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32)

132


——我现在还不能死……


胸口仿佛被巨石挤压着透不过气,朱雀低头看去,从深渊探上的无数手腕抓住了他的脚踝、攀上他的腿腰、紧攥他的衣裤,似乎要将他一同拖入那个连阳光也无法照射到的地方。


——很快就会结束了,所以再等等……


被拽倒在地在崖边垂死挣扎,朱雀抱着仅存的一线希望向前望去,却只见一双空洞的蓝色眼睛毫无生息地回望着他。


——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啊啊啊啊——”


尖叫着从噩梦中惊坐起,朱雀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伸出右手到眼前,就算在黑暗中他也知道自己仍无法止住颤抖。噩梦在夜深人静的晚上已不是第一次造访,朱雀虽是习以为常,但回想起那一双空洞的蓝色眼眸,在城堡中开启门后的景象再次在脑内闪回,血腥味倒灌鼻中,又让他觉得丝丝作呕。


“朱雀!”


另一个突然响起的呼唤声让朱雀又是心中一颤,感觉到身边的人动了动,朱雀平复了下惊魂未定仍在“砰砰”乱跳的心,咽下一口唾沫润了润干涩的嗓子,“啊,鲁路修……对不起,吵醒你了,我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这不能算是‘只’吧?”鲁路修的声音中没有多少倦意,头脑清明得一如往常,“是因为贝克尔男爵的事吗?我听说是你第一个发现的……”


朱雀默认了。就算没有被说出口,他也知道那里发生的一切没有一件逃得出鲁路修的眼线,捂住嘴咽下胃中翻江倒海的呕吐感,朱雀憎恨自己纤弱的神经。


“对不起,朱雀,都是我让你……”


就算不能被对方看见,朱雀仍在黑暗中摇了摇头,“不,鲁路修,我早说过了你不用自责,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这些都是他应该背负的罪,鲁路修的自责只是让他更加过意不去而已。


突然温暖的体温缠绕上了身体,朱雀却感到一阵恐慌,急急地避开了那双还未来得及环住自己的双臂。他感到了鲁路修无声的困顿,但朱雀不想让对方察觉他的身体仍不住地颤抖。被冷汗浸透的衬衫让他感到了丝丝凉意,朱雀便顺势摸索着下床道:“我去换一件衣服。“


在换上干净衣衫的“悉索”声中,房内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朱雀想说些什么打破这样的僵局,却害怕被听出自己的心虚,最终却还是等身体的颤抖完全消停后,安静地爬回床上。


还未躺安稳,朱雀便发现自己被搂在了怀中。鲁路修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卷发,想在安慰一个受了惊吓的孩子一般,“那不是你的错,那只是一个不能阻止的悲剧。忘记它,睡吧。”


——不,鲁路修错了,那是他的错。如果没有他,这一切便不会发生。然而这一切的想法都止于朱雀的心中。


“晚安……”


深吸一口气,依偎在鲁路修的怀中,朱雀知道这将是一个无眠之夜。


--------------------------------------------------------------------------


朱雀的头发被冷汗打湿,摸上去少了些蓬松的触感,让鲁路修不禁心中一揪,不由地将人抱得更紧。


现在朱雀就依偎在他的怀中,安静地一动不动,呼吸也愈渐平缓,只是方才的那一声还深深地烙印在鲁路修的脑海中,让他不由地担忧对方是否能够安稳地入眠。


“朱雀,你睡着了吗?”鲁路修小心翼翼地低声试探道。


没有得到回答,鲁路修稍稍松了一口气,低头在朱雀的发间蹭了蹭。作为同床共枕的伴侣,如果还察觉不到对方近来总是惊醒那真是太失格了,鲁路修心知进来连绵的战事给朱雀带去了不小的压力,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让心爱的人远离杀戮和死亡,但是事实却不允许他这样做。在这个硕大的皇城之中,能够信任的人却已是屈指可数,能够让他交托大军的对象除了杰雷米亚之外便只有朱雀了。


明明想要守护对方,却又在不知不觉中选择了依靠,无力地叹了口气,鲁路修有时候觉得自己这个皇帝做得真是窝囊。虽说朱雀也有朱雀的执拗,执着地要将一切战事扛在自己的肩上,然而让朱雀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却正是他的责任。


战场上的朱雀如同战神一般不可侵犯,就算只是远远地在宫殿前见过几眼朱雀骑在金鞍白马之上的英姿,鲁路修也能够想象对方是一个怎样让敌人畏惧的存在。然而就是这样强大的反面,有时鲁路修却觉得朱雀像是一个外表坚硬易碎品,曾经饱受的伤痛让对方仿佛只要再遭受什么创伤便会支离破碎。


只有这个结局鲁路修不想看见。


回想起朱雀曾经一遍又一遍地询问“战争何时会结束”,鲁路修便难掩自己的心焦。他又何尝想看见布里塔尼亚战火延烧?只可惜一旦做出了选择便没有退缩的余地,如果现在收了手,那之前的牺牲不都白费了吗?


只要再坚持一会儿,一切都很快就能结束。因为修奈泽尔的反叛,现在布里塔尼亚国内外反对他的势力都已浮出了水面,他的手中握有绝对的皇权、从圆桌及贵族们那里征得的兵力以及C.C.手下教团的情报,他不可能会输。到时候他便能够给娜娜莉一个承诺过的温柔的世界,朱雀也能够从战争中得以解放。


因此·现在无人能够理解没有什么关系,被冠上暴君的名号也无所谓,只要有一个美好的结局,那么一切的付出与牺牲都是值得的。


鲁路修一遍又一遍地在心中告诉自己,他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



评论
热度 ( 22 )