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34)

134


“这是吹了什么风?皇妃殿下您不陪在陛下身边,竟跑到我这里睡大觉,真是太邪门了!”


听那聒噪的声音不用睁开眼也能知道来者是谁,但朱雀还是慢吞吞呢地睁开眼,正好把罗伊德的大脸映入了眼底。


——果然还是睡不着。


眨了眨眼睛,朱雀放弃了挣扎从沙发上坐起,向脸上堆满好奇的伯爵实话道:“最近我晚上总是做噩梦,怕吵醒鲁路修所以不敢合眼,然后就真的睡不着了……但一直不睡身体果然有点撑不下去,所以我才到这里来补眠,不过好像还是不行。”


“原来是失眠啊。”点着头,罗伊德嘴里嘟囔了些什么,又弯下腰扯开笑容望向朱雀,“不过为什么到我这里?”


镜片后灰蓝色的眼眸中带着几分恶作剧般的神采,却让朱雀感到莫名的安心,“因为罗伊德先生是唯一不会替我担心的人。”


“啊哈~原来如此,说的也是。不想让陛下担心,所以选择了偷偷解决问题。”做出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但伯爵依旧没有收回嘴角戏谑的笑容,“不过向陛下报告殿下的身体状况可是我的职责,您就不怕我不小心说出去吗?”


“罗伊德先生不会这样做的。”摇了摇头,朱雀认真地答道,这个问题他也仔细地思索过,所以还是有着几分自信,“如果让鲁路修知道了,他性子急起来非要你想出什么法子的话,对罗伊德先生来说也很麻烦吧?不如我偷偷地当你的试验品,各取所需比较好。”


“殿下,有人说过你其实很黑吗?”看上去虽是悻悻地撇了撇嘴,但罗伊德镜片后的眼中却是毫不掩饰的跃跃欲试,“不过成交~”


“我就知道罗伊德先生一定会帮我的。放心,无论出了什么事我都不会向鲁路修透露半分的,所以这些事也请不要告诉塞西尔小姐。”松了一口气,朱雀又请求道,“那个时候给侍卫喝的药能不能给我一点?但是不要药效太强,我怕我睡熟了察觉不到危险,保护不了鲁路修。”


叹了口气,罗伊德摆了摆手,“放心吧,那药的药效没有这么好,这里皇宫之内,如果有什么突变一定会惊动侍卫,到时候就算你不想也会被吵醒的。”


“那就好。”目的之一达成,朱雀庆幸自己没有白跑一趟。慢慢将手抚上自己的肩头,另一个问题却让他有些出口踌躇。


“那我去帮您准备药,这是试验的第一步。”罗伊德直起腰,走前的一瞥似乎察觉了朱雀的欲言又止,于是驻足问道,“皇妃殿下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抬起头,朱雀不觉地有些忐忑,“那个……我的伤已经都好了吧?”


“嗯……这个很难回答。伤口是愈合了,但是像您肩上这么深的伤口多少会留下一点后遗症吧。”罗伊德摸了摸下巴,“怎么?是伤口又疼了?“


垂下手,已经无法忽视的身体讯息逼迫朱雀开口道:“其实……不止是伤口,最近浑身上下不知怎么的总是隐隐作痛,有的时候还会突然变得剧烈,明明我身上没有伤才对,这果然很不对劲对吗?”


意料之外,罗伊德这一次没有很快作答,脸上的戏谑也不知了踪影,片刻后才缓缓道:“殿下,您的问题似乎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诶?”这个结论让朱雀心中一颤。


又是一阵沉默后,罗伊德再次发问:“您最近不会总想着死吧?”


*


——犯下了如此不可饶恕的罪,这样想又有什么奇怪的?


——就只怕有一天你无法让它只停留于想法。


罗伊德的回答回荡在脑海之中,朱雀不由地让手握住了刀柄,然后又慢慢无力地松开。无法否认,在心中的某个角落,他的确渴求着死亡,让他得以从束缚他的罪孽中解脱出来。没错,死亡对现在的他而言,不过是一种最为轻松的解脱,所以朱雀不允许自己做出这样的选择,在付出了那么多牺牲的成果还未实现之前,用死亡来逃避是懦弱的行为。更何况他还有另一个必须活下去的理由。


“朱雀?你已经从罗伊德那里回来了吗?”


打开书房的门,身着白袍的少年皇帝正端坐在书桌前,对朱雀示出温柔的笑容。


朱雀点了点头,将积压在脑中的思绪全部暂时清至一边,用笑容回答道:“啊,我回来了。”


仔细把朱雀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鲁路修才吞吞吐吐地问道:“……你的伤?”


“放心,没事,我这次去只是单纯地提供实验材料而已。”摇了摇头,朱雀不自觉地撒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慌。


“朱雀,我早说过你这样会把罗伊德宠坏的。”


“没办法,谁让罗伊德先生他还是个孩子呢。”


感到脚踝一阵刺痛,朱雀低下头,只见亚瑟抱着他的腿努力地磨着牙。小心翼翼地抱起张牙舞爪的灰猫,朱雀又向叹气的鲁路修瞥去一个无奈的视线。


——只要鲁路修还在这里他就哪里也不会去。 


评论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