉我你的打算吗?最近皇宫里有许多传言,我……我真的很担心。”


鲁路修微微一怔,有些恍惚地注视着与自己最为亲近的两位妹妹。虽然是异母姐妹,但此时挂着关切与担忧的面容是如此相似,两双眼睛承载的期盼直直地刺入他的心底,让他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是啊,他几乎忘记了,尽管早已决定对娜娜莉和尤菲所有肮脏残忍的事实,却忽视了他善意的隐瞒可能对她们俩带去的伤害。再严密的保护也防不住无孔不入的留言,远离政治的中心,唯一能够听见的只有一些似是而非的风言风语,娜娜莉和尤菲一定也承受着鲁路修没有预料到的痛苦和压力。


可是……


下意识地移开视线,鲁路修发现不知何时朱雀也正注视着自己。那双曾经清澈透亮的绿色眼睛如今好似一泉幽潭,翻滚着无法看清的复杂神色,但在黯色的背后更透出的是从未改变的理解和支持。


鲁路修轻吐出一口气,之前那一瞬间的动摇已烟消云散。他在嘴角挂上一道温柔却有几分失真的微笑,缓声说道:“你们不需要为我的事情担心。我答应你们,很快就会结束了。等到那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的。”


“鲁路修……”尤菲米亚似乎还想追问什么,但在鲁路修故意避开她的目光后止住了话音。她锲而不舍地扭头看向另一侧,“朱雀……”


“抱歉。”骑士短促的回答先一步堵住了尤菲的恳求。


饭桌上的气氛随着这一场无疾而终的对话沉寂下去,一时间只有刀叉的清脆声响回荡在餐厅中。最后,还是尤菲的一声叹息打破了沉默的魔咒。


“鲁路修,你从小都是这么固执又不肯示弱,我早就该知道的。”先前的焦急从尤菲的脸上渐渐散去,一抹怀念的浅笑慢慢攀上她的唇角,“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树上的毛毛虫正巧落到了鲁路修你的手臂上,你明明怕得几乎快哭出来,却也不愿意承认。”


突然被揭开童年的黑历史让鲁路修脸上一热,火上浇油的是就连朱雀也饶有兴致地看向鲁路修,似笑非笑地问道:“诶,原来鲁路修你也会害怕虫子吗?”


“我只是突然被吓到了而已!”激动地反驳了一句,鲁路修面对尤菲戏谑的神情和娜娜莉掩嘴轻笑的模样不禁感到两颊愈加发烫,咬牙切齿地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我那时候只有六岁!”


说完,鲁路修自己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就仿佛按下了一个开关,之前短暂的沉闷消失无踪,鲁路修挂着久违的舒心笑容倾听着餐桌边的轻快对话。


“……虽然鲁路修从小就很聪明,但是有一个人总是能制住他,就连鲁路修最得意的下棋也没能赢过那个人呢。”


回应尤菲的是朱雀好奇的追问:“我有听鲁路修隐约提起过……不过那个人究竟是谁?”


“尤菲皇姐说的是修奈泽尔皇兄吧,哥哥那时候总是喜欢缠着修奈泽尔皇兄下棋,输了好多次还是不罢休,还发誓总有一天会打败他的。”娜娜莉也配合地同尤菲一起挖掘童年回忆,轻点着下巴笑道,“虽然哥哥总是嘴上说讨厌皇兄,但是我觉得其实他心里并没有说得那样讨厌对方。”


鲁路修嘴角的笑容淡了几分。曾几何时因为少年心性而挂在嘴边的一句“讨厌”,如今也全数化作了兵戎相见的敌我之分,给酸甜的回忆也添上了苦涩的滋味。


“所以就算这样,鲁路修你还是不愿意放弃与修奈泽尔皇兄的战争吗?”


尤菲米亚蓝色的眼中泛着泪光,望着那其中隐隐透出的期待,鲁路修收起了微笑,冷冷地答道:“不。”


“哥哥,就算是我的恳求也不行吗?”娜娜莉也加入了恳求的行列。


不敢直视她们的双眼,鲁路修逃避地将视线移至桌上的高脚杯,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桌布突然抽动了一下,不知是坐在这张桌前的谁攥紧了桌布。然而无论是谁,在场之人的心就犹如被攥在手中的布料,揉作一团,无处舒展。不能心软,不能妥协,鲁路修暗暗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曾经只要是娜娜莉的请求,他就算赴汤蹈火也会去完成,但是这一次不行,只有这一次……


“鲁路修……”


——不能再听下去了。


打断了尤菲米亚,鲁路修冷下脸到:“尤菲,今天我们不能抛下所有的政事,只是单单纯纯一家人共进晚餐吗?”


“修奈泽尔皇兄也是我们的家人。”公主没有退缩,“不仅是这样,如果战争真的爆发,有多少家庭会毁于一旦,你不能……”


“不要再说了!”


如惊雷后的死寂,鲁路修话音落下,硕大的厅堂中只剩下急促紊乱的呼吸声,然后慢慢地变成了抽泣。在脑中一片空白之时,鲁路修突然感到桌下自己的手,被另一只温暖有力的手紧紧握住。


“抱歉。”鲁路修喃喃道。恢复了些许神智的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娜娜莉和尤菲米亚面前失态至此,是害怕自己的退缩让这副好哥哥的面具终于也崩溃了。哈,终于,他再也没有退缩的余地了。


“算了,看来今天不是共进晚餐的时候,你们慢用。”站起身,鲁路修用眼神向朱雀示意了一下,便离席而去。


“哥哥!”


“等等!鲁路修,朱雀!”


——不能回头。


鲁路修握紧双拳将声声呼唤抛在脑后。


——等再来到白羊宫之时,便是带给娜娜莉温柔的世界之日。


--------------------------------------------------------------------------


“哥哥、朱雀……你们真的不能就此罢手吗?”拭去划过面颊的泪水,娜娜莉不愿继续哭泣。


悲伤的心情,尤菲米亚也是同样,“娜娜莉,他们一定是有苦衷的……但是……”


“尤菲皇姐,我明白。”娜娜莉攥紧裙角的手微微颤抖,“哥哥和朱雀不可能是传言中残忍的人,他们只是一时走偏了路,所以我们要在一切变得无可挽回之前阻止他们。”


“修奈泽尔皇兄一定会帮助我们的。”尤菲米亚手中来自修奈泽尔的信被几番揉起又铺平,早已变得皱皱巴巴,就如她们纠结不清的心情一般。然而现在是时候作出决定了。


与最爱的人背道相驰是娜娜莉最为不忍的,但也正因为是最爱的人,就算再是不忍,也不愿让他们一错再错。咬紧牙关,娜娜莉已作出了决定,向尤菲米亚点了点头,“去找阿尼娅和基诺。”


——哥哥,你想创造的那个温柔的世界真的是现在这个模样吗?



评论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